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IMES

锤厨一万年的豆腐君,请叫我锤豆腐😳
Eva Green最爱女神+永不脱粉系列#GREENAISSANCE# IS REAL

【大结局特献】梦境(短/完)

写在前面的一大堆碎碎念:

今天对于每个poi粉,应该都是百感交集的一天……

总得来说,513相比前面两集半,算是恢复了平均水平(但是剧情和剪辑的节奏都控制得不是很好)反正根总出来的一瞬间我就哭瞎了,接着是宅四的糖/刀,肖根的刀(只要根总没活过来就是刀),根总和四叔一起在天台的场景(四叔没死!根总也没死!我拒绝接受!),只有宝宝最后的复活让我终于开心了一下,感觉宝宝现在就跟耶稣一样(上十字架受刑死后再重生),高帅的智商也总算恢复了。可尽管如此,我还是很难过(拆了我两对cp然后剧终,会高兴就有鬼了……)

poi真的是一部很神奇的剧。论剧情,比poi神的剧多了去了;论颜值,和poi颜值相当甚至超过poi的也很多;论演技,演员演技比poi众演员更好的依然很多。可以说,poi是属于有不少亮点,但各方面表现又只是中等的剧(而且还被砍了)。就是这样一部剧,却着实是把粉丝们折磨得死去活来(今天orange里poi小组的所有人都哭成狗,我们字幕组老大都被惊到了……)

回想我入坑到现在,一共也才半年多一点,却一下就对这部剧爱到无法自拔,光自己产的粮(发了的和没发的/写完的和没写完的都算上)就已经快九十几篇了,看过的别人的文和视频更是无法计数。入坑那会儿还正是po猪每天为考研/出国/找工作/考公务员忙到焦头烂额的时候,结果被poi毒得把整个iPad都清空全部用来缓存各种视频,一路从贴吧追到B站到老福特到微博,看文看到停不下来,买了一堆周边,Super Psycho Love更是循环了一整个月。要知道在此之前,我从不上B站,从不买周边,几乎不用微博,根本不知道老福特是什么东西,很少单曲循环一首歌(风大视频之后变成循环《漩涡》,从此迷上黄耀明)poi真是打开了我好多新世界的大门。想我初中开始转欧美圈,看过的电影和剧算是很多,硬盘存货好几个T,特别喜欢的清单也能列出一长串,但是从来没有那部作品可以让我在这么短的时间invest那么多,而且无论什么时候说起来都感觉特别emotional,真是很奇妙。

正剧当然特别有毒,我觉得关键就在于人物塑造的成功。poi的每个人物都太生动了,每个人人物之间的互动和情感也都异常生动,连人工智能角色也不例外(注意是生动,不是真实,两者有区别),肖根宅四更是我见过最可怕的美剧cp,从来没正经滚过(504这种不算哈),却甜又虐得让人欲罢不能。亲情友情爱情在poi里可以随机组合毫不违和;一切都来自于人物塑造的成功。不过也有一部分原因在于poi里的爱情和一般美剧的套路不太一样,比较含蓄,欲语还休的成分比较多,唯一的感情线肖根也从来不是故事的重点,相对来说比较符合东方化的审美(平常美剧就是见面滚滚不停太简单粗暴)所以poi美国本土粉无论是数量还是死忠度可能都比不上中国啊乌克兰啊俄罗斯之类地方的外国粉。

不过除了正剧,各种同人也是非常给力。像我追刚呆,其实妙女的剧情真是不咋地第四季以后更是巨无聊,可是我依然在追,主要就是被同人牢牢圈粉。刚呆粉的外国写手都挺积极的,而且还有评比,写得很好的文真是很多(FYI,个人觉得刚呆的外国写手比肖根的外国写手的文整体质量要高,数量也更多)国内同人整体水平我觉得比国外高多了,大大特别多,当然也可能是审美取向的问题,所以陷入太深也有原因是同人圈粉的作用。

总而言之,虽然被poi折磨得要死要活,但是我依然非常感谢poi,它带给我很多思考,让我重新开始写小说,交了很多新朋友,甚至人生第一次面基,当然最重要的,是让我迷上了一生中最重要的cp。季终当然很难过,但我对有没有接盘衍生已经不是很在意了(有自然最好)未来的事情或许很难说,但只要我一日在坑中,我就愿意继续在同人的世界里,看别人或自己编排肖根有趣美好的故事。


