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IMES

豆腐是人类最伟大的创造之一
做人呢,最重要的就是开心,想太多容易掉头发

Circumnavigation(短/完)

预警:国际刑警锤 x 超级黑客根 (Circumnavigation:环绕航行)

这篇是 @you-tell-me-please 点的警察锤和黑客根,也可以算是我目前还在写的另外两篇比较严肃的文的小小铺垫(说严肃是因为正剧向+挖掘内心向+补足肖根成长线向)总之那两篇暂时还没有写完,还要慢慢打磨一阵,先预告一下(不过最近严肃正经的文特别少啊,是不是都没人愿意看这种文了……)

话说po猪接下来就正式成为上班狗了,所以以后更文时间要放慢,估计可能周更吧,感谢大家的支持了~

P.S.这篇后面写得有点匆忙,欢迎大家捉虫~

祝各位食用愉快!



Shaw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像现在这样在雨中狂奔。

背上人的呼吸几乎完全淹没在了密集的雨声中。

“Sameen……”

Shaw又加快了迅疾的脚步。

“Sameen……”

Focus。Shaw在心里告诉自己。

“I’m cold……”

Shaw的视线几乎被雨水完全遮蔽。

喑哑的雷声从远处翻滚而来,在混乱无人的丛林中卷起震耳欲聋的回声。

背上的人没有再发出任何声音;至少Shaw没有听到。

周围的树枝和藤蔓像一把把软剑,缓慢而痛苦地刺过Shaw的胸腔;Shaw觉得自己的呼吸随时都能渗出血来。

“Stay……”

又一道闪电劈过,Shaw忍不住颤抖。

“Root……”

背上的触感冷硬地让Shaw想嘶吼。

“Stay with me……”

原本盖在那人身上的外套滑落,落地时发出一声微不足道的闷响。

“Please stay……”

Shaw的双腿再也支撑不住。

 

 

Root在月光投射下的层层阴影中第一次醒来。

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湿气,粘滞地让Root忍不住想要挪动一下身体。

然后一阵痛苦袭来;剧烈的痛意让Root闭上了眼睛。

再睁开眼睛,Root看到离床不远的移动衣架上,挂着一件完全湿透的黑色风衣;下方的地板上有一滩可观的小水洼。

缺少陈设、苍白空洞的小房间里,只有那件吸饱了水的黑色风衣,看起来最为生动。

Root不知道自己现在身在何处;Root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在这里。

门把被小心地转动。

Root迅速地闭上眼睛,耳朵则追踪着所有的动作。

战斗靴踩在木地板上的声音:极为小心。

衣料摩擦的声音;极为微弱。

液体滴落的在地的声音:极为粘稠。

有些沉重的呼吸声,带着冰凉的温度,一下一下地拂过她的脸颊。

接着,是一个像冰块一样的吻,落在了Root的额头。

过度失温的接触,让Root温度还算正常的表皮产生了一种几乎冻伤的错觉。

但这却有一种莫名的安神效果;Root很快又睡着了。

 

一只鸟扑扇着翅膀落在房间的窗台上;Root第二次醒来。

窗外的天光算是很亮,但Root判断不出具体的时间。

空气中的湿气依然很重,Root又忍不住想要动一动。

床头柜上放着一个像是营养液的小瓶子,插着吸管;Root艰难地挪动身体,终于湿润了一下干渴的喉咙。

她感觉身上的疼痛似乎没有那么严重了。

床对面的小书桌上有一台笔记本电脑,上面有一张摄像头贴纸;Root认出那是自己的所有物。

猫鼠游戏,黑客,警察;Root切实地想起了一些事情。

移动衣架上的黑色风衣还在,看起来却干瘪了不少,显露出一些深浅不一的暗红色。

Root依然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但她大概猜到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

门把被小心地转动。

Root选择闭上眼睛。

某种熟悉的硝烟味和血腥味飘了进来。

厚重的战斗靴。

沉静的呼吸。

肩膀处微凉的感受忽然就被温暖取代;应该是被角被重新掖过了。

一只带着薄茧的大拇指,轻轻地扫过她的颧骨。

Root想要睁开眼睛,却逐渐被困意笼罩,慢慢地睡着了。

 

Root第三次醒来,一睁开眼睛,就看到了房间里的另一个人。

一个女人,侧身靠着窗户,一丝不苟地擦着手上的一把枪。

女人手臂上的纱布雪白地刺眼。

Root稍稍转移了一下视线;窗外的晨曦分外清明。

空气不再那么压抑,Root感觉呼吸还算轻松。

她深吸了一口气。

战斗靴在木地板上稳稳地走了几步,停在了床边。

平稳的温热呼吸慢慢欺近,在一个恰好的距离停下。

“还好么?”

