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IMES

豆腐是人类最伟大的创造之一
做人呢,最重要的就是开心,想太多容易掉头发

前阵子无意发现音叉子给这砖补评到了10分,于是不幸再次中毒,循环半个多月出不来,昨天靠着狂听各种专辑才解毒。不过Homogenic倒是解了循环Kendrick的DAMN.一个月的毒,所以我是长期处于中毒状态?(手动滑稽)

高二第一次晓得比约克,当时碧母刚出了Biophilia,听完觉得甚屌,于是去补前面,然后发现了这张神一样的Homogenic。虽然Biophilia的概念极为宏大,但制作的极简主义并不完全是我的菜,听觉丰富又前卫、充满实验性的Homogenic才更对我的胃口。

这砖光封面美学就自成艺术,实验性、前卫性十足的风格揉杂设计看起来突兀又统一,碧母的造型带着冰冷如大理石一般的蜡像质感,颇有马索克笔下女人的vibe,看久了竟然也有种冷淡的迷幻激情,和整张专辑的感觉浑然一体。

专辑制作的牛逼不用说(到底我也说不出音叉子那么专业的细节就不装逼了),反正我听完就中毒,循环一个月出不来,每天晚自习回家就放起来听两遍,简直跟嗑药一样。最可怕的是这专辑是97的,现在都17年了,10年之后也照样没几个人能做出比这张更新的东西,10年之后这砖也照样不过时,想想都神。

不过艺术从来都是这样,天才们超越时代做完一切准备,后来的优秀艺术家用各自的方式花样炒冷饭。不是后来的艺术家们不够优秀,不是炒冷饭的艺术就是糟糕的或者就完全没有创新,只是天才永远只有那么几个。

Kendrick也是这个时代的说唱天才,功力甚至超越了很多黄金时代的前辈,可以说,能把说唱玩儿得这么烧脑又这么深沉的人,下个时代也不一定会有。难能可贵的是,Kendrick一直保持着一颗清醒的头脑,总能带着朴素的辩证去看说唱、看种族、看自己,并能在保持自己作风的同时,不断去和时代的变化找到平衡。当Kendrick说故事的时候,你惊叹的不仅是他说故事的技巧,更在于他总能让你不自觉地进入他的思想世界,每听一回都能听出一点新东西。

说唱/嘻哈发展到现在不过四十几年,虽然依然不算主流音乐,却从未停止过创新,反观主流音乐倒是没有多少明显的变化(当然年轻事物的变化直观上会有一定程度的放大)足见这个音乐门类的生命力。谁也想不到,曾经不过贫民窟街头的俗物,如今已经成为了能够make a difference的文化符号和政治号角,作为乐迷,除了高兴于说唱的发展,更是感到一种hope:无论生活如何苦难,这个世界总归是在变好(or不管再怎么穷,只要天天唱着票子,迟早有一天会变有钱的23333)

躺床上去看两集The Get Down,网飞爸爸就这样砍剧了我好桑心💔

©GRIM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