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IMES

豆腐是人类最伟大的创造之一
做人呢,最重要的就是开心,想太多容易掉头发

二轴的爱情番外之八

鉴于这周不更Breathless,所以就多一点甜文福利好了,来一发二轴~

本章无内容(其实每章都没什么内容……),单纯放闪撒糖甩肉渣(说起来po猪这几天心情不错,确实也写不了Breathless这么沉重的文呐╮(╯▽╰)╭

现在纯情的二轴也要开始上肉了,我就问你们怕不怕!哈哈哈~

食用愉快!

电梯间:完结原篇 番外一 番外二 番外三 番外四 番外五  番外六 番外七 番外八



Shaw是被一声惊呼吓醒的。

循着声音,Shaw走进厨房,一下就看到了一手指血的Root。

Root睁着水汪汪的眼睛,可怜兮兮地看着Shaw。

Shaw翻了个白眼,走过去观察了一下,“切着手了是么?”

“嗯嗯。”Root假装吸了吸鼻子,“痛死了。”

摇摇头,Shaw把Root受伤的手指放在嘴里含住,“你这么早起来进厨房做什么?”

Root的脸颊上立刻染上了一些粉红,“你难得放假嘛,我想给你做点好吃的。”

Shaw从橱柜里拿出蝴蝶绷带给Root贴上,“你又不会做饭。”

Root扁扁嘴,“我最近有在学的嘛。”

“然后就切到手了。”

“喂。”Root捶了一下Shaw的肩膀,“人家这么贤惠地想要给你下厨,你还笑话我。”

“好啦好啦。”Shaw举手投降,“那我来补偿你好了。”

“你要怎么补偿……啊……!”

Root话还没说完,就被Shaw一把举到了料理台上。

Shaw站在Root的两腿之间,给了Root一个温柔又缠绵的吻。

“这个怎么样?”Shaw退开一点,低声问。

Root弯了弯嘴角,口是心非地说,“好没诚意。”

“那算了。”Shaw耸耸肩,作势要走,被Root一把拽了回来。

“我有允许你走嘛!”Root佯装生气地拍了一下Shaw紧实的臀部。

“嗯,很有气势啊。”Shaw坏笑着掐了一下Root的腰,“希望等下你也能叫得这么有气势。”

Root半笑着哼了一声,顺手在Shaw的臀上抓了一把,“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咯。”

话音未落,Root就被Shaw摸到关键部位的动作弄得一挺腰;早上起来Root只穿了一件Shaw的宽松套头衫,下面是真空的。

“我看是有些人比较迫不及待才对。”Shaw碰到了明显的湿润,不无得意地勾起了唇。

Root搂住Shaw的脖子,用bedroom voice撒娇道,“那你还不行动……”

Shaw的手指才进去,门铃就响了。

没有人有搭理门铃的打算。

Root的腿圈住了Shaw的腰。

门铃再次响了起来。

“啊……”Root抱Shaw更紧一点;Shaw的手指进入得愈发深。

门铃还是坚持不懈地在响。

“靠!”Shaw忍不住低声骂了一句。

“别管它……”Root扭动着腰;Shaw的速度突然加快了一些。

门铃停了下来。

Shaw气顺了一些,准备进一步冲刺;Root已经咬住她的耳朵了。

“哦!”

“啊!”

“嘿!”

三个声音同时响起;Shaw用最快的速度转身挡住Root。

站在门口的老绅士尴尬地咳嗽,忙不迭地走开,“我去额……我去客厅等你们。”

 

 

 

“你来干嘛。”Root没好气地问。

Harold显然还没从刚才撞破自己女儿性(哈哈)生活的巨大阴影中走出来,看着地板说,“这次的事比较着急,你们又都不接电话,否则我也不会直接开门进来。”

“到底什么事。”Root不耐烦地说;自己老爹总是改不了这说话慢吞吞的习惯。

真是女大不中留啊,以前总是一脸崇拜地看着自己的女儿,现在连听他说句话都嫌;Harold在心里抹了一把泪。

“咳,是这样,你还记得你Nathan叔叔吧?”

“嗯,他不是出国了么?”

“是,但是他儿子Will还在纽约。”

“So?”

