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IMES

豆腐是人类最伟大的创造之一
做人呢,最重要的就是开心,想太多容易掉头发

天国与地狱(短/完)

似乎打肖根tag都是好几年前的事了……

今天难得有点空又有兴致,就拿篇存货来刷一下,算是庆祝两位船长历史性的合体?毕竟正剧完结到现在,肖根圈好像人都跑得差不多了,船长们居然还能就这样再次合体,也是不容易(庆幸自己以前空的时候囤了很多存货,所以现在还有得刷)

现在越来越忙,短期内估计没什么时间写东西,所以很多东西都只能以后再议了,也不晓得到时候自己还会不会对肖根有热情,只能说在我比较有执念的几个设定写完之前应该不会完全放下肖根(诚然有时候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固执……大概我骨子里还算得上是理想主义者吧……)

说回这篇,全篇都是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神经病OOC画风,主肖根微RF,大家就看着一起开心开心吧~ (取标题苦手,题目乱取的请无视)

我就默默滚去看我绿娃女神自己偷着乐了~😜

食用愉快!



1.

智天使Root坐在伊甸园的边境岗亭里,两只脚翘在桌子上,百无聊赖地啃着苹果。

身为智天使之长,Root本来是不用干值班这种工作的,但是几天前,上帝觉得罗马人现在的颜值越来越低看了不爽,想要干脆把罗马铲平,“悲天悯人”的前·上帝最宠信的天使·Root多嘴了一句“干嘛要杀光,稍微降点灾让他们长点记性没事化化妆整整容不就好了”,不巧正好赶上上帝大姨夫在身心情不好,结果直接就以顶撞为由,罚了Root岗亭值班两个月。

Root恨恨地咬着苹果;傻逼Samaritan就知道杀人,不知道死人以后都要由她负责在最后审判的时候吹喇叭啊!上回他搞大洪水死了好多人,害得自己那阵子活生生把嘴巴吹肿了,连双下巴都吹出来了麻蛋!

这回罚她值班就算了,居然还收了她所有的电子设备,搞得她现在除了吃苹果抠脚发霉长草就没事好做了!等这两个月过去,她一定要雇几个小天使,把上帝Samaritan是老处男的消息散布出去,看他还能找到女朋友,哼!

然而现在离惩罚结束还早,Root真希望底下的那帮恶魔赶紧暴动,这样她就不会这么无聊,还可以顺便测试一下新买的圣光电击枪效果怎么样。

 

2.

蝇王Fusco忧心忡忡地看着面前翻滚的油锅,又看了看坐在铁王座上一脸兴致缺缺的撒旦,也就是他的主子,Sameen Shaw。

“Shaw……”Fusco踌躇着开口,“你真的不想吃东西么?”

Shaw摇摇头。

Fusco叹了口气。

想他家主子,从前胃口大得能吞下整个银河系,当初就是因为在天国差点把天国食堂吃破产而被上帝禁食;Shaw愤而起义没能成功,就被上帝贬到了地狱。

鉴于Shaw和她爹John之前都是地位最高的天使之一,所以Shaw虽然去了地狱,却成了地狱的大魔王,John则被软禁在了伊甸园当花瓶人质。

地狱的伙食虽然不比天国,但是因为地狱允许使用天国禁用的上古神器金坷垃,食物吃不完,Shaw也就没有再多抱怨。

可是今天Shaw不知道得了什么怪病,突然就失了胃口,什么都不想吃。

现在这个锅里煮的全是Shaw最喜欢吃的东西,但Shaw看都懒得看,真是愁坏了Fusco;他可是答应过John要好生照看Shaw的。

“Shaw啊,全地狱最好吃的东西都在这儿了,你好歹吃一点吧。”Fusco苦口婆心地劝道。

Shaw撇撇嘴,“都吃腻了。”

见Shaw终于有松动的迹象,Fusco赶紧问,“那还想吃点啥?”

“天国的牛排和三明治。”Shaw叹了口气。

“这……”

“我知道,目前条件不允许,所以算了。”Shaw支着脑袋,忧郁地望着天,“狗一样的Samaritan,要不是John被关在伊甸园,我早就杀回去了。”

Shaw这么一说,Fusco突然灵机一动,“你可以假装成天使上去找John,让他给你走私伊甸园的食物啊。”

Shaw的眼睛顿时亮了,“好主意啊,我怎么没想到!”