碎碎念结束,回到这篇文……

这篇文基于po猪自己对于梦境艺术性表达的一些研究(因为我很喜欢胡思乱想,睡眠质量还不大好经常做梦)。梦境通常由内心一些比较隐秘的思想情绪驱动,将普通日常逻辑碎片打乱以后重新组合,集合出一种新的象征性;梦境的内容往往会比较奇怪,不符合现实,某种意义上却是对现实的一种形式上扭曲化的写实。(以上都是单纯我自己的理解)504之后我突然想到,梦境其实也可以算是一种模拟,只不过这个模拟完全是由做梦的人自己支配的,里面逻辑条件的重新组合应该会很有趣,于是就有了这么一篇实验性实验性实验性的文(不知道是否落入ooc的范畴)。今天一天都在忙着打包收拾东西没写文,所以就把这篇存货拿出来发,是糖。

另外,我后面补充了一点情节,根据来自于某些所谓“电子设备可以干扰脑电波让人发梦”之类的言论,好让整个故事的逻辑更自然一点,也顺便体现一下我的宝宝厨属性;宝宝在我心中永远是肖根最忠实的红娘。

祝各位食用愉快!



如果求而不得是一件很痛苦的事,那么求而得到就应该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Shaw爱Root,Shaw只想和Root在一起,Shaw确实和Root在一起。

理论上,Shaw不该有什么可抱怨的。

然而每当Root用她那甜美可人的诱惑颤音在床上对Shaw诉说着绵绵情意时,Shaw的心都会在幸福满溢的同时,被一种无名的绝望牵扯着下坠。

因为Root的眼睛里,从来就只有单纯的欲望,和简单的冷漠。

有时候Shaw真希望自己也和Root一样是个反社会,这样她就不必被这麻烦的感情拉扯,只需纯粹的享受Root的陪伴,而且Root说不定还会真的爱上她;两个反社会相爱,怎么想都比一个非反社会和一个反社会相爱的可能性要高得多。

可惜Shaw不是个反社会,她只是喜欢过分压抑自己的感情又不善表达罢了。

Root则不同,她完全可以用最真实可信的笑容,声音,甚至是床笫间享受的姿态,来表达自己根本不存在的爱意。

因为Root不知道自己是个反社会,也不认为自己是个反社会。

那Shaw又要如何告诉她。

或者,Shaw只是不想放弃自己虚妄的幸福。

Shaw一向懂得知足。

 

Shaw发现Root的秘密,是在Shaw意识到自己真的爱上了Root的那一晚。

两人已经约会很久了,Shaw着迷于Root的一切,尤其是每个水乳交融的夜晚,都让Shaw欲罢不能。

和往常一样,Shaw伏在Root的身上,用尽全力取悦着Root,直到Root颤抖着在她怀里达到顶峰。

灼热的内壁依然紧紧地吸附着Shaw的手指,Root的娇喘像是魔咒一样,在Shaw的耳边盘绕不去。

那一瞬间,Shaw忽然意识到,自己是如此地爱这个女人。

也从没有人这样爱过她;从没有人像Root这样,给予过Shaw如此诚实的爱意。

埋首在Root的颈间,Shaw突然有了勇气,闷闷地说出了那三个字。

Root长久地没有回应,Shaw这才意识到了自己的莽撞。

抬起头,Shaw想告诉Root,她不介意Root不能马上回应她的感情,她可以等。

四目相交的一刹那,Shaw却看到一丝冷漠从Root的眼中一闪而过。

然而下一秒,Root就抱着Shaw的脑袋,幸福地回应了Shaw同样的三个字。

Shaw一时分不清,刚才的自己是不是产生了错觉。

Root开始在Shaw的耳边喃喃起充满蛊惑的爱语,Shaw别无选择地重新吻上Root的耳垂。

一夜的情潮中,Root没有叫过Shaw的名字。

Shaw在最后一次把Root送上顶峰时才猛然意识到这一点;Root从第一次开始,就从没叫过她的名字。

后来Shaw有意用了很多办法,可Root始终没有喊出过Shaw的名字。

Root最多只会叫Sweetie。

终于有一天,Shaw试图用不满足Root来强迫她,却看到了Root眼中异常明显但仍是一闪而过的厌烦和冷漠。

很快,厌烦和冷漠被楚楚可怜的泪水掩盖。

Shaw再也没有继续尝试。

然后Shaw就发现了更多的证据,令人绝望的证据,从前被掩盖在Shaw自己的沉迷中的证据。

可是Shaw不想放开Root,毕竟Root对外从不否认她和Shaw是在一起的。

Shaw不知道Root是出于怎样的心理才和她在一起,她也不知道Root是否知道她已经知道了她的秘密,但Shaw愿意自我催眠。

到底Root的回应永远显得过于诚实,到底Root从没有在床上喊过任何人的名字。

 