背光的视角,Root看不清眼前人的面容,只能听到那低沉的三个字。

低沉,却带着某种真切的关怀。

Root不确定该如何回答。

偏转了一下脑袋,Root看到床头柜上,有一块金色的警徽。

警察,黑客,猫鼠游戏;Root现在全想起来了。

黑色风衣不知所踪;Root突然有些不安。

书桌上的笔记本电脑,突然发出一个温和的声音:Miss Shaw, it’s all done.

Shaw。

听到这个名字,Root挣扎着试图起床,显得很恐慌。

女人抱住了Root。

“Shhh……”

Root能感觉到自己的意识开始流失,可是她不想;Shaw。

Root还是睡了过去。

 

 

傍晚夕阳的照射下,Root的脸色看起来还可以。

Shaw心不在焉地把玩着手上的警徽,目光纹丝不动地看着熟睡的Root。

黑客,警察,猫鼠游戏;Shaw一向是正义和胜利的一方。

作为顶级的国际刑警,被Shaw绳之以法的坏人不计其数。

无论那些恶棍以为他们有多厉害,Shaw总有办法把他们击溃。

因为Shaw足够聪明,也有足够的耐心,更缺少足够的弱点。

Root,则是最令国际刑警头疼的名字。

这个让人查不到任何真实足迹又总是胆大妄为的黑客/杀手,国际刑警已经盯了很久了。

两年前,Root的事业达到巅峰,成功暗杀了一位重要国家的总统,搅黄了一次国际联合反恐行动。

国际上决定不再容忍这个Root。

可是立案一年,专案组甚至都没搞到一张Root的照片。

刚刚成功结束了一个特别大案的Shaw,被任命为专案组的组长。

通过Shaw精准的线索搜集和分析,两人终于在东京郊外的一座寺庙里第一次交锋。

Shaw没看到Root的样子,却险些被活活烧死在那座小庙里。

逃出生天以后,Shaw收到一条无法追踪的短信:“We will do this again soon.”

第二次是Root的主动发出了交易邀请,在密克罗尼亚的某个原始孤岛;Shaw只身涉险,极其艰难地荒野生存了两个月,终于在这轮小游戏结束后,如约收到了Root的第一份录音:I knew I couldn’t make you lookbad if I tried.

这份完全变声的录音当然最终被证明毫无价值,对抓到Root没有任何帮助。

或者也不是毫无价值,因为它至少说明:Root对Shaw很有兴趣。

第三次是Root预告要在西班牙的奔牛节犯罪;Shaw在Root制造的极度混乱中,几次差点被疯牛踩死。

Shaw终于追到Root的据点,却早已人去楼空;小床上放着一颗还在冒血的牛头,上面贴着一张字条:Safety First。

第四次Shaw追踪Root到伦敦。那天正是新年,欢乐的人群簇拥在大本钟下倒计时,电视直播画面却被小小地篡改,导致没人知道,Shaw几乎整晚都被悬挂在时针上,身上绑着定时炸弹,并被迫和黑进她耳朵里的“Root”交谈了很久。

Root讲话甜甜腻腻,废话超多,Shaw头痛欲裂。

Shaw本以为那次她必死无疑,却最终还是活了下来;她知道是Root放水了。

但就是Root这一次的放水,却给她留下了致命的痕迹。

因为一直没抓到Root,某个大国按耐不住,花重金请了Decima Technology来做技术支持。

比较神奇也比较蹊跷的是,Decima手上居然有那天Shaw和Root在大本钟的通话录音,并依靠这个找到了Root的真正所在。

正式的抓捕行动在亚马逊丛林的深处展开。

Root很狡猾,但毕竟势单力薄,最终被围困在她的某个机关重重的据点里。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Shaw认为抓住Root只是时间问题,就清退了Decima的人;她对Decima总是有些不信任。