Fusco有些得意,“我记得上回有个犯了事儿的小天使掉下来,他的翅膀和头上的光圈我还留着,收在仓库里呢。”

 

 

3.

Root正在用鼻尖顶苹果玩,忽然听到外面传来咚咚咚的声音;有人在敲边境结界墙。

“谁啊?”Root走到墙边,边削苹果边不耐烦地问。

“上帝让我来找John。”

“John?找那家伙干嘛?”

“他女儿生病了,上帝特赦他去地狱看看女儿。”

“撒旦?撒旦怎么可能会生病?”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我只是个传信的。”

Root想了想,推开墙里的一道小门,刚想说话,却愣住了。

眼前站着的是一个眼生的小天使,但是这个小天使长得特别好看,五官比一般的天使都要深邃立体,漆黑的瞳仁炯炯有神。

“你是谁呀?我怎么没见过你?”Root立刻有了精神。

Shaw挠了挠肩膀;那个天使的翅膀尺码不太对,装在背后有些不舒服。

“我新来的。”

“哦?我怎么不知道又招天使了?”

“我是在天国人才网看到了招聘启事。”

“哦~那我们是初次见面呐~”Root拖长了尾音,“你几岁了啊?”

Shaw却没有回答,而是直勾勾地盯着Root手里的苹果;真香啊。

“你想吃?”

Shaw立马点头,但犹豫了一下,又咬着嘴唇摇摇头。

这个小天使蠢萌的样子真是要让Root的心都化了。

“这样,我办公室还有不少苹果,要不要过去坐一坐?”

“可以嘛?”Shaw有些激动,赶紧扶了扶头顶的光圈;这种时候露馅就不好了。

“可以啊。”Root笑得人畜无害,温婉动人。

 

4.

Shaw大快朵颐了一会儿;垃圾桶里堆满了苹果核。

天国的伙食就是比地狱好啊,连苹果都这么好吃!Shaw在心里都要感动得流泪了。

抹抹嘴,Shaw一抬头,却看到Root正含情脉脉地看着她。

话说这个天使的眼睛水灵灵的,还真是很漂亮。

“苹果好吃么?”

Shaw点点头。

Root凑近一点,压低声音,“那你觉得……我呢?”

Shaw呆住了,不知道该点头还是摇头;她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

话说自己虽然是撒旦,但是撒旦好像不吃天使的吧?

不过眼前这个天使看起来好像味道还不错;假如当做一种可食用的食物来看的话。

所以,这其实是神话美食界一个未开发的新领地?

Shaw咂咂嘴。

看到这个小天使的眼睛突然变亮,Root满意地笑了。

 

5.

自从被上帝关在伊甸园,John每天除了45度仰望天空就是吃吃吃,曾经的腹肌都吃成了肚腩,日子超级无聊。

也不知道自己那个调皮捣蛋的女儿现在在地狱过得怎么样;John在心里叹了口气,表示有点想女儿了。

要不然就去边境看看好了;John记得前阵子有听到值班的天使聊天,说上帝最近从人间的斯诺登事件汲取了灵感,觉得天国也要大力发展监控事业,所以似乎有在考虑对地狱实施暗戳戳的监控,说不定现在已经搞起来了。

有了监控的话,应该足不出园就能看到女儿了。

这样想着,John去了伊甸园边境的岗亭,却发现岗亭的窗户玻璃上都是水汽,一点也看不清里面。

正疑惑着走近,突然有一只洁白的手拍在了玻璃上。

John似乎听到了某些奇异的声响。

瞬间觉得有点尴尬,John转身往回走,却又停住。

眼下值班的天使正忙着行苟且事,自己倒是完全可以抓住这个空档去趟地狱,反正他速去速回,应该不会被发现。

再说,这种事情,一般都得有个几个小时吧?

可John还是觉得不太放心,于是拔腿跑回伊甸园里,戴上口罩,摘了一大束催情花,悄悄放在岗亭的门口,还往花上撒了点水。

打开边境的门,John面带微笑地看了一眼热气蒸腾的岗亭,一个信仰之跃飞下了天国,深藏功与名。

 

6.

“啊……嗯……”

Shaw支着脑袋,有些苦恼地看着那个叫Root的天使躺在锅里,不时地发出惬意的呻吟。

明明煮了好一会儿了,怎么好像还没熟?