Harold有些紧张地捏住毡帽的帽檐,“在你和Will都还没出生的时候,我和Nathan曾经定过娃娃亲……”

“You what?!”Root立刻跳了起来,“为什么我从来不知道这个事?!”

“当年我们也只是随口一说,加上你Nathan叔叔很早就出国了,所以我完全忘了这件事。”Harold咽了咽口水,“但是Nathan好像告诉过Will,而Will没有忘记……”

“Hold on。”Shaw突然插嘴,“你是说,那个什么Will,要抢我女朋友?”

Root的表情瞬间从无语和愤怒变为惊喜;这还是Shaw第一次在别人面前主动承认她们的关系,而且还是在她爹Harold面前,那是不是说……

Shaw知道Root已经在乱想了,随即淡淡地补充了一句,“别想太多,我只是阐述事实。”

Root可不管这么多,马上抱住Shaw的手臂靠了上去,甜蜜地小声嘟哝,“反正你甩不掉我的。”

Shaw白眼加摇头,但还是坐直一点,好让Root靠得更舒服。

Harold有些惊讶地看着她们;这两个孩子的感情还真是很好?之前他还一直以为都是自己女儿一厢情愿胁迫的结果。

然后他就看到了两个人手上亮闪闪的新对戒。

Shaw故意动了动手指,“所以,这件事还是要麻烦您处理了。”

Root瞪了Harold一眼。

Harold颤抖了一下,“额,既然这样,那就由我去跟Will说清楚吧。”

没人接话;突然就蜜汁尴尬了几秒。

“额,我没别的事了,就不打扰你们了。”反应过来的Harold连忙站起来,尽快走了出去。

门刚关上,Root就直接蹦到了Shaw的身上;Shaw只能抱住Root的大腿,以防她摔下去。

“亲爱的,你终于肯向我求婚啦~”Root笑得没牙没眼,“我的答案是……”

Root被直接摔到了最近的沙发里。

Shaw管自己去厨房做饭。

Root很快一骨碌爬起来,钻进厨房,从后面抱着Shaw,“我知道你害羞啦,不过我的答案是什么,你应该知道的吧。”

Shaw不易察觉地叹了口气;她现在不想讨论这个问题。

“我觉得啊,我们的婚礼可以不要在教堂,就找一家……”

“Root。”

Shaw突然降低的音调,打断了Root的幻想。

Root松开了Shaw,有些委屈地说了声“哦”,转身走了出去。

Shaw克制住自己想要回过身抱住Root的冲动,继续做Root喜欢吃的鸡蛋煎饼。

 

 

两个人默不作声地吃完早饭;Root闷闷地跑去看电视。

这回Shaw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哄Root。

她喜欢Root,这点已经没有什么疑义了,她也愿意大方承认。

可是爱,又似乎是一个太大的词了。

Shaw何尝不想Root高兴,但她更不想给Root任何不实际的希望,因为失望的后果是她承担不起的。

Shaw也不太明白Root为什么一直对结婚颇有憧憬;她们都已经在一起三四年了,她也没有要找其他人的想法,Root却好像还是生怕她会跑似的想要绑住她。

虽然知道说到底都是自己的错,但Shaw不喜欢被绑住,至少现在还不喜欢。

Root抱着一个抱枕,眼睛直直地盯着电视上的一部情景喜剧,眼眶都委屈红了。

深深吸了口气,Shaw耐着性子,走到Root面前蹲下。

“别以为用了puppy dog eyes我就不生气了。”Root带点鼻音地说。

Shaw稍微站起来一点,把脑袋放在Root的胸口蹭了蹭。

Root没有反应。

Shaw想了想,一把把Root打横抱起来。

“嘿!放我下来!”Root正在赌气,马上挣扎起来。

“不放会怎样?”

Root抬手就给了Shaw一拳;Shaw带着Root直接倒在了地上。

“气消了么?”

Root趴在Shaw身上,忍住不去查看Shaw有没有摔伤,嘟着嘴,“没有。”

Root生气时的样子总是可爱地让Shaw没办法,于是她抬起头,吻了吻Root的额头。

然后是鼻子,脸颊,嘴唇。

Root脸上的红润说明她已经不太生气了,Shaw试探着问,“想不想继续之前没做完的事?”

