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IMES

锤厨一万年的豆腐君,请叫我锤豆腐😳
Eva Green最爱女神+永不脱粉系列#GREENAISSANCE# IS REAL

Karma Is A Cute Nerd(短/完)

在休息调整之后,po猪我又回来啦!

日更果然只能维持一段时间,不休息一下真是感觉脑袋要被掏空……

今天被 @Sasori-蠍子 的父女梗激发了脑洞,实在是忍不住来撸一篇

不是我说,叔和锤这父女俩简直是谁见谁上天好嘛!帅出宇宙没天理啊!然而再是帅萌到外太空,也总有人能收了他们,比如宅根~

这次请佐姨来友情客串,见证情场浪子如何被正直腹黑宅客迷倒阿里里~~

预警:OOC!!!    逗逼向!!!

P.S.作为正经的原始人,po猪用了这么久的老福特,居然今天才意识到可以给自己写个介绍orz 一直想说(但一直忘记说)其实我最常用的江湖诨名是豆腐,所以大家以后可以不用叫我什么大大啦叫我豆腐就好啦(看到豆腐两个字我就心花怒放了~)

再次感谢 @Mors吃了个木瓜 美味的豆腐丸子,爱你(づ ̄ 3 ̄)づ

大家食用愉快!


纽约的一家顶级酒吧。

炫目的灯光,激/情的音乐,迷醉的美酒,奔放的人群。

这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放纵夜晚。

Shaw的嘴角挂着一丝淡然又自信的微笑,把身上的修身黑色衬衫的扣子解开两颗,不紧不慢地走到吧台前,点了一杯龙舌兰。

很快,一位美丽曼妙的金发女郎,踩着锋利的恨天高,优雅而妩媚地坐在了Shaw旁边的位子。

“一个人么?”金发女郎并不掩饰自己对Shaw的兴趣,边说目光边在Shaw的俊脸上放肆地游走。

Shaw一口灌下杯里的酒,嗓音低沉,“也许。”

勾起了然的笑,金发女郎把手放在Shaw的手臂上,暗示性地捏了捏,“那……介意和我喝一杯么?”

Shaw不动声色地收紧了一下手臂上的肌肉;金发女郎的瞳孔瞬间涣散了一些。

在心中暗笑一声,Shaw慢慢靠近这位已经非常aroused的美女,半咬着她的耳朵,在震耳欲聋的音乐里模糊地说,“I’d like to drink you up.”

 

两人几乎是一路撕扯着来到Shaw的公寓门前。

金发女郎勾着Shaw的脖子,不时发出几声呻(呵呵哒)吟;Shaw搂着新猎物的水蛇腰,一边咬着女郎的脖子,一边熟练地打开房门。

玄关的灯也被顺手打亮,Shaw正准备带着猎物向卧室进发,却因为房间里多出来的一个高大身影而停了下来。

发现Shaw的异常,金发女郎回头一看,一个无比帅气英俊的男人,举着酒杯,冲她挑了挑眉。

“哦,原来你喜欢三人行。”金发女郎忍不住舔了舔下唇,“两个这么可口的尤物,今天可真是我的幸运日。”

然而Shaw整个人已经恢复了平常一贯的冰冷状态,抽身坐到吧台前,淡淡地说,“你可以走了。”

“什么?”突然被泼了冷水的女郎颇为惊讶地问道。

Shaw已经不打算再说话了。

“Ma’am。”高大的男人站起来,语气绅士又温和,嗓音却带着一种和Shaw类似的低沉的蛊惑感,“抱歉,现在我和我女儿有些事要谈,rain check?”

金发女郎愣住了,不知道是因为“女儿”这个词,还是因为男人深邃蓝眼睛散发出的浓浓荷尔蒙。

 

 

轻松地将金发女郎哄骗上出租车,John Reese带着一个留在衬衫领口的口红印回到自己女儿Sameen Shaw的公寓。

Shaw翘着腿坐在沙发上,好整以暇地边喝酒边看电视。

“别告诉我你毁了我今晚的艳遇,是因为你打算和老妈结婚。”

John摇了摇头;这个梗都不知道用了多少年了,Shaw对这个老掉牙的笑话还真是执着。

解开西装的扣子,John端着酒杯,也和Shaw一样翘着腿坐在沙发上,却半晌没说话。

没听到自己老爹的回答,Shaw皱了皱眉,有些疑惑地转头,“你不会真的要和老妈结婚吧?”

