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IMES

锤厨一万年的豆腐君,请叫我锤豆腐😳
Eva Green最爱女神+永不脱粉系列#GREENAISSANCE# IS REAL

少年的夏天(短/完)

努力保持日更的po猪来啦~~

这篇是 @tyrrell 和 @㶒 点的师生梗,根师锤学生。话说师生还有一篇,是 @额上一抹红的丹旎 点的学生根师锤,还没写完,然而po猪要先去洗澡吃晚饭,回来再po(今天应该能写出来吧……)

我有很努力想要写出禁忌的感觉,不过笔力似乎还是有点不够,只能说我尽力了……

题目是乱取的请无视,人物不是很确定有没有ooc,大概预警就这样

祝食用愉快!


夏天闷热的阳光,总是容易让人昏昏欲睡。

只穿着一件印有大大的“SUEDE”字样的背心,Shaw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睡得很熟。

偶然有一阵风从教室的后门吹进来,粘着些滞重灰尘,落在Shaw直挺的鼻尖上,弄得她鼻子痒痒的。

皱皱鼻子,Shaw却好像闻到了一股好闻的香味。

干净清甜,却又有着点点迷幻的味道。

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窗外火热的骄阳被一个纤瘦的剪影挡住了。

“Sameen Shaw。”

陈述的语调,平静之间却混进了莫名的颤音。

Shaw用力地眨了眨眼睛,终于完全清醒过来。

一个不认识的女人,穿着中规中矩的套装,就那样静静地看着她。

边上的Cole有些担心地拽了拽Shaw的衣角。

“请你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

Shaw的嘴角无聊地抽动了一下;看来又是一个新来的老师。

黑板上写着一道非常复杂的数学题。

Shaw也不回答,两手直插口袋,漠然地和新老师对视。

同学们已经开始了窃窃私语。

“Shaw同学是不会吗?”

Shaw仍旧不说话,面无表情,视线却没有移开。

“为什么不说话呢?”

烦人的红唇又开合了一次。

Cole又拽了拽Shaw的衣角,这回比之前更用力了一些。

Shaw翻了个白眼,“我在等你接下来长篇大论却毫无用处的说教。”

窃窃私语的声音又响了一些。

新老师的表情看起来并不生气,但也不高兴,只是比较平和。

“我不打算说教,你也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做这道题,要么说你不会。”

Cole已经随时打算起来拉住Shaw了。

Shaw却在听完老师说话的两秒后,突然露出了一个奇怪的笑。

班里瞬间鸦雀无声。

Shaw信步走到黑板前,在等号的后面写了一个超级大的零。

所有人都齐刷刷地看着老师。

“这个答案不对。”

Shaw居然又笑了;Cole觉得自己紧张得几乎要心脏病了。

刷刷两笔,Shaw很快就把那个零,变成了一幅肖像。

画的是这位年轻的数学老师,神态惟妙惟肖。

没等任何人的反应,Shaw管自己走出了教室。

 

Shannon一推开办公室的门,就看到了正大模大样坐在她椅子上的Shaw。

Shaw竟然又睡着了。

两手平静地交叉放在肚子处,两条龙须随性地搭在英俊的脸上,双腿笔直地搁在她的办公桌上。

Shannon挑了挑眉,随手把手上厚厚的一沓书和卷子扔在了桌子上。

Shaw悠悠转醒,眼神却像刀一样向她射来。

Shannon的嘴角勾起一个不易察觉的微笑,淡淡地说,“我知道你是校董Harold Finch的女儿。”

Shaw舒服地往椅子后面靠了靠,腿依旧搁在桌子上。

“我无所谓你学不学习,但我不喜欢有人在我的课堂上睡觉。”Shannon说话的声音很甜,却莫名有一种气势。

“言下之意,只要我不睡觉,就万事大吉了?”Shaw也挑眉。

“Whatever you like.” Shannon微微努嘴。

Shaw不动声色地抿了抿唇,从椅子上站起来。

虽然比Shannon矮了一个头,但是Shaw的眼神非常犀利,带着一种看穿一切的洞察感,平静地看着Shannon。

Shannon平淡地和Shaw对视。再一次。

Shaw慢慢走到Shannon身边,呼出的气都喷在Shannon的脸上,声音异常低沉,“我不是个好学生,但你也不是什么好老师。”

再次露出一个诡谲的笑,Shaw走出了办公室。

Shannon淡然的脸上,终于展露出一个充满深意的笑容。

 

 

Shaw是学校里出了名的坏学生,上课从来不听讲,对老师也无任何尊重,因为她的父亲是这所学校的校董,也是创始人。

其实Shaw是被Harold从路边捡回来的;之前她一直在街上独自讨生活,机缘巧合帮腿脚不利索的Mr. Finch抓到了抢他钱包的小偷。

Harold发现Shaw没有读过什么书,却很会画画;作为一个善良的老鳏夫,Harold不想看到一个那么有天赋的孩子被生活埋没,于是收养了Shaw,并让Shaw进入了TM中学读书。