Root抿着嘴哼了一声,“那我要在上面。”

“你不是喜欢我在上面么?”Shaw无辜地问。

Root任性地把头一撇,“我不管,不然就别指望我会消气。”

Shaw的手滑进Root的家居裤里,轻轻一揉;Root喘()息了一声。

“看来这个姿势就可以了。”Shaw又用手指顶了顶那个点;Root的喉咙里溢出一声呻()吟。

电视机里发出一阵十分出戏的爆笑。

“去床上。”

“遵命。”

 

 

 

Shaw再次醒来,居然天都黑了。

在房子里找了一圈,Root又不见了。

Shaw真想去网上发个问题,叫“女朋友喜欢玩失踪怎么办在线等很急”。

不过Root一般也就去那几个地方,Shaw只好认命的换好衣服出去找人。

可是这回,Shaw找遍了每个Root可能会去的地方,Root都不在。

这下Shaw有点着慌了;以往她的判断从不出错。

正在考虑要不要去警察局报案,电话就大声地响了起来,“Sameen,接电话哦,你的亲亲女友在呼唤你呐~”

要不是现在Root正处在失踪状态,Shaw肯定把手机扔了。

“你死哪儿去了!”Shaw接起电话就说。

“死在我这儿了。”电话那头很吵,接电话的也不是Root,听声音好像是……Zoe?

“快来学校南边三个街区的那间酒吧。”

好嘛,这家伙还学会喝酒了;Shaw一下愤怒了起来。

“听着,不许让任何人靠近她,我马上过来。”

电话那头的Zoe被打败的翻了个白眼,“你女朋友可是整晚都拉着别人喝酒,我哪里拦得住。”

Shaw骑上自行车就飞驰起来。

 

 

才走进酒吧,Shaw就看到自己那个热爱作死的女朋友,正贴着一个不认识的陌生男人在喝酒;看起来显然是醉了。

美人在怀,男人的手自然也就没有多老实地搭在Root的腰上。

Zoe看到Shaw,连忙走过去,“看见了吧。”

Shaw冷冷地甩了一句“回头再找你算账”,就往Root那边走去。

Zoe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Root,回家。”

Root好像完全没听见,还往男人身上又靠了靠。

男人看到Shaw,疑惑地问,“您是哪位?”

Shaw没理他,直接走上去把Root拽了起来。

“诶等等。”男人也立刻站了起来,“你到底是谁?谁允许你就这样碰我的妻子的?”

妻子?Shaw皱起了眉,“你是哪个?Will?”

“没错,你认识我?”

Shaw冷哼了一声,“原来那个不自量力地想要抢我的人的脑残就是你。”

“嘿!你怎么说话的!”Will怒了,“Root明明是我的妻子,怎么就成你的人了?”

Shaw把Root搂住身侧;醉了的Root直接趴在了Shaw的肩上。

“不要逼我动手。”

“你倒是很横啊,难不成你还要……”

Will话还没说完,就被突如其来的一记右勾拳击倒在地。

这一拳的力道着实不小,Will几次想爬起来都没成功。

“‘你的妻子’,手上戴的可是我的戒指。”

说完,Shaw背起Root,走出酒吧。

 

 

背着醉晕的Root走了一段,Shaw越想越气,忍不住开口,“你就这么喜欢作死,给我下药,然后自己跑出来跟不认识的男人喝这么多,要是真的出事怎么办;就算没出事,喝那么多酒也对身体不好,你本来就没酒量,要是……”

“Sameen……”

Root突然叫了她一声,带着酒气的声音细细软软的。

“干嘛!打算忏悔了是么!”Shaw忿忿地说。

Root却只是在Shaw的背上蹭了蹭,模模糊糊地说,“原来……你也是唠叨的人呐……”

Shaw一时愣住;Root没有再发出声音,好像又睡着了。

深夜的无人街道,倏地变得寂静无声。

只有Root平稳的呼吸就打在自己的耳侧,双手双脚无意识地紧贴着自己。

就这样被Root依靠着,抱怨着,Shaw忽然感到了一种莫名的安心;刚才的担心,愤怒,一下都归于平静。

把Root往上推了推,Shaw继续往前走。

 

 

Root头痛欲裂地醒来。

双人床上只有她一个人,床头柜上放着一杯热牛奶。

Root试着叫了两声Shaw,没人应。

Root慢慢想起了昨晚的事。

虽然Shaw用一场很棒的性爱把她哄好了,但Root还是忍不住觉得有些难过。

她难过的不是Shaw现在不想结婚(毕竟她们交往的时间仍然有限),而是Shaw对于这个话题的态度。

Shaw就完全不想谈论这个话题,哪怕只是假设;后面哄她也只是转移话题。

那是不是说,Shaw压根儿就不想和她长长久久地在一起呢?