Root冲Shaw眨了眨眼,“Sameen,你不想一起么?”

Shaw连连摆手,“不用了,你待在里面就行。”

Root有些气恼,自己都已经扒光了衣服在这里堂而皇之地沐浴+呻吟+秋波的诱惑,结果这个叫Sameen的小天使说什么也不肯爬进来一起,还皱着眉头坐在一边,好像一点那方面的意思都没有。

既然没有那方面的意思,为什么要突然变出个浴盆来给她泡澡?

Root仔细回想了一下更早的对话……

 

“我觉得你应该也很好吃。”Sameen认真地说。

“那……你打算怎么做呢?”Root把玩着Sameen的领结,挑了挑眉。

“嗯,这样吧。”Sameen说着,变出了一个大浴盆,里面装满了水,然后点上火,“你进去躺着,应该就可以了。”

“哦~有意思~”Root勾了勾嘴角,大大方方地脱光了衣服,爬进了浴盆。

“你呢?”舒服地躺好,Root问Sameen。

“我先等一会儿。”Sameen在一边坐下,欣赏地打量着她。

Root笑了,冲Sameen挑逗地发送了一个眼波。

……

 

然后她们就这样耗到了现在。

Sameen忽然拿了个温度计放在了浴盆里。

“你在……量温度?”Root有些不确定地问。

“是啊,看看温度上是不是合适。”Sameen认真地说。

Root怎么觉得,这个画风好像有点不对?

看着Sameen一脸的纯真,Root忽然觉得,可能自己还是需要再直白一点,虽然太过直白确实很没情调。

那就稍微再直白一丢丢好了。

“所以,你到底要不要和我上床?”

“上床?”Shaw疑惑地眨了眨眼,“这里哪有床?”

Root好想拍死自己;这么蠢萌的小天使居然还是个雏儿!

“嚯”地一下从浴盆里站起来,Root抓过Shaw的手,分别放在她的两个关键部位上。

Shaw不明所以地捏了捏,忍不住在心里大声吐槽:这怎么捏起来比看起来还没有肉啊!

一抬头,Shaw对上了脸色青黑的Root。

咦,刚才自己是不是又不小心真·大声吐槽了?

 

7.

为了不暴露行踪,John一到地狱就打晕了一个看守,换上了地狱的恶魔套装。

从地狱宫殿入口的三维介绍影像来看,地狱宫殿虽然采光不太好,但是通风干燥各种基本都不错,大平层的设计也蛮开阔,高档家具一应俱全;看来女儿至少硬件上没受苦。

不过地狱的语言和天国的语言完全不同;John拿着导游手册,费劲地对照着眼前的二维地图认路。

女儿也真是的,介绍都是3D了,地图却还是2D,害他左左右右搞不清楚。

眼见很快就要过了地狱宫殿的对外开放时间了,John情急之下就拉住了一个路人,开始颠三倒四地带比划着问路。

路人扶了扶鼻梁上圆圆的眼镜,不紧不慢地说,“你不是本地人吧?”

John点头。

路人指了指导游手册上的红点,用表情打了个问号。

John又点头。

路人摸了摸自己长长的兔耳朵,“我带你去吧。”

果然地狱还是好人多。John在心里感慨着,连忙跟了上去,顺便搭讪道,“你叫什么名字?”

“Harold。”

John刚想说话,突然想起了什么,“诶,你听得懂我说话啊?还有你说的话我居然也都能听懂诶。”

“天国语言虽然和地狱语言相差甚远,却并非毫无规律可循。事实上,根据我的研究,天国的语言和地狱的语言拼写和读音其实正好相反,语法却依然相近,因此只要掌握其中一门,通晓另一门亦不是难事,两者甚至可谓阴阳互生,加以融会贯通便可汲取天地之灵气,日月之精华,开启感知新世界的任督二脉。”

John有些惊叹地睁大了眼睛;虽然刚才Harold说的一大通绕来绕去他并没太听懂,不过他那感觉上文绉绉的措辞和文雅的发音,听起来让人觉得好像很厉害又很有道理的样子,和天国里那个蛮横不讲理的上帝以及那一群妖艳贱货的天使好不一样。

说起来,自己自从被关在伊甸园,已经很久没约会过了,是时候重新体验一下恋爱的感觉了。

于是John清了清嗓子,摆出一副好学的表情,假真诚真热情地搂住Harold的肩膀,假装不经意地撸了把他的兔耳朵,用他磁性的嗓音说道,“其实我想学地狱语好久了……”

看着Harold明显变红的兔耳朵,John在心里满意地笑了。

 

8.