John翻了个白眼,然后居然叹了口气,“我想……我可能遇上我的Karma了。”

 

 

说起John Reese和Sameen Shaw父女俩,大约可以算是纽约情场的都市传奇。

John Reese从小就是一个帅瞎眼的存在:俊挺帅气的五官,迷人的蓝眼睛,高大健硕的身材,磁性的低音炮。

周围无论男女,无人能抵挡这个人形荷尔蒙杀器的魅力。

John也很懂得利用自己的天赋,叱咤纽约情场很多年,安心当一个playboy。

John对此并不感到多少内疚;想一想,要是他真的安定下来,得伤多少人的心,况且John清楚自己只是一个没多大抱负、收入一般又无法安定的花花警察,就算哪天有了所谓的安定估计也是错觉,自然无谓去伤害普通人的期待。

拜倒在John西装裤下的人不计其数,其中也包括纽约最有名的狠辣御姐,Zoe Morgan。

两人曾经断断续续地保持了一段时间的床/伴关系,但Zoe可不是什么普通人,即便是迷人如John,在她眼里也至多是个不错的company or friend (with benefits),relationship对她来说毫无意义。

然而上天就是这么喜欢恶作剧,全纽约对relationship最不感冒的两个人,居然不小心有了孩子。

Zoe虽然完全不想和John结婚,却对这个孩子多少有点期待和好奇(?),竟然就把孩子给生了下来。

但是Zoe从来不是domestic的人,哪怕有了孩子也一样,而且在江湖上混,带个孩子对她影响不好,所以尽管Zoe也很爱这个孩子,孩子却基本都是John一个人养,外界也几乎不知道Morgan御姐有个亲生的女儿。

为了隐蔽,女儿既不随爹姓也不随娘姓,名字也取了个看起来和亲生爹妈并无血缘关系的波斯名字:Sameen。

Zoe觉得Shaw这个姓挺好,于是女儿就叫Sameen Shaw;John对外则称Shaw是他领养的以前军队战友的孩子。

Sameen刚刚懂事,John就把他和Zoe的事,以及她的身世告诉了女儿。

Sameen对此倒没有多少反应;她似乎天生就对任何事情缺乏该有的反应。

淡定当然很好,但是这已经超出淡定的范围了。

John带Sameen去看医生,医生说这个孩子有先天人格障碍,俗称二轴。

John不禁发起愁来:这孩子要是有人格障碍,以后岂不是没法像她的爸妈一样愉快地当个playgirl了?那人生该多没乐趣啊!

作为亲爹,John决定要把自己毕生所学的包括枪械格斗撩人约/炮在内的所有技能都传授给自己的亲生女儿;他要让女儿知道,就算上帝给你关上了一扇门,爸爸也会为你打烂所有的窗。

Shaw虽然有人格障碍,但毕竟身体里的是父母良好又强大的基因,因此她头脑聪明,外形抢眼,气质迷人,学什么都是又好又快。

不过和自己没抱负的爹不同,Shaw倒是继承了Zoe的事业心,很早就立志当一名优秀的外科医生;Zoe为Shaw的理想提供了十二分的支持。

凭着自己的努力和牛逼老妈的帮助,Shaw年纪轻轻就成了纽约有名的明星医生。

当然,Shaw毕竟是John的女儿,所以她在如何当一个playgirl的方面也是从John那里学了个十成十,游戏情场,从不定性。

每次和女儿一起出门猎艳,John心里都有一种说不出的骄傲;可惜后来Shaw的工作越来越忙,这项自Shaw很小时候就开始的亲子活动后来就逐渐变成了单人活动。

 

至于John刚才说到的Karma,来自于父女俩的某次谈话。

大约在Shaw读中学的时候,有一回父女俩一起出门猎艳,却因为半路碰到了罪犯而跑去抓贼,结果猎艳之夜就变成了父女俩抓完贼以后坐在路边喝啤酒谈心。

“你说,咱们老是这样游戏情场,会不会遭报应?”还处在青春中二期的Shaw,故作深沉地问自己的浪子老爸。

“哦,你知道人们常说的‘Karma is a bitch’,对吧?”John喝了一口啤酒,“我觉得报应应该是会有的,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罢了。”