现在她们的感情是很稳定,可是以后呢?现在她所拥有的这一切,以后会不会属于别人呢?

越想越难过,Root便给睡着的Shaw扎了一针,然后叫了Zoe一起去喝酒买醉。

凑巧的是,Will正好也来找她;其实是Will自己快要结婚了,担心这个娃娃亲会搞出不必要的麻烦,特地来找Root说清楚。

得知Will要结婚,Root更伤心了,觉得自己的情路真是坎坷,于是喝了很多,很快就不省人事了。

看样子应该是Shaw把自己接了回来,不过估计Shaw会很生气。

突然传来开门的声音;Root连忙躺了回去。

“我知道你起来了。”

被戳穿的Root把脸埋在被子里,不说话。

Shaw在心里叹了口气,“头疼么?”

Root默默地点头。

太阳穴忽然有了温热的触感;Shaw正在给她按摩。

Root有些欲言又止地看着Shaw。

“Will和Zoe说,你昨晚一边喝酒,一边骂‘Sameen Shaw是大骗子,害人失身又失心’。”

Root红了脸,小声说,“是么……”

“不过他们两个倒是都很为你着想,为了让我着急,一个夸大事实,一个编造事实,于是我就把Will揍趴下了。”

Root睁大了眼睛,“你……揍Will干嘛?”

Shaw瞥了Root一眼,“他说你是他妻子。”

Root险些被自己的口水噎到;Will这即兴发挥也太……

Shaw停了下来,吐了口气,“你知道,关于未来,我真的承诺不了什么。”

Root轻轻嗯了一声,垂下了眼睑。

Shaw的吻却突然落在了她的眼睛上。

“但我……是真的喜欢你。”

Root睁开眼睛;Shaw的眸子里有难得一见的深情。

Root有些想哭;她也不知道为什么。

“你愿意等我么?”

感觉有涌起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Root露出一个笑容,“You're saying maybe someday?"

“Maybe someday。”Shaw有些郑重地看着Root,“这对你来说足够么?”

Root把她深爱的二轴拉到自己的怀里,轻声说,“That's good enough for me."

Shaw缓缓地舒了一口气。

“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Root突然用上了她冒出鬼点子时标志性的调皮语调;Shaw隐隐感觉不对。

“以后你每天都要像刚才那样认真地表白。”

Shaw睁大了眼睛;Root果然不肯轻易地放过她。

Root定定地看着她。

对峙了几秒,Shaw还是认栽的败下阵来,“好啦……”

“呐,就知道Sameen最好了~”得了便宜的Root马上喜笑颜开,“那赶紧吧。”

“要干嘛?”

“表白啊。”

Shaw简直要暴走,“刚不才说过么!”

“我又没说一天只有一次。”Root一脸“我最大”的理直气壮。

“你……”

Shaw想要发作,Root立刻就换上一副哀怨的表情,躲在被子里对手指,“我就知道你只是说说而已……”

Shaw深呼吸了几次,在心里反复默念:不要和神经病讲道理。

“我额,咳咳,喜欢你……”

“一点都不真切。”

“不要得寸进尺啊!”

“你看你又凶我!嘤嘤嘤……”

“我警告你不要耍无赖啊!”

“呜呜呜……”

“……”

“哎呀好了啦,我再说一次就是了。”

“嗯。”

看着Root秒变乖宝宝的模样,Shaw忽然灵机一动,手从被子下面钻了进去。

Root的表情瞬间变了。

Shaw的手愈发往下游走,低沉地坏笑,“边做边说,怎么样?”

 “你果然是个大骗子……” Root嘴上抱怨着,却还是把Shaw拉进了被窝。


评论(47)

热度(305)

©GRIM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