但是Shaw是自由惯了的,完全不服管教,也就只有Finch的话还勉强听两句。

Harold知道Shaw并不是不够聪明,不明白什么是对她最好的;她只是对新环境有些害怕,而自己不知道罢了。

因此Harold从来也不对Shaw过分束缚,只要她不闹出大的乱子,认真学画,他也就随她去。

但之前曾有一位老教师,看不惯Shaw的作风,亦不了解Shaw的身世,对Shaw出言讽刺,最后被Shaw一拳打翻在地。

Harold花了不少钱摆平这件事;从此再没有老师敢管Shaw,甚至不敢和她多说一句话。

Shannon Smith或许是不知情的新人,但是Shaw不得不说,这个数学老师还挺有种的,对她的态度始终不卑不亢。

于是Shaw也想要和这个Shannon过过招,毕竟每天被关在学校里画画睡觉也是有些无聊。

 

TM中学是一所私立寄宿学校,老师和学生都住在学校里,只有放假才回家。

正午时分,Shaw翘了课,悄悄溜进教工宿舍。

因为学校管理严格,通常教工宿舍白天是不会有人的,老师们都在条件良好的办公室工作或休息。

但是Smith老师今天请了假;据说请假事由是身体不舒服。

不知道看起来非常淡定的Smith老师,面对她Shaw的恶作剧,还能不能保持淡定。

一路摸到Shannon Smith的房间,Shaw小心地握住门把手,却发现门是虚掩的。

教工宿舍的房间不算太大,Shaw在房间里转了一圈,没看到人。

浴室方向传来一些的水声。

Shaw放轻脚步,小心翼翼地走到浴室某口。

浴室门没有关紧,Shaw从那条狭小的缝里看不到里面的情况,倒是能看到浴室里的那面镜子。

覆盖着一层薄薄的水汽,那面镜子只能反射出一点模糊的轮廓。

一个相当瘦削的雪白背影。

慵懒地擦拭身体的动作。

水声没停,一条颀长的大腿从门缝中飘过。

葱白的手把镜子上的水汽抹开。

Shaw突然发现,Shannon正从镜中,直勾勾地看着她。

下意识地往外跑,Shaw却因为慌不择路,踩到了地上的一件内衣,摔了个狗吃屎。

轻柔的脚步声从背后传来,带着一股浴室里的热气。

“Hello Shaw。”

 

 

Cole一边帮Shaw抄着笔记,一边有些疑惑地瞄了瞄Shaw。

一向唯我独尊的Shaw,竟然再没在数学课上睡过觉。

当然也没在听课,只是戴着耳机,默不作声地画画。

也许Shaw和Smith老师达成了某种协议;Cole在心里想,毕竟Shaw不是什么不讲理的人,她只是比较随性而已。

而且每次数学课下课后,Shaw都会翘掉接下来的两节课,不知道跑去了哪里。不过最近Shaw的数学成绩有了明显的提高;或许是Smith老师做了什么刺激了她,让她开始好好学习,到底Shaw的脑袋非常聪明。

还是Smith老师有办法。Cole赞许地想。

 

 

拉上了所有窗帘,门被牢牢反锁,摄像头被严严实实地裹住,几乎不透光亦不透风的办公室里,只能听到两个人沉重的喘息。

Shaw把Shannon压在办公桌上,啃着Shannon的肩膀,手上飞快地动作着。

Shannon咬着下唇,双腿完全张开,急促的呼吸让她的皮肤下的肋骨轮廓清晰可见。

这个女人实在是太瘦了;Shaw都觉得Shannon的肩膀有些咯嘴。

很快,Shannon就感到下(嘿嘿嘿)体一阵剧烈的收缩。

轻柔地抚摸了一下Shaw还在流汗的背肌,Shannon淡淡地说,“我上次说过,不要太快。”

Shaw撇了撇嘴,慢慢地把手指抽了出来,然后拿起地上的一瓶水,咕嘟咕嘟地灌起来。

黑暗中,Shannon却能看到Shaw赤(阿里里)裸的年轻身体,随着她喝水动作带来的肌肉反应,源源不断地散发出某种她无法抗拒的荷尔蒙信息素。

是的,从第一眼看到这个坏学生,Shannon的欲(哈哈哈)望就被打翻了。

这是她这么长久的无聊人生以来,第一次如此地想要靠近一个人。

“你都在听什么歌?”还没等她的脑子恢复清醒,她的嘴巴就已经背叛她,问出了第一个示弱的问题。

Shaw放下水瓶,顿了顿,“《She》”

“Grooves Coverage?”