“那你觉得咱们的Karma会是什么呢?”Shaw忽然有点好奇。

John沉吟了一下,“大约就是孤独终老吧。”

Shaw撇撇嘴,“这报应好没意思,要我说,就该是我们碰上一个让我们爱得死去活来的人,但是人家怎么也不肯爱上我们,然后我们再孤独终老。”

John有些睁大了眼睛,“你真是青春期乱七八糟的东西看太多了;还有这报应会不会太狠了?”

Shaw耸耸肩,“还好吧,反正我有人格障碍,这种Karma应该最多只会发生在你身上;我反正已经做好简单粗暴的孤独终老的准备了。”

果然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John在心里默默欣慰道,自己确实有可能会遭遇这种报应(诚然他自认可能性很小),但Shaw就完全不会有这种麻烦,可以放心大胆地玩儿。

只是John没想到,女儿都养得这么大了,自己却突然在最游刃有余的情场上栽了跟头,不得不来找女儿诉苦。

 

就在两个月前的一个平淡无奇的下午,一位长相斯文,穿着考究三件套的绅士走进第八分局,看起来很焦急的样子。

正在喝咖啡的John,一下看到这样一个像是从电视剧里走出来的人,立刻主动上去献殷勤。

原来这位Harold Finch教授的狗前两天走失了,拜托了警局里的朋友寻找却一直没有音讯,于是只好自己赶来了解一下情况。

对专业素质过硬的Detective Reese来说,找条狗还不是分分钟的事,很快就帮Harold搞定了。

Harold非常感激John,提出要请John吃饭,John当然不会拒绝。

John使出了几招标准的撩汉技,喜滋滋地准备get into Harold’s pants,Harold却似乎完全没有感觉,心态无比纯正。

没有料想到的失败,反而激起了John的好胜心,毕竟很久都没有这样有难度的猎物出现了。

为了更好地享受狩猎的过程,John这回不急于快速进攻,而是循序渐进,先逐步增加他和Harold的交集,并从Harold最喜欢的狗Bear入手。

Bear倒是很快就变得和他亲密无间,可Harold对此并不感冒,反而有些不满地指出John偷喂Bear甜甜圈的行为对Bear健康有不良影响。

于是John调查了Harold的喜好,试图进行共鸣投喂,然而Harold的品位于他而言有些太高了,John装逼不成,反而让Harold对他产生了些反感。

John又试图用警察制服这一套play来征服Harold,结果又是被心灵纯洁的Harold给完全无视了;Harold甚至对现在纽约警察的暴力执法颇有看法。

John几乎使出了浑身解数,可是Harold Finch就是不为所动。

不仅如此,在John坚持跑去Harold的学校给他大献殷勤的第N天,John居然碰到了Harold的女儿,Samantha,而Samantha一下就看出了John的企图,对他表示了强烈的讨厌和不屑。

可怕的是,John却感到自己对Harold越陷越深,无法自拔。

Harold虽然只是个一心钻研计算机的宅客,有些nerdy,却是他见过最善良,最聪明,最绅士,最温柔,也最可爱的……萌萌兔。

每次见到Harold,John好像都能看到他头上竖起的兔耳朵,总是忍不住想要把他搂在怀里揉一揉,再亲一亲。

然而至今这都只是想想而已。

还未伤敌半个就已经自损一万,这样一个攻不破的堡垒,还有一个预设就跟他八字不合的女儿,在John看来,除了Harold就是他的Karma,也没有更好地解释了。

 

“这个Harold Finch这么能耐啊,把你都‘撩’倒了。”Shaw笑得幸灾乐祸。

John就猜到女儿会是这个反应,再叹一口气,“所以我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

“老妈怎么说?”Shaw闲闲地问;通常Zoe是最有主意的。

“Zoe说让我自己看着办。”John抓了抓头发。

如果连最神通广大的Zoe Morgan都没办法,那Shaw还真觉得这问题有点棘手。

看着自己老爹一脸痛苦的样子,Shaw想了想,“要不然我帮你吧。”

“你?当我的wingman?”John说到“wingman”这个词都忍不住皱眉;他John Reese这辈子几时需要这种东西来撩汉!