Root满足地从高潮中回过神来,笑眯眯地给Sameen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幸好自己是智天使之长没什么不懂的,所以即便Sameen毫无经验,自己也可以对她进行“循循善诱”,帮助她快速入门,加上Sameen也聪明,一点就通,自己马上就享受到了新鲜又美妙的性爱体验。

虽然在授课过程中她得全程把Sex和食物进行类比Sameen才能完全理解,不过鉴于Sameen表现得很好,她也就不计较这个黑猫白猫的问题了。

Shaw只觉得好热,好想脱衣服,便随手把身上的行头包括翅膀光圈都卸了下来。

Root有些惊讶地看着忽然变装的Sameen。

全黑的服饰,黑色的翅膀,还有头顶多出的两只恶魔角,所以……Sameen是地狱来的?

恰好此时Sameen又撸起了袖子;Root一眼就看到了她手臂内侧的炫酷文身,撒旦的专属文身。

原来这个好看又蠢萌的小家伙是撒旦来着?!

Root现在真想把Samaritan那个老处男抓来暴打一顿;天国那么多丑逼他不贬去地狱,偏偏把最好看的Sameen贬去地狱,真是天理难容;要不是今天机缘巧合,她简直要错过此生最大的桃花了。

不过现在露出真容的Sameen看起来莫名帅气,让Root忍不住就想再来一轮。

还没搞清楚状况的Sameen,突然就又被Root拖过去吻了起来。

虽然她真的很热,不过……现在Root双颊红润、眼波盈盈的样子,看起来很像她小时候在天国吃过的一种很好吃的桃子,所以她也就不打算抱怨了。

 

9.

蝇王Fusco正躺在贵妃椅上打瞌睡,突然感觉不对,骤然醒来,竟然看到John和那个叫Harold的小眼镜使者正坐在Shaw的床边亲密地说话;眼镜的兔耳朵看起来红得像苹果一样。

所以,Shaw是找到了John,并把John带来了地狱?那Shaw人呢?

Harold好像听到了动静,一转头,看到Fusco醒了,立马满脸通红地躲到John的身后。

John挺了挺胸,做出护着Harold的姿势,假装摆架子地说,“你醒了。”

“Shaw呢?”关心自己的现任老板比较重要。

“我正要问你呢。”John面上镇静,其实心里一惊;自己都忘了下来是来找女儿的了。

“卧槽,所以你是自己偷跑下来的,没碰到Shaw?”Fusco瞬间觉得头好大;这两个人同时离开自己的位置这么久,估计马上就要被发现了吧。

“Sam想我了?”John一阵感动;到底是亲生的。

“她最近胃口不好,我叫她去上面找你走私点吃的。”Fusco扶额。

……

“现在怎么办啊?你们要是被上帝发现了就麻烦了。”

“嗯,其实我可能有办法。”Harold突然开口。

“你?”Fusco一脸不相信。

“我有时会往返于天国和地狱间传递信件,发现两地的看守经常玩忽职守,岗亭无人监管,便有了开发监控的想法,前些日子算是研发成功了,目前正在试运行。”

John忍不住向Harold投去赞赏的眼神;Harold有些不好意思地顺了顺耳朵上的绒毛。

“等一下,你搞这些有的没的,钱是从哪儿来的?”Fusco一下想到了重点,“而且你这样搞,上帝居然不知道?”

Harold扶了扶眼镜,犹豫了一下,还是和盘托出,“实不相瞒,这个项目就是由上帝暗中资助的。”

Fusco刚要大叫不妙,Harold就接着说道,“不过因为目前还在试运行,所以我暂时尚未把管理员权限交给上帝。”

“哦?那你现在是不是能看到天国那边的情况?”John智商终于上线了一下。

“嗯,我可以调一下监控。”

于是三人来到Harold的超级机房;Harold在电脑上敲击了一番,便看到了伊甸园中的景象。

“诶,这是我平时最常躺的那块石头诶。”John开心地指着屏幕说。

“快看看Shaw在哪儿。”Fusco说道。

Harold切换了几下镜头,终于看到了Shaw;彼时的Shaw身上的天使装已经不见了,而是穿着自己的恶魔装,大剌剌地和一个天使一起躺在一颗苹果树下,两个人似乎在聊天。

“你这监控有麦克风可以冲她们喊话吗?”Fusco问。

“暂时还没有这个功能。”

“是嘛?”John一脸好奇,指着电脑上的一个键问,“那这个是干嘛用的?”

