GRIMES

豆腐是人类最伟大的创造之一
做人呢,最重要的就是开心,想太多容易掉头发

二轴的爱情番外之七

原本因为正在写长篇虐文暂时不打算更二轴的,结果刚好今天突然有了灵感,加上 @六缺一_安灬寧- 非常坚持不懈的花式催更,于是来撸一发二轴甜饼,既是抚慰一下大家被那篇禁欲根 x 性瘾锤虐到的心,又是还一下之前欠 @Absolutely 的醋锤梗(我记得 @Lorr 和 @Ri 好像也都点过醋锤),也权当是之前没有写的七夕贺文?(虽然七夕已经过去好久了……)

本章根妹惯例耍心机,锤锤吃大醋,二轴彻底开窍,两人互许终身(好吧还没到这一步还太早了),感觉这章以后后面就可以不那么清水来点肉了?(嗯我说说而已)

大家食用愉快!七夕快乐!

电梯间:完结原篇 番外一 番外二 番外三 番外四 番外五  番外六 番外七 番外八



正在翻阅病历的实习医生Shaw,突然闻到一股牛排的香味,忍不住暗骂了一声。

“亲爱的,你的爱心午餐和爱心女朋友来了哟~”

Shaw有些头疼地捏着鼻梁;Root特别喜欢dramatic entrance,每次都是穿得花枝招展地提着一袋食物,走路带风地跑来医院,大声又腻歪地宣告自己的到来,然后一屁股坐在Shaw的腿上,附赠一个眼波,根本不管医院是不是公共场所,也不管边上的路人是不是都在侧目。

Root一贯就喜欢不分场合地展现她的痴汉力,现在更是变本加厉到丧病的程度。

在心里默默地翻白眼,Shaw不断地告诉自己要冷静;自己选择的女朋友(好吧关于自己选择这点可能有待商榷),跪着也要交往到底。

But damn;Root带来的牛排总是香飘十里。

Shaw目前尚在读医学院的第三年,但因为表现优异而破格进入正式住院实习医生项目;实习医生要干的活多又没什么休息,于是Shaw在医院老是觉得很饿,对Root的牛排更是完全没有抵抗力可言。

况且Root对她的口味喜好了如指掌。

“不要吃得那么急啦,就算牛排不够,还有我呀~”Root拿着纸巾,柔情蜜意地帮Shaw擦拭着嘴角。

Shaw仿佛听到了周围一片鸡皮疙瘩大珠小珠落玉盘的声音。

虽然和Root这种人讨论节操问题没什么意义,但是Shaw真的很想让Root收敛一点,或者干脆揍Root一拳。

(当然鉴于揍完Root之后她还得花心思给Root治疗照顾Root,Root又从来不听她的,Shaw觉得这个方案应该没有什么可行性。)

在学校里毕竟相对随意,身边的同学好歹也都算认识,可现在是专业的场合和相当公共的场所,Root这样实在是让秉承爱岗敬业原则的Shaw觉得颇为不妥。

快速消灭牛排,Shaw拉着Root去了更衣室,语重心长地说,“Root,我们得谈谈。”

“好巧呢,我也有话要跟你说。”Root的一只手勾着Shaw白大褂的口袋,歪歪斜斜地靠着更衣室的柜子,“我要出一趟远门。”

“我说……你说什么?”Shaw猛地顿住。

“我要出去一趟啊,大概要一个月。”Root漫不经心地玩着Shaw脖子上挂着的听诊器。

“去哪儿?跟谁?为什么要这么久?”Shaw完全是下意识地发问。

“我就知道你担心我。”Root笑得无比甜蜜地凑近Shaw,像只温顺的小狐狸一样,把脑袋搁在Shaw的肩膀上蹭呀蹭,“我也会很想很想你的。”

Shaw有点不高兴地戳了一下在自己肩膀上乱蹭的毛茸茸的脑袋,“谁要想你,快回答我的问题。”

Root抬起头,噘着嘴,眼珠子骨碌碌地转了一圈,然后无辜地说,“不能告诉你。”

Shaw的眉头瞬间紧锁;Root这家伙平时话唠地要死,一天下来的各种鸡毛蒜皮都要到她这里添油加醋地叨咕一遍,反正中心思想就是要亲亲抱抱或者表白或者上床,今天却突然说要跑出去那么久,还不告诉她时间地点人物事件,绝对有问题。

“说。”Shaw冷冷地开口。

知道Shaw开始蹦单字就是她生气的表现,Root伸手圈住Shaw的腰,整个人都贴在Shaw的身上撒娇似的扭来扭去,“我不是要故意瞒着你啦,但确实不能说,我也没办法呢……”

“到底什么事情?”Root虽然又在惯常地撒娇,但语气倒不像是玩笑,然后Shaw才发现,Root今天并没有穿得多么招摇,而是穿着低调的皮衣和牛仔裤。

Root眨巴着亮晶晶的大眼睛,表情瞬间变得有些委屈,“你不肯让我去么?”