“算是吧。”Shaw挂着一丝坏笑,“如果暂时没有直接前进的办法,那至少可以先扫除障碍。”

“你是说……Samantha?”John说着,也慢慢露出一个微笑。

浪子爷俩都得意地笑了。

 

 

Samantha抱着电脑走在回家的路上,突然路边冲出几个流氓,大意是要劫财劫色。

一路尾随Samantha的Shaw真想和这几个流氓击个掌,英雄救美什么的简直是撩妹标准情节啊!

正准备出手,几个流氓却接二连三地倒下了。

Samantha一手还抱着电脑,一脸淡定地用电击枪解决了危险。

Wow,that was…hot. 

Shaw有些意外的眨了眨眼;这个Samantha好像不似看起来的那么小白兔嘛。

都是被自己的傻爹说的什么“Harold像只萌萌兔”给误导了,让她以为Samantha也是这种类型,嗯。

摸了摸下巴,Shaw觉得自己得再搜集一些情报。

 

通过一些调查,Shaw了解到了Samantha的一些重要信息:和Harold一样,Samantha也是个超级宅客,是Harold大学里最年轻的教授;平时爱好不多,除了计算机就是逛个街买个衣服化个妆什么的;不是很喜欢吃东西,嘴巴很挑剔。

最重要的是,目前Samantha似乎是处于空窗期,没有什么约会的对象。

为了避免走自己老爹的弯路,Shaw决定放弃计算机这个方向,免得装逼失败太尴尬,而是先从衣服化妆品这边入手。

这些东西Shaw或许不算太懂,但是Zoe可是眼光独到的行家;她给Shaw做了一个时尚速成培训,Shaw很快就变成了专家。

万事俱备,Shaw便在Samantha某次逛街时再次尾随她,然后找人偷走了Samantha的钱包,直到Samantha付钱时发现钱包没了,Shaw再挺身而出。

两人就顺理成章地结识,一起吃饭。

按照事先的情报,Shaw避开了Samantha所有的忌口,专门点了Samantha最喜欢的菜品。

趁着Samantha惊叹Shaw和她口味的一致,Shaw保持着恰到好处的冷热度,顺便和Samantha分享了一下她的“时尚心得”。

Samantha对Shaw颇为欣赏,两人聊得很“投机”。

可是Samantha看起来对于Shaw在用餐过程中的种种暗示全无发觉,还真是和她老爸Harold一样,心思纯正。

当然Shaw不是轻言放弃的人,于是她又找了一些借口,和Samantha进行了几次“类约会”,可是好像没什么效果;Samantha完全get不到Shaw的各种hints。

一般正常的女人,老早就扑到Shaw的怀里了。

想了想,Shaw觉得制服诱惑从来都是不坏的主意,于是又转变策略,玩起医生play。

又一次跟踪Samantha,Shaw骑着自行车,假装不小心,撞倒了Samantha。

把Samantha带到自己工作的医院,Shaw穿上熨得一丝不苟的白大褂,用上了两百分严谨认真的工作态度,细致又温柔地处理了Samantha的伤。

但是Samantha的感激依然很单纯,就只是感激而已。

Shaw气得简直脑袋要冒烟;没听说过“肉偿”嘛!肉偿啊!

努力了一个月,Shaw几乎没进展;不想被John嘲笑,Shaw只好另辟蹊径。

正好某天Samantha提及自己想要学防身术,Shaw赶紧凑了上去,表示愿做教练。

露出自己常年锻炼的完美肌肉,Shaw感觉这次很有胜算,毕竟没有多少女人能抵抗这种原始的肉(啊啊)体诱(哈哈)惑。

Samantha确实注意到了Shaw的美好肌肉,确实有些脸红,但也就仅!此!而!已!

Shaw甚至都对Samantha用上了些充满暗示的咸猪手,然而Samantha只是害羞,一点也没有想歪的样子。

Shaw的内心只想自捅:世界上当真有纯情成这样的成年女人?!