“别按!”

说时迟那时快,John已经凭着单身三十年的手速按下了那个键,画面瞬间切换成了艺术电影的画风,而如画的风景里,只有一个俊美的男子。

“这是……我?”John惊讶地说。

Harold现在就像个煮熟的兔子一样,全身发红。

“眼镜你是暗戳戳地用监控给John拍了部纪录片?”Fusco大声地说出了真相。

John乐得嘴巴都要咧到耳根;什么叫缘分来了挡不住!

Harold赶紧把画面关掉,“咳咳,我们还是说正事吧,即如何提醒Shaw尽快撤离伊甸园。”

“我看那个天使好像和Shaw很熟的样子,应该没事吧。”John说道。

“虽然没有麦克风,但是监控可以听取声音。”Harold说着,按了几下键盘,结果立刻就是一声响亮的“Ow!”。

画面里的Shaw被一颗掉落的苹果砸中了鼻子。

“哦Sweetie你还好嘛?”一旁的天使关切地问道,心疼地摸着Shaw的鼻子。

“还好。”Shaw揉了揉鼻子,却又凑近那颗苹果闻了闻,“这个苹果能吃嘛?”

“你想吃?我帮你削。”天使说着就开始削苹果。

“等一下。”John突然说道,“这棵树,貌似是智慧果树吧?”

“好像是的。”Harold扶了扶眼镜。

“那这个苹果就是禁果啊。”Fusco有些焦急。

然而Fusco的焦急才刚开始,Shaw就已经吞下一块苹果肉了。

“现实事态已经扩大,我们必须马上上去,让Shaw回来。”John当机立断。

三人立刻动身前往天国。

而此时,画面里的两个人已经滚在一起了。

 

10.

上帝Samaritan最近行经不调,大姨夫来得停不下来,便派人去找会治愈术的天使Carter来给自己诊脉。

不巧治愈天使Carter正好出门义诊了,等她赶回来还得几个小时,Samaritan觉得心情愈发烦躁,就想找点事来解闷。

无意中想起先前秘密找人搞起来的监控计划,Samaritan觉得偷窥应该是个不错的打发时间的方式。

虽然在项目试运行期间他暂时还没有权限,但他可是机智的上帝,如果他真想进行猥琐的偷窥,也完全可以隐身一下再强势围观。

于是隐身了的Samaritan,默默地飘去了伊甸园。

伊甸园门口并没有人;上帝翻了个白眼,监控果然是有必要的。

上帝继续往里走,走着走着就好像听到了一些很奇怪又很兴奋的声音,于是赶紧随手摘了个桃,兴冲冲地往声源赶,结果看到一个黑色的背影伏在一个白色的身子上;两具躯体正在发出各种乱七八糟的声音。

Samaritan皱着眉头走近,竟赫然是撒旦和智天使之长在行不可描述之事,瞬间龙颜大怒,五内郁结,心火难消;愤怒把他的隐身都烧没了。

这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个人都能就这样搞在一起!那至今单身的上帝呢!正义呢!天理呢!!!

 

“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Shaw皱了皱眉。

“管它有什么声音,别停……”Root一把抓过Shaw;两人又激吻了起来。

 

……

 

距离少儿不宜画面大概五十米远的位置。

Fusco的下巴不慎脱臼掉在了地上,他正在努力把下巴接回去;

Harold满脸通红地被John抱在怀里,似乎只想遮住眼睛;

John一边得意地抱着Harold,一边对着面前已然挂掉的上帝Samaritan啧啧了两声;

提着医药箱匆匆赶来的Carter在原地完成了尸检,然后淡淡地对边上记录尸检报告的小天使说道:“大姨夫崩漏,短时间气血上涌而后郁结,造成血管爆裂性猝死。”


评论(85)

热度(176)

©GRIM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