Root看起来明明应该是山穷水尽的一方,却每天都用各种方式(丛林里总是有各种出其不意的办法),悠哉闲哉地和Shaw聊天。

Shaw一直没有告诉任何人,她每天都和Root有通讯来往;Shaw告诉自己,就这样逼到Root主动投降才有乐趣。

某天,Root突然再次直接黑进了Shaw的耳机。

“你的胆子可真大。”Shaw淡淡地说。

“Kiss kiss to you too.” Root的语调很是灿烂。

“不管你想说什么,我只给你一分钟。”

“哦,我就知道你最关心我了。”

“56秒。”

“你就是怕通话时间太长引人怀疑,进而让人发现你和我一直有联络。”

“是又怎么样?”Shaw低沉地说。

“所以你是承认你担心我咯?”Root尾音上扬。

“我是为了我自己;况且太轻松就抓到你也没意思。”

“随便你怎么说服你自己吧。为什么你总是如此害怕谈论你的感情?”

“我以为我在伦敦那次就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是反社会,没有感情。”

“而我是个冷血杀手;我们是天生一对。”

“这真是我听过最冷的笑话。”

“可是你对我有感觉,否则你那天就不会陪我聊那么久了。”

“说得好像我有选择一样。”

“你当然有。”

Shaw沉默了一下。

“你知道,你是我第一个真正的交谈对象;哪怕到了现在,你也一直都和我保持通讯,即使你一点也不喜欢聊天。”

Root的语气竟然很诚恳,并带着一丝难以揣摩的无奈,而Shaw居然能听出来。

Shaw选择继续沉默。

“以前那些警察,他们就只是想看到我的真容,满足他们的好奇心,然后直接杀了我,成为没法辩驳的英雄;你是第一个不想当英雄,只想抓住我,并纵容我玩各种猫鼠游戏的人。”

“我确实想抓住你,把你绳之以法。”Shaw冷冷地说。

Root忽然意外地沉默了。

Shaw也没有开口。

“我知道;反正我这一生,本来也不期待善终了。”

Shaw倏地皱起了眉头;她好像听到通讯器里传来轻微的干扰噪声。

“Sameen。”

Root突然叫她的名字;Shaw不自觉地颤抖了一下。

“如果哪天地球上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你会愿意和我在一起么?”

颤颤的声线,从话语里溢出来的期待,让Shaw联想到那些相信世界上真有圣诞老人的蠢孩子。

不要忘了,你的任务是活捉Root,然后把她关进监狱;Shaw在心里告诫自己。

“我会了结你。”Shaw不带感情地说。

耳机那边的Root发出一声有些含糊的笑,“你可以随便了结我。”

耳机里的声音随即变成了白噪音。

突然,她的副手Cole冲了进来,“上峰发来紧急命令,强攻据点,射杀Root。”

话音刚落,屋外就传来了密集的枪声。

两人急忙冲出去;包围了据点的特警正在对据点疯狂开火。

Shaw想让他们停下,可是枪声太响,各种通讯也突然都不管用了。

情急之下,Shaw揪住一个特警,大声问,“是谁允许你们开枪了?!”

“是你啊长官!”特警一脸无辜。

Shaw的脑子里,立刻闪过身上满是弹孔的Root;可她甚至都还不知道Root长什么样子。

但Shaw就是无法接受脑子里的那个画面。

“SHAW!”Cole惊恐地喊道;Shaw单枪匹马地越过人群,冲了进去。

屋子里有一个倒在血泊中的女人。

Root比Shaw想象中的还要美,还要惨白。

Shaw弯腰去抱Root,却踩到了一个机关;地板上露出了一个地道。

Shaw不知道这个地道通往哪里,但Root原来是完全可以逃的。

外面的特警看到有自己人冲了进去,怕误伤,便都停了火,等待长官的指示。

没有时间细想,Shaw背起Root,进入了地道。

地道不算太长,出来是哪里看起来都无甚区别的热带雨林。

Shaw快速帮Root简单止血,并用私密线路呼叫Cole,让Cole定位她的坐标,然后给她一个逃跑的方向。

虽然觉得Shaw疯了,Cole还是马上给Shaw找了最近的守林人的小木屋,直线距离快十公里。

Shaw踩烂了自己身上所有的电子设备,背上Root就走。

走到一半,雨林里下起了大雨;这可以增加她们的逃生时间,却加重了Root的伤势。

Shaw拼尽全力,才救下了Root,期间还包括一个人干掉了守林人手上一个小小的制毒团伙。

Cole帮她善后,把警察引去了别的方向,并找了一位传说中非常厉害的隐居黑客Harold Wren,帮她们两个掩藏痕迹,做好了假身份。

Shaw从没想过,自己会为了一个劣迹斑斑的罪犯,而就这样放弃了自己的国际刑警生涯。

Shaw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她只知道,她想要Root活着。

 