Shaw还真想回Root一句“什么都不说还去个球”,但转念一想,Root天天围着自己转,好像没什么其他的活动,况且Root黏人又烦人,难得让自己耳根清静一下,也没什么不好,就是安全问题……

“你真的不用担心我哦,我会带上你送我的小恶魔,它会替你保护我哒~”Root眯着眼睛,继续撒娇。

Shaw翻了个白眼;她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担心这个女人。

 

 

 

坐在飞驰的火车上,Shaw戴着耳机,在读一本书。

前几天,华盛顿中心医院的院长来Shaw实习的巴尔的摩市立医院考察交流,正好那天Shaw完成了一台高难度的手术,院长先生对Shaw的能力非常赏识,盛情邀请Shaw去华盛顿中心医院深度参观一下,于是Shaw就请了几天假,去往DC。

读书读累了,Shaw放下书;车到了一站,上来一对情侣,坐在了离Shaw几排远的座位上。

男生长相清秀,还算帅气,坐在对面的女生从背影来看非常高挑,一头漂亮的红发,估计长得不会差。

两人说笑了几句,然后彼此靠近,似乎是交换了一个吻?Shaw的角度看不清楚。

Shaw突然想起,Root好像离开有四周了。

诚然Shaw不怎么担心堪比人精的Root,但是没了Root天天在她耳边吱吱喳喳,Shaw竟然也觉得有些冷清。

而且Root这四周一点消息也没有,仿佛人间蒸发。

(诚然Shaw明白,对Root这种人来说,没消息就是好消息。)

摸摸鼻子,一向酷得很的Sameen Shaw不得不在心里有些不情愿地承认,自己有那么一点想自家女朋友了。

从那对情侣那边传来一阵不大不小的笑声,女生愉悦又带奶音的声音听起来还莫名有点像Root。

自己居然有这么想Root?这让Shaw有些惊讶;肯定是没休息好的缘故。

接着那个女生站了起来,回过身,然后倏地停住了,直直地盯着Shaw。

Shaw的心情登时变成了火箭一冲而上:从惊讶到愤怒到非常愤怒。

因为那个女的,他妈的就是她那个不知道失踪到哪里去见鬼的女朋友,Root。

 

 

Shaw靠着洗手间上锁的门,双臂抱在胸前,气压超低。

按照Root的说法,她无意中知晓了一个类似于寻宝游戏的黑客比赛,任务和关卡很多,需要走遍美国寻找隐蔽的线索,大约耗时一个月,难度系数很高,但是赢了的人能拿到主办方最新研发的一款独门病毒的核心代码。

Root通过一些渠道,看到过这款病毒一部分零碎的代码,就知道这种病毒非常牛逼,再说她也喜欢寻宝游戏,于是摩拳擦掌地要参加,但是主办方的要求是不允许单人参赛,必须是两人搭档组队,所以她拉了一个朋友Casey跟她一起,顺便也是帮她掩饰行踪,躲开其他同路竞争者的攻击(Root还专门一脸认真地解释说,不是她打不过那群蠢蛋,只是不想在这种不必要的事情上浪费时间精力)。

Shaw知道Root喜欢这些黑客的玩意儿,但是她一点也不明白Root为什么不能事先告诉她一声;反正她对这些东西一窍不通,也没有兴趣。

“如果我说我是一个人跑出来玩的话,你肯定会担心我的安全要陪着我,可你对这些东西一点没有兴趣,肯定又不想陪我,所以不如不告诉你,省得你为难嘛。”

Shaw正想说“我才没有担心你”,却在瞥了一眼Root的唇后,出口的话变成了“你确定你是一个人跑出来的?”

Root看着Shaw,忽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调动起了面部的笑肌,双下巴基本处于暴露边缘(自己好像真是把Root养胖了一点,Shaw随意地想),眼睛乐成了一条弯弯的缝,一字一句像是敲在铃铛上的愉悦音符,“你~吃~醋~了~”

“我怎么可能会吃醋!”Shaw极为愤怒地快速反驳,“可笑!”