Shaw以为她和Root可以一直这样下去,哪怕Root不能爱她,至少她还是在某种程度上选择了Shaw。

直到有一天,Root喊出了Sweetie之外的东西。

Shaw听到的是Machine;她高度怀疑自己听错。

可是那种浓烈的狂热与虔诚,却是怎么也没法听错的。

随后,真相变得愈来愈刺眼;Root连给予Shaw表面的关注都开始减少。

Shaw无法相信,自己居然输给了一台没有温度,甚至没有外在实体的机器,一堆代码。

曾经Shaw以为自己和Root之间不管有没有爱情,至少那些欢愉是真实的。

可现在看来,不过是Shaw又一次的一厢情愿。

Shaw从来不知道机器都在Root的耳朵里说些什么,但每当机器说话的时候,Root的甜蜜总是快要从她蜜色的眼眸中满溢出来,流到Shaw干涸的眼角。

那种无望的心情,总是让Shaw自以为坚固的心脏莫名地钝痛,盈盈绕绕,挥之不去。

Shaw试图去恨机器,可是她知道这不是机器的错。

Shaw试图去恨Root,可是她知道这也不是Root的错。

错就错在,Shaw在无尽的绝望中,总是还悄悄地给自己一些压抑的希望。

她又有什么办法呢;Root的一切依然让她着迷,甚至连Root带给她的绝望,也让她忍不住喜欢上了。

那种深渊里失重的神秘空虚,和燃烧在某个尽头的微弱火光。

 

因为撒玛利亚人的上线,机器就再也没有和Root直接交谈过了。

Root向Shaw求欢的次数增多,眼中的落寞却越来越深。

Shaw知道自己已经再没有办法取悦Root了,但Root依然没有否认她和Shaw是在一起的。

其实又有什么要紧呢;Shaw这样安慰自己,至少Root还是选择让Shaw来安慰她,而不是其他任何人。

Shaw爱Root,一如往昔,包括Root带给她的冰冷绝望。

Root需要她,哪怕只有一点点,Shaw也甘之如饴。

 

匍匐在狭长的通风管里,Shaw感觉自己有些呼吸困难。

她不该出现在这里的;这对Root,对所有人的行动都不利,因为她已经是撒玛利亚人的头号通缉犯了。

可是Shaw无法不担心Root;她不想Root有事的时候自己不在身边。

诚然,Root这回有她的机器陪着,全程。

Shaw从通风管的出口跳了下来,突然不想想太多。

“Sweetie,你在忙吗?”

Root的声音带着一贯的甜蜜语调;那种甜蜜又令人绝望的语调。

Shaw习惯性地用平淡回应Root;她知道Root不喜欢她表现地太过积极。

掩护着所有人到了电梯,Shaw瞥到了Root的笑容;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这一回Root笑容好像特别真实,是真正到达眼底的笑,带着感激。

但是这笑容很快就被不动的电梯掐断了。

Shaw看着那个超驰按钮,突然犹豫了起来。

如果她去按了那个按钮,那么她就再也没有机会保护Root了。

Shaw看到电梯里的摄像头上的红点闪烁了几下。

可是那又有什么要紧呢;机器回来了,“她”会保护Root。

重要的是,Root需要机器。

Root永远不会像需要机器的那样需要Shaw。

Shaw这才想起来,自己从来没有吻过Root。

最开始是Root的刻意回避,后来变成了Shaw自己的刻意回避,因为Shaw不想太过清楚地知道自己不想要的答案。

现在或许是最后的机会了。

用力扯过Root,Shaw狠狠地吻上了她渴望已久的双唇。

Root的双唇冰冷地让Shaw浑身发烫。

 

中枪倒地的时候,电梯门已经差不多快合上了;Shaw放任自己的思绪游荡到任意的地方。

也许。也许在某个平行宇宙,Root不是一个反社会,世界上也没有机器,Shaw会是Root唯一爱着的人。

Shaw会看着Root眼眸中新鲜而诚实的爱意,对Root说出她一直没能表达出来的,最深刻的绝望,也是最无助的深爱。

 

 

猛地转醒,Shaw一时不知自己身在何处,却能感到身下的床单已经被她的汗水完全湿透。

“Sam,你做噩梦了。”

Root正抱着她,无论是眼中,语气中,甚至整个人,都透露出对Shaw的担心,和

Shaw忽然搞不清楚现在是什么时候。

“机器……呢?”这竟是Shaw的第一反应。

Root皱了皱眉,“你不记得了么?机器和撒玛利亚人同归于尽了。”

“同归于尽?”Shaw很惊讶,而Root看起来好像并不是很难过,“你不伤心么?”