 

Root这次在中午醒来;她居然是被饿醒的。

房间里有一股食物的香味;一个人坐在书桌边吃东西。

Shaw。

Root惊愕地说不出话。

最后一通电话以后,Root以为她再也见不到Shaw了。

Root无情无义地活了这么多年,Shaw是第一个让她觉得眼前一亮的人。

Shaw是Root见过最好看的人,而Shaw完美的履历,更是让她惊叹。

Shaw的能力确实很强,Root终于有了棋逢对手的感觉。

等到伦敦那一次,她们的猫鼠游戏其实也玩得差不多了,Root完全有机会也应该杀了Shaw。

可是最后的时候,Root改变了主意。

Root试图告诉自己,她让Shaw活下来,无非是觉得Shaw就这样死了有些可惜,她也会很无聊。

但她知道,她只是第一次,对一个人生出了莫名的眷恋。

这种眷恋来得突然又奇怪,Root直到和Shaw的最后一通电话后才明白原因。

Root知道她这次难逃一死,可她从来也都不怕死;能死在Shaw的手里,Root觉得也值了。

只是她没想到,Shaw居然救了她。

Root忽然想起了之前意识模糊间,那些温柔的接触;应该都是来自Shaw的。

“吃点东西吧。”

Shaw的声音磁性低沉;她递过来一个三明治。

Root有些犹豫地接过,小声说,“谢谢。”

两个人就待在这个房间里,默不作声地吃东西。

“你和Decima之间有什么恩怨么?”Shaw突然开口。

“怎么了?”

“看起来,Decima好像很想置你于死地,一直在追踪你。”

Root轻笑,“追踪我的人总是很多。”

Shaw有些不满地看了Root一眼。

“好吧。”Root嘟了嘟嘴,“我或许曾经搅黄过Decima的一个秘密监控项目,让他们赔了好大一笔钱。”

“Decima的势力你该知道的;你还真是谁都敢惹。”Shaw摇摇头。

“Can’t a girl have some fun~” Root冲Shaw无辜地眨眨眼。

Shaw翻了个白眼。

Root觉得Shaw翻白眼的样子可爱极了。

“我看你恢复地差不多了;我们最好尽快动身离开这里。”Shaw收拾了一下桌子。

“去哪儿?”

“伊朗。”

Root一下兴奋起来,”那我能去你老家参观一下么?”

“不能。”Shaw回答得很干脆。

“波斯人都像你这样不好客么?”Root显得有些委屈。

Shaw再翻白眼,“你应该知道,我们并不是去旅游。”

“可是我想要进一步了解你。”Root笑着冲Shaw眨眨眼,“约会第一步。”

“我们没有在约会。”Shaw语气有些不耐烦。

“但你救了我啊,而且还为此放弃了你国际刑警的光鲜身份,我现在却是一无所有,也只有以身相许才能感谢你了。”Root说得理所当然。

“就算要约会,也得等我们完全安全了以后再说。”Shaw揉着太阳穴。

Root的笑容超级灿烂,“You are saying maybe someday?”

Shaw抬头看了Root一眼;Root眼中的某种东西,实在是过于熠熠生辉。

那光辉甚至照亮了Shaw内心的某些她以为她永远不会有的东西,而她无法无视这一切。

在Root潮湿热切的目光下,Shaw终于叹了口气,“Yeah sure Root, maybe someday. Is that good enough for you?”

Root的笑容由灿烂,渐渐转化为淡淡的柔情,低声说,“Yes Sameen, that’s good enough for me.”

-----------------------------脑洞分割线--------------------------------

最近脑洞突然又开了,想挖两个新的长篇坑(哎我知道我还有两个坑没填完,但是嘛,人总是要逼一下自己,有压力才有动力吧,嗯……)

脑洞一:双总裁设定,禁欲根 x 性瘾锤 (可以一定程度参考法鲨的羞耻)

脑洞二:中世纪类权游设定,英勇骑士忠犬锤 x 蛇蝎女仆诱受根

这两个脑洞我都写了大致的提纲了,无非精力有限,看看大家更想看哪个吧,想看的人更多的我先写

评论(83)

热度(289)

  1. fromtheunknownoftheuniverseGRIMES 转载了此文字
©GRIM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