“亲亲,你的不坦诚真是可爱极了。”Root伸手刮了刮Shaw的鼻子,“不过我就喜欢你这样~”

Shaw冷冷地用一根手指把Root推开,非常用力地咬字,“我。没。有。吃。醋。”

“嗯嗯,好啦,你说什么就是什么。”Root笑容满面地附和着,唇已经贴得很近了,“人家好想你……”

Shaw再次用一阳指将Root推开,“我不想。”

Root愣了一下,笑容随即变得很放肆,“我完全没有和Casey有过任何过分的亲密接触的,你放心。”

“我刚才都看到了。”

“那肯定是角度的问题,我们刚才只是为了讨论问题才凑近的。”

“我不信。”

Root刚要抱怨,洗手间的门突然叩叩地响了起来,“Sarah,你在里面么?我们快到站了。”

“哦,我在。”Root应了一声,然后用口型示意Shaw,外面的是Casey,“我马上就好。”

Casey走开了,Shaw的气压也更低了,“Sarah?”

“哎哟,游戏需要嘛,这头发也是。”Root用指尖绕着自己的假发,眨了眨眼睛,“你喜欢这个颜色么?”

“一点也不。”Shaw冷淡地说。

Root突然后知后觉地想起了什么,“诶,为什么你也在这趟火车上?难道是你不放心我所以跟踪我?”

Shaw真希望自己的白眼能化作一道闪电,劈开Root那在天上飞的脑袋,看看里面都是些什么莫名其妙的东西,“华盛顿中心医院的院长邀请我去参观。”

“啊,我就知道Sameen最棒了。”Root说着又凑了上来,抱住Shaw蹭啊蹭,“人家真的好想你呢~”

Shaw知道Root只是撒娇,但脾气竟也慢慢就下去了。

就当是看在四周没见的份上。Shaw在心里默念。

“好了好了,我们该出去了,要下车了。”Shaw催促道。

“可是还没有亲亲……”Root可怜兮兮地看着Shaw,表情要多委屈有多委屈。

不管是出于什么狗屁伪装还是别的目的,至少在Shaw看来,刚才Root和Casey已经过分亲密了,而这让Shaw很感冒,所以她一点都不想亲Root。

Root的大眼睛闪烁得跟漫画人物一样。

Shaw终于还是败下阵来;就亲一亲脸颊好了。

眼见着唇就要碰到,敲门声又响了起来,“Sarah?你还好吗?是不是不舒服?”

洗手间的门被猛地打开,Casey看到一个矮个子的黑发女生,满眼杀气地看着他。

Casey忍不住脊背一凉;他完全不认识这个人吧?为什么她一副要把他生吞活剥的样子?

更奇怪的是,Sarah,也就是他的朋友Root,居然正笑靥如花地站在黑发女生的后面,春意盎然到诡异。

这,是个什么画风??

 

 

 

手里的易拉罐已经被Shaw捏到彻底变形了。

从下了火车开始,Root和Casey就一直在用暗语交谈,而且又重新装成了情侣的模样。

Root一再强调是游戏需要,不想被人看出他们是游戏的参与者,但Shaw真是搞不懂,就算装情侣,有必要挨那么近?!

该死的Casey最好不要当着她的面和Root有什么更亲密的接触。

感觉身后凉飕飕的Casey,扭头后再次被Shaw的眼神杀到,又胆怯地转回去。

(Shaw一直走在后面,和前面的两个人保持了一段距离,否则她觉得她会控制不住自己,随手扭断Root现在搭着的Casey的手臂)

看Casey前后的反应,Shaw判断Casey根本不知道Root是她的女朋友,不然借这个宅男十个胆子,他估计也不敢和Root装情侣。

而这莫名让Shaw更生气。

街边有个卖花的小姑娘,突然跑到了前面那对真·情侣的面前,“哥哥,今天是情人节,你给你的女朋友买束花吧。”

Shaw死死地盯着Casey;她要在Casey做出任何找死行为的一瞬间把她揣在上衣口袋里的小刀拔出来,插进他的后背。

Casey被身后接近冰点的寒意弄得不敢做任何反应,唯恐自己走错一步。

还是Root出面解围,打发了那个小姑娘。

这个破游戏最好趁她去华盛顿中心医院之前赶紧结束,不然她不保证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