如果不是纯情,恐怕就是性(嘿嘿)冷淡吧。

Shaw觉得自己可能这回真是碰上对手了;唯一庆幸的是她是个二轴,至少她不会真的喜欢上Samantha,可以保留战败的最后尊严。

 

惯例在下班后去学校找Samantha碰碰运气(Shaw总得来说还是个乐观的人),Shaw却在看到Samantha时怔住了。

Samantha穿着一条宝蓝色的小礼裙,坐在学校凉亭的边椅上,慵懒地斜靠着凉亭的一根柱子,正随意地敲着一台放在雪白的大长腿上的笔记本电脑。

好像是敲累了,Samantha停了下来,慢慢地闭上了眼睛,过分白皙的脸上有了一丝愉快的红晕,看起来像个落入凡间的天使,安静又美好。

傍晚的夕阳,更把眼前的画面渲染地像是油画;在恰到好处的光晕里,Samantha美得让Shaw停止了呼吸。

等Shaw反应过来,她已经走到了Samantha的面前,手不受控制地轻抚着Samantha的侧脸。

Samantha睁开眼睛,看到是Shaw,露出了一贯甜美可人的微笑,眼睛里有盈盈的波光流动,像是一泓清澈的瓦尔登湖水。

下一秒,Shaw近乎小心翼翼地、虔诚地吻上了Samantha。

Samantha的唇吻起来仿佛Shaw小时候吃过的一种棉花糖,软软的,又很清甜,如果不时时用舌头舔一下,多情的蜜糖就会融化成汁水落到地上。

于是Shaw舔了舔Samantha的唇;她被这种奇妙的甜味给弄晕了。

回应Shaw的是一记响亮的巴掌。

Samantha眼里溢出的泪水,不仅无损她的美丽,却让Samantha看起来更加可口;Shaw完全挪不开眼睛。

Samantha哭着跑开了。

Shaw摸了摸还火辣辣的侧脸,心里只有两个字:完了。

 

 

Zoe发现,最近那对浪子父女突然变得特别安分。

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肯定是在Harold Finch和Samantha Groves父女那里吃瘪了(Groves据说是Samantha已经过世母亲的姓氏)。

到底John和Sameen也算是她的家人,Zoe决定去慰问一下这爷俩。

来到警局的天台,Zoe看到John和Sameen坐在天台的栏杆上,脚挂在外面,一边喝酒一边苦着脸叹气。

Zoe简直要把白眼翻到脑后去;这爷俩还能不能有点出息。

看到Zoe,两人也仍旧是恹恹的。

“我说,不就是难得吃了个瘪,你们两个至于么。”Zoe教训道。

“Harold……”John抱着脑袋。

Sameen没说话,苦闷地喝了口酒。

Zoe各踹了两人一脚,“你们在这里自怨自艾也没用啊,不是一向不轻易放弃的么?”

John没理她,嘴里还有酒,说话有些含糊,“这都是报应啊……”

Sameen呆呆地看着城市的夜景,半晌吐出一句,“Karma is a real bitch.”

说起来这两人也是自作自受,但是能让这两个人萎靡成这样,那对父女肯定也不是一般人。

Zoe觉得有必要再想想办法;这可是面子问题。

 

 

Shaw浑浑噩噩地做了两台手术,回到办公室,却看到Samantha正笑眯眯地坐在她的椅子上。

最近日思夜想的人突然出现(Samantha已经躲了她好一阵),Shaw激动地差点舌头打结。

什么高冷形象通通都去见鬼吧,睡到女神才是王道。

不成功就成仁,Shaw暗暗给自己打气,这回绝不会让Samantha再跑了。

然而还没反应过来,Shaw就两眼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Shaw再醒来,自己居然坐在一辆陌生的车里,手被牢牢地绑在方向盘上。

“Sorry about that.” 甜甜的声音从边上传来。

Shaw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Samantha。

“先自我介绍吧,我叫Root。”

Shaw皱起了眉,“Samantha呢?”

“哦,亲爱的,你还真是很喜欢Samantha,这样我可有点吃醋。”Root微笑着说,“不过呢,我就是Samantha。”

Shaw眼中的疑惑没有下去,眉头却渐渐松开。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在想,我为什么要装成纯情的Samantha那么久,对不对?”

