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IMES

锤厨一万年的豆腐君,请叫我锤豆腐😳
Eva Green最爱女神+永不脱粉系列#GREENAISSANCE# IS REAL

Heart Is A Beating Drum(结)

完结章啦~~撒花撒花阿里里阿里里~~

这个坑终于填完了(甩掉一坨汗),可以放心地向下一个坑进发了欧耶

昨天被老福特弄得没情绪了,导致今天炖出来的肉只有一点点(相信我,真的只有一点点)而且味道一般,不过这篇一直也不是特别yellow,所以大块的肉还是留给黑帮之类的题材吧

下一个坑已经在筹备中,看看晚点能不能po出一章来

食用愉快阿里里!


在外人眼中,Root是那个美丽不可方物的人间尤物,是T台上光芒四射的顶级超模。

可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她也不过是个普通的小女生罢了。

细细算来,Root几十年的人生里,真正喜欢的人,真正交往过的人,都只有Shaw。

所以只有在Shaw面前,Root才会表现出自己从来不会表现出的一面,比如脸红。

尤其是当Shaw就那样有些呆愣又无比直白地说出那样的话的时候。

不过逗Shaw永远是Root的最大乐趣之一,所以当Shaw说出“保持脸红”时,Root反而不害羞了,有些挑衅地说,“如果我不保持脸红呢?”

Shaw却没有被Root刁难住,而是露出了一个标准的坏笑,“那就只能依靠我的外力了。”

 

话音未落,Root就被放倒在柔软的大床上,衣物被尽数除去。

第一次认真地把Root光辉的身子尽收眼底,Shaw无法不感叹,这个女人实在是太美。

虽然Shaw欣赏的目光让Root觉得很享受,但不知道为什么,每当Shaw这样专注地看着她时,Root总觉得体内那个害羞的Samantha要忍不住跑出来。

老实说,Root不觉得Shaw会喜欢那个Samantha,因为Shaw一直都一个直率又很酷的人。

流转了一下眼波,Root伸出长腿,轻轻一勾,Shaw就跌在了Root的身上。

“你这样等着,难道是觉得冷掉的大餐更好吃?”

深吸了一口气,Shaw吻上了Root。

和全情投入的Shaw接吻的感觉是如此美好,被Shaw忘情地抚摸全身的感觉是如此醉人,Root很快就没法思考了。

Shaw的手指骨节修长漂亮,就是指尖附近有常年弹吉他留下的薄茧,而这更增加了Root被入侵的欲(呀啦嗦)望。

有的时候,Root真希望自己就是Shaw最钟爱的那把吉他,这样Shaw就会日日主动在她身体上弹出动人的乐章。

Root现在不想要什么前戏,她只想要和Shaw融为一体,让Shaw再也不会,也不能离开她。

握住Shaw还在她胸口作乱的手,Root有些急切地把它往最需要的地方推去。

Shaw本来是想捉弄一下Root,可却看到Root的眼中有一种熟悉的光一闪而过。

这种奇怪的熟悉感,让Shaw差点停了下来。

然而指尖传来的热度很快让Shaw的思维重新回到了正轨。

Shaw对Root的身体并不陌生,却也算不上很熟悉;她忽然想不起Root的敏感点在哪儿。

似乎是看出了Shaw的困惑,Root捏住Shaw的手腕,引导着Shaw向更深入的地方探索。

长时间待在逼仄的空间里,Shaw忍不住想活动一下手指,却引来了Root强烈的反应。

“怎么了?”Shaw稍微有点紧张。

Root娇(啊嘞)喘着弓起身子,只能勉强发出声音,“别……别停……”

得了指示的Shaw自然遵命,蜷起手指,试探性地触碰着内里,寻找敏感点。

Root紧紧地圈住Shaw的腰,忍不住想和Shaw贴得再近一些。

Shaw看着Root满是红/潮的脸颊,忽然又觉得莫名的熟悉。

然而Shaw已经找到了Root的G点所在;Root半抬起身子,想要Shaw的唇。

含着Root的下唇,Shaw开始一边进一步深入,一边反复刺激那个敏(嘿嘿嘿)感点,同时用拇指轻轻按压中间的小核。

Root只觉得头脑中像是炸开了一朵烟花,一瞬间是完全绚烂的空白。

过了好一会儿,Root才慢慢从高(呦西)潮的余波里清醒过来,缓缓睁开眼睛。

又是一种奇怪的熟悉感;Shaw忍不住皱起了眉。

“怎么了?”Root轻抚着Shaw的眉心,“不舒服?”

Shaw摇摇头,“没有,只是突然觉得有点熟悉。”

“熟悉?”Root疑惑地看着Shaw,稍稍歪了歪头。

就是这个歪头的动作,让Shaw有点回忆起了什么。

Root正想说什么,Shaw忽然像个小仓鼠一样,笑着露出两个洁白的门牙,“我肚子饿了。”

这样可爱的Shaw,让Root心中的温柔没法不满溢出来;她微笑着咬了一口Shaw的鼻子。

 

“这里没有停车位诶。”Shaw在停车场里转了一圈,“要不你进去买一下?我在车上等你?”

Root微笑地看着Shaw,“我怎么觉得是你懒得下车呢?”

“你说是就是吧。”Shaw没有反驳,却破天荒地在Root的手背上亲了一下,“可以劳烦我们美丽的Root小姐穿过狗仔们的长枪短炮,帮只穿着运动衣却快要饿死的Sam买些零食吗?”