 

 

弥漫在整间餐厅里的恋爱酸臭味,正无情地提醒着此时正黑着脸的Shaw,情人节到了。

而那对真·情侣,就坐在不远的一张桌子上,吃着情侣套餐。

(Shaw没有和他们坐在一桌自然是应Root“游戏需要“的见鬼要求,诚然这种时候三人一桌吃饭的画面确实会非常引人注目。)

Casey觉得自己的后脑勺简直要被Shaw的眼神戳出一个窟窿,害得他紧张地被一口意面噎到,咳嗽了起来。

Root体贴又担忧地轻拍Casey的背,帮他顺气。

可是Casey太紧张了(没办法,Shaw的杀气太重),好不容易顺了气,想要喝口水缓一缓,结果手一抖,水全洒在了身上。

Root又贤惠地帮Casey擦拭衣服上的水渍。

Shaw的刀几乎要把盘子切碎。

情人节套餐里有一份特供甜品,餐厅的活动是要女生先尝一口,再喂给男生,然后再拍一张照留念。

Casey看着Root递过来的勺子,不是很确定,压低声音问,“这样……OK吗?”

“没事的。”Root笑着鼓励道。

Casey有点害怕;不过这份甜品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

于是Casey大着胆子咬住了勺子。

下一秒,巨大的杀气迅速逼近;Root直接被Shaw拖出了餐厅。

Casey惊讶地回头,发现Shaw之前坐的桌子上,深深地插着一把刀。

仿佛看见了自己的尸体,Casey吓得浑身一哆嗦。

可是,他究竟为什么要这么害怕Shaw啊?Root不是说Shaw只是她偶遇的朋友么?为什么Shaw看起来好像和他有血海深仇啊??

之前Root只是说需要他情人节这天来跟她假扮情侣到DC走一趟就好,没说会碰上这么莫名其妙的事情啊??

不过这个甜品真的很好吃啊,还是先把东西吃掉比较好。

 

 

 

“亲爱的,你走慢一点啦。”Root被Shaw一路拽着急行军,气喘吁吁地说。

Shaw抿着唇,脸色很差,直直地冲进了一家首饰店,然后指着戒指的柜台,语气冰冷地说,“挑一个。”

“怎么啦?”Root有些奇怪地问。

“别废话,挑一个你喜欢的款式,立刻马上。”

Root一头雾水,怯怯地挑了一款。

Shaw恶狠狠地跟柜员报了Root的尺码;正好有现货。

拿过戒指,Shaw非常不温柔地把戒指套在Root的右手中指上,语气极度不好,“这个戒指不许摘下来,你是我的,从今以后谁他妈都不许碰。”

Root睁大了眼睛;这个台词有些出乎她的意料了。

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Shaw的脸尴尬了一下,但马上恢复愤怒的样子,“见戒指即见我,不许再跟其他人装什么破情侣。YOU ARE TAKEN. BY ME."

Root好笑又甜蜜地看着Shaw,“还说你没吃醋哦?”

Shaw瞪了Root一眼。

“可是游戏怎么办呢?”Root无辜地问。

“我陪你玩。”

“你不是不感兴趣么?”

“我现在有兴趣了。”

“你不是还要去中心医院么?”

“怎么这么多话!”

被Shaw一吼,Root立刻一脸害怕和委屈,甚至有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深吸了一口气,再吐气,Shaw闭上眼睛,再睁开眼睛。

Root,她又烦又吵到她又气又恨,却又喜欢地束手无策的女朋友。

没错,她Sameen Shaw,一个货真价实的二轴,不得不挫败地承认,她喜欢这个神经病的女人。

诚然她们交往了两三年了,但这是Shaw第一次真真切切地承认和接受这一点。

Shaw给了Root一个有力又温柔的拥抱。

“我很想你。”

Root的脑袋埋在Shaw的颈窝,含混不清地说,“真的嘛?”

Shaw翻了个白眼,嘴角却挂着一丝宠溺的微笑,”你说呢?”

Root抱住Shaw,小声说,“好多人在看呢,你不介意哦?”

“你不就喜欢这样么。”

听到Shaw语气里无可奈何的纵容,Root轻轻嗯了一声,把Shaw抱紧一些,以防Shaw看到自己控制不住的得意笑容。

“情人节快乐。”

Shaw吻了吻Root的耳朵。


评论(39)

热度(315)

©GRIM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