Shaw皱着眉看了她一眼,“Suede。”

愣了愣,Shannon若有所思地看着Shaw。

拿起自己的背心擦了擦汗,Shaw假装随意地说,“你太瘦了,该多吃点肉。”

Shannon弯起了嘴角,“你担心我。”

“太瘦了有点咯得慌。”Shaw开始穿裤子,却有些欲言又止。

“Something on your mind?”Shannon还有些懒懒地半躺在桌子上,漫不经心地问。

“如果我期末数学考到90分,你能告诉我你的真名么?”

Shannon脸上的表情没变,心却咯噔一下。

“等你考到再说咯。”还是一贯的调情语调,Shannon的手指却如水蛇一般,溜进了Shaw的短裤,“我很愿意先给你一点鼓励……”

 

 

看到Shaw的90分,Harold是惊讶又欣慰。

不过说起来,Shaw最近确实安分了不少。

这个孩子仍然是不怎么爱说话,但是Harold能感觉到,她的不安全感和焦虑感似乎少了一些。

“这次考得这么好,想要什么奖励么?”喝了口煎绿茶,Harold在早餐桌上问。

嚼着鸡蛋饼,Shaw停顿了一下,“一把枪。”

 

 

大汗淋漓的两人,仿佛是刚从水里上岸的鱼,浑身都湿淋淋的。

“我考到90分了。”Shaw率先平稳了呼吸。

“我知道。”Shannon还有些喘,用手抚了抚自己的额头。

“但是你不想告诉我你的真名。”Shaw陈述道。

Shannon有些无奈地闭了闭眼睛。

Shaw就沉默地躺在一旁。

“我……有一些事情,所以不得不用假名。”Shannon的声音里第一次有了犹豫,随即又有些疑惑,“你是怎么知道我用的是假名?”

Shaw侧躺着支起自己的脑袋,“我曾经独自在街上流浪了很多年,这只是生存技能。”

也半支起身子,Shannon略有惊讶地看着Shaw沉静的面容。

Shaw有着那样迷人的相貌。

“Root。”

“这是你的真名?”Shaw淡淡地问。

“或许不是,但这是我认定的名字,也是我最喜欢的名字。”Root伸手捏了捏Shaw的脸蛋;Shaw没有躲开。

沉默了一会儿,Shaw又问,“假期你会待在这儿么?”

“你会想我的,对吗?”Root笑着问。

Shaw别扭地起床,从书包里拿了一把枪,递给Root。

Root无辜地看着她。

“我知道你会用枪。”Shaw指了指Root的手指,“你知道,生存技能。”

“你可真细心。”Root笑得甜蜜蜜的,接过了枪。

 

 

然而假期结束的时候,Root却辞职了。

Shaw在学校里等了几天,Root都没有出现。

她们之间的关系,仿佛是夏日傍晚的一场春梦,梦醒了无痕。

Shaw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可是潜意识里,她又是知道发生了什么的。

She is bad; she is bored; she is bony.

She is she.

或许Shaw一早就知道,对于Root这样的人来说,她不过是nowhere faces,这学校也只是nowhere places。

可是,Shaw就是莫名地有一种希冀:Root对她是不同的。

Shaw不想承认她有这样的想法,一如她不想承认她为什么突然开始认真学习。

 

在学校的操场上散步,Shaw无聊地踢了踢脚边的小石子。

小石子滚着滚着,却忽然被人一脚踩住。

Root像是个夜行天使,穿着皮衣、黑色牛仔裤和高跟皮靴,站在那里,笑靥如花。

她的两只手上各拿着一只手枪,上面都装了消音器。

“Did you miss me?”

Hell yes。Shaw在心里说道。

 

 

Harold起床的时候,发现床头有一张字条;Shaw冷峻的字体,笔画看起来一丝不苟,“Harold,感谢你对我这么久以来的帮助,我走了,不用担心我。Shaw。”

字条下面是一幅Harold敲电脑的画。

看着这幅技法纯熟的画作,Harold欣慰又伤感的叹了口气,戴上眼镜,下楼去做早餐。

后来有一次,警察到Harold这里来做调查,说最近有一个双人杀手组合声名鹊起,短时间内就杀掉了好几个重要的人物。

而警方在好几个现场,找到了一枚TM中学的校徽。

Harold表示自己完全不知情;他确实什么都不知道。

送走了警察,Harold打开电脑,点开了当年那位名叫Shannon Smith的数学老师的辞职邮件。

这是一封无法追踪地址的邮件。

当年在收到这封邮件后,Harold就把有Shaw和这个Shannon Smith闯入仓库偷了一箱校徽的录像扔进了学校烧垃圾用的燃烧炉。

Harold只希望Shaw能保证自己的安全。Shannon Smith也是。

 

又是一个学校要迎来许多新少年的夏天了。


《She》——Suede

整篇文都努力地往这首歌的感觉上靠,然而文字是那么地没力……

BTW,Shannon是根总那个程序员的cover,也就是眼镜根第一次出现的那个身份,感觉相对比较符合老师的感觉

评论(49)

热度(192)

  1. 沧海轻舟GRIMES 转载了此文字
©GRIM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