Shaw没有说话,算是默认。

Root随意地把玩着手里的小刀,噘着嘴,“我很早就听说过你,Sameen Shaw,传说中的人形荷尔蒙散发器,谁见了都会有性(啊哈哈)欲,我就想,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人?”

“所以,你就想要和我过过招?”Shaw的声音多了一丝玩味。

“呐,也不能这么说,我只是想知道,人形荷尔蒙散发器,有没有可能抵御行走的chunyao的毒性呢?”Root的笑容大了一些,直勾勾地盯着Shaw。

Shaw看了一眼Root的装扮:皮衣,黑牛仔裤,皮靴,黑色指甲油,还有甜美却带着阴险的笑容,和Samantha真是天差地别。

可是这反差却让Shaw莫名地turn on,尤其是想到Root的电击下药捆绑。

Root is damn fire hot.

看出了Shaw逐渐上升的arousal,Root在心里满意地笑了笑,假装无辜地皱了皱鼻子,“我并不想伤害你,况且现在游戏已经结束了,所以我会给你松绑。”

Ziptie才被割断,Shaw就一个翻身,用刀抵住了Root的喉咙。

Root看着Shaw线条分明的肌肉和尽在咫尺的俊脸,极尽诱惑地吸了一口气。

“可我觉得,游戏才刚刚开始……”Shaw用上了自己最磁性的低音炮,另一只手往Root的身下探去,“You are not calling the shots this time……”

Root舔了舔下唇,浸透着arousal的声线微微颤抖,“I like it when you are being so demanding……”

 

一辆停在路边的豪华跑车晃得特别厉害,仿佛车里有人在打架,然而从外面一点也看不清里面发生了什么。

几个路人经过,有些好奇地凑近一些,却又好像听到了某些奇怪的声音,只好忍住好奇,往前赶路。

 

抱住汗涔涔的Shaw,Root心满意足地叹息了一声,给了Shaw一个热烈又缠绵的长吻。

拨开Root被汗沾湿的棕发,Shaw看着Root的脸,心里再次感慨,这么HOT的Karma,她好像也不是很介意以后就这样被Root圈着;反正以前也玩够了。

忽然想起了什么,Shaw问,“Harold Finch是你亲爹吧?”
“是啊,怎么了?”Root还沉浸在甜蜜中。

“我爹,John Reese,你知道,他喜欢你爹很久了。”Shaw翻了个白眼。

“Honey你还真是孝顺呢。”Root爱怜地摸了摸Shaw的脑袋,“你不用为Monkey担心,Harry对他也有意思,只是他心思太纯正不敢多想,我会适当点醒他的。”

“嗯,那就好。”Shaw放下心来,完全没注意到自己的老爹在Root口中变成了猴子。

正想再来一个吻,Shaw的手机忽然在车里的某处响起来。

“最好别是你某个旧情人的电话哦,不然你会死得很惨的。”Root捏了捏Shaw的耳朵,挑眉威胁道。

“是我妈。”Shaw看了看来电显示,接了起来。

“Shaw,我查了查,Samantha根本不是你以为的那样,她其实是个有着重重假身份的超级黑客,你被骗了……”

Shaw根本没仔细听,眼睛放肆地在Root赤(阿里里)裸的身体上游走;刚才Root威胁她的样子真是性/感到爆。

“嗯,我知道了,挂了。”干脆地掐掉了电话,Shaw把手机扔到一边,重新俯下身,直接含住Root的耳垂,含糊地说,“Ready for another score?”

“Always.” Root用长腿勾住Shaw的腰,眼里全是邀请。

 

 

后记

纽约情场的都市传奇John Reese和Sameen Shaw,在Karma的作用下,一下子变成了专一到不行的绝佳好情人。

John永远都用高大的身躯,温柔又霸道地护着脸色微红的Harold。

Shaw永远都跟在Root的身后,乐在其中地为她收拾各种烂摊子。

关键在于,这两个人的眼睛,从此就只看得到那两个宅客了。

Zoe Morgan看着这傻呵呵的爷俩和看起来温柔实则非常腹黑的两个宅客,在心里给了评语:果然是Nerd统治世界啊。


评论(40)

热度(378)

©GRIM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