“你今天是怎么了?突然变得这么油腔滑调。”Root颇为怀疑地说;这样的Shaw好不对劲。

“总之你就去帮我买一下啦,你应该知道我喜欢吃什么对吧。”Shaw催促着,“我真的很饿了,外面那些狗仔也是。”

Shaw边说边使出了杀手锏:puppy dog eye。

Root果然没了办法,只好宠溺地笑笑,下车去买零食。

 

Root刚一回到车里,Shaw就抓过购物袋,翻找了一圈,却没有要吃的打算。

“你到底怎么了?”Root这下真的觉得有问题了。

“没什么。”Shaw轻松地回答道,“我知道有一家餐厅不错,晚上我们去那里吃吧。”

“不说清楚不许开车。”Root紧紧地握着方向盘,不让Shaw动。

“我想给你个惊喜。”

Shaw边说边使出了第二个杀手锏:深情的凝视。

果然,Root的脸微微发烫,暂时放过了Shaw。

 

餐厅的龙虾汤做得很地道,连口味一向挑剔的Root也喝得很开心。

“我们是不是曾经见过?”

冷不防的一句话,让Root的汤差点呛在了喉咙里。

“什么?”Root擦了擦嘴,皱着眉问。

“你听到我说了什么了。”Shaw放下了刀叉,脸色严肃。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Root脸色很淡定,心里却有些微微的恐慌。

“OK。”Shaw耸耸肩,变戏法一样地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袋pretzel,“这个牌子的pretzel,我以前读中学的时候很喜欢吃,但是只有我老家那里有,所以我专门找过,全纽约就只有刚才那家超市能买到这个牌子的pretzel;还要我说得更清楚一些吗?”

Root攥着腿上的餐巾,表情终于没法淡定。

Shaw的表情看不出情绪。

“所以,如果我们曾经见过,你要怎样?”Root的语气云淡风轻,心却已经开始下沉。

Shaw盯着Root看了一会儿,慢慢站起来,走到Root旁边,蹲下,把手里的pretzel塞到Root手里,低声说,“我会感到抱歉,没能早些认出你。”

 

 

第一天发现课桌里有零食,Shaw以为是巧合。

第二天又发现课桌里有零食,Shaw就知道不是巧合。

自己调查了一下,Shaw很快就知道了往她高阶生物学的常坐位置放零食的人是谁。

很巧的是,两个人的储物柜离得也不远。

Shaw自己当然不能主动去跟一个不认识的女孩说话;这样太不酷了。

于是Shaw时常在拿东西的时候偷瞄那个高个子的文静女孩,可是对方好像并没有要结识自己的意思,也从来没跟她讲过一句话。

直到某一天,Shaw发现这个叫Samantha的女孩似乎也在偷瞄她。

 

关于假装从没注意到Samantha这一点,Shaw一直伪装地很好,但她无法控制自己不去默默留意这个漂亮的优等生。

Samantha思考问题的时候总喜欢稍稍歪着头;Samantha说话的声音像是夏日的蜂蜜;Samantha和陌生人说话很容易脸红;Samantha的芭蕾舞跳得棒极了。

然而Samantha始终没有试着和她搭讪,哪怕一句话;她们就一直停留在“生物课零食供给双方”的奇怪关系上。

可是Shaw很想很想和Samantha说句话。

为了这个目标,一向不喜欢在学校里出风头的Shaw,特地给学校圣诞晚会报了个节目,因为她知道Samantha应该也会有表演。

专门摆好了自己最帅的pose,Shaw就等着把佳人迷过来。

Samantha确实看到了Shaw,却没有上前,而是红着脸跑掉了。

Shaw突然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理解错了;也许人家根本就没有那样的意思。

不久后,Shaw有了一个追求自己音乐道路的机会,于是就只身去了纽约。

她以为她早就把这个人淡忘了,直到Root突然开始透露出一些蛛丝马迹。

Shaw从没想过Root就是Samantha,因为这两个人的感觉太不一样了。

但无论哪个人,都依然是那个让酷酷的Sameen Shaw心动的人。

 

 

“Sam,你的心跳得很快哦。”

“别废话,不然不让你靠着我了。”

“你都喜欢我那么多年了,和我在一起当然会心跳加速,这没什么好害羞的啦。”

“……”

“所以,你更喜欢Root还是Samantha?”

“我选Samantha。”

“为什么?!”Root猛地抬起之前贴着Shaw胸口的脑袋,有些生气。

“呃……因为Samantha的性格我比较喜欢?”

“喂!你什么意思啊!”Root用力地拍了一下Shaw。

“嘿!哪有人自己吃自己的醋的。”Shaw揉了揉被打疼的手臂,小声嘟哝,“Root这么凶,我当然喜欢Samantha……”

Root不满地哼了一声,转过身去,可没两秒又转了回来,“那个pretzel纽约真的只有那家超市有吗?”

Shaw耸耸肩,“应该不是吧,那只是审问技巧,你要是心虚自然会表现出来。”

没等Shaw把话说完,她的手就被Root狠狠地咬了一口。

“嘿!”Shaw大叫一声;她真怀疑自己是不是正在和一只狐狸交往,怎么这么爱咬人。

“这是惩罚你当年的不主动,以及刚才套我的话。”Root双手抱在胸前,理直气壮。

Shaw摆摆手,算是自认倒霉。

Root却又有些心疼地抓起Shaw的手,在被咬伤的地方舔了舔,“还疼么?”

Shaw翻了个白眼;这女人真是有够烦人。

搂过Root,Shaw用力地吻了上去,含糊地说,“‘肉债’肉/偿吧……”


评论(31)

热度(246)

©GRIM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