Root露出一个满足的微笑,“‘她’提前给自己留好了备份,所以很快就可以重启了。”

Shaw微微睁大了眼睛;她好像真的到了一个平行宇宙。

Root眼中的爱意确实新鲜又诚实;没有机器(至少是暂时);Shaw是Root唯一爱着的人。

Shaw从床上坐了起来,长久地盯着Root的眼睛,试图找到一丝冷漠,却失败。

Root更加担心了;Shaw看起来似乎又分不清虚拟和现实了,而她以为在撒玛利亚人覆灭以后,Shaw就不会再有这样的困扰了。

Shaw则只是紧锁着眉;她试图告诉自己这一切都不是真的。

平行宇宙这种东西只有Root那样的疯子会信,Shaw才不信。

见Shaw还是很紧绷,Root轻轻地搂住Shaw的脖子,把脑袋贴在Shaw的肩窝,柔情地说,“我们的心跳是一个频率的;这一切都是真实的,Sam。”

“不。”Shaw挣开Root的拥抱,别过头去。

Root坚决地抓过Shaw的手,放在她的心口,“只有你能让我有这样的心跳,而这是撒玛利亚人模拟不了的。”

Shaw颇为惊愕地看着Root。

接着,Shaw的脑袋里有不少片段飞速闪过。

Root的眼里盛满了担忧。

Shaw这才逐渐意识到,现在才是真实的世界,刚才的一切不过是个梦境。

回想一下,这梦境的内容几乎都是反的,也很不符合现实的逻辑,可是梦里的感受简直真实到可怕。

尤其是那种面对Root无法回应自己的感情而产生的绝望。

真是逊透了的破剧情。

然而当Shaw重新看向Root时,她无法不想起,Root差点就在战争中牺牲。

她差点就永远失去了她。

以前Root面对她这个迟钝的反社会时,也会感觉如此绝望么?

“你会希望我不是反社会么?”Shaw不受控制地问。

Root有些惊讶地挑了挑眉,想了想,说,“曾经有过很短的一瞬间。”

“然后?”

Root右手慢慢地轻抚Shaw的耳朵,左手找到了Shaw的手,十指相扣,“因为那样的你,就不是我爱上的那个性感、火爆、温柔、贴心的Sameen Shaw了。”

Shaw皱眉,“你确定你要用‘温柔’和‘贴心’来形容一个反社会?”

Root扬起了一个戏谑的浅笑,“亲爱的,你的这句话,说明你不仅温柔贴心,还很害羞哦。”

忍不住翻了白眼,Shaw准备去洗个澡,却被Root拉回去,接了一个缠绵的吻。

“我爱你。”

完全没有过脑子的话从嘴巴里漏了出来;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的Shaw真想捅死自己。

Root异常惊喜地看着Shaw,眼睛里的爱意倾泻而出,闷得Shaw无法呼吸。

“我要去洗澡……”被紧紧缠着的Shaw含糊不清地艰难说道。

“Well……你不能指望……说了这样的话……还能被我放开……”Root有些急切地喘息着,手已经伸到了Shaw的背心之下。

“我只是去洗澡……”Shaw有些无奈地沉吟。

Root终于退开一点,勾起一个满满蛊惑的撩人笑容,“所以我们得一起洗澡……”

Shaw舔了舔唇。

Root咬着下唇,手指勾着Shaw睡裤。

Shaw快速抱着Root从床上起来;Root马上用长腿圈住Shaw的腰。

“你得保证,以后绝不提起我刚才说的话。”Shaw的表情很严肃。

Root假装茫然和无辜,被Shaw瞪了一眼。

于是Root俯下身,双唇黏在Shaw的耳朵上,颤颤地说,“If you promise to fuck my brains out tonight.”

Shaw露出了一贯自信的坏笑,嗓音磁性低沉,“Absolutely.”

 

 

 

伴随着浴室里交错的情/欲声响,放在Shaw枕头边上的手机突然明暗了几下,然后自动关机了。

卧室角落的摄像头红点也在跳动了几下后,自动关闭了电源。



评论(50)

热度(251)

  1. maylee9903GRIMES 转载了此文字
©GRIM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