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IMES

锤厨一万年的豆腐君,请叫我锤豆腐😳
Eva Green最爱女神+永不脱粉系列#GREENAISSANCE# IS REAL

You Know You Like It(一)

po猪今天中期答辩结束啦好开心(≧∇≦)

然而乐手和超模的那篇突然写不下去了,于是又来挖新坑,挖挖更健康

这次是黑帮老大的女儿根 x 老大的左膀右臂锤

原本是想写老大的女人根 x 老大的小弟锤,但是那样的禁忌感好强,正直又纯洁的我自觉写不出足够带感的super forbidden love,而且不想根总和其他人睡,于是就把人设改造了一下(老大的女儿什么的也还能算是禁忌吧……)

情节什么的还一点头绪都没有,不过应该会有很多调情play :-P

大家食用愉快!

电梯间:(二)



“Boss要你带他女儿出去玩?”

“嗯。”

“Like a date?”

 

Shaw喝啤酒的动作停顿了一下,冷冷地瞪了边上的Cole一眼。

“那是Boss的女儿。”

“Meaning?”

Shaw翻了个白眼;Cole除了有过人的黑客技术外,真是蠢得一点都不像是混黑帮的。

“Which means我只是负责陪她随便转转,for one night;除此之外我什么都不会做。”

“是么。”Cole一脸惋惜,“我倒是听说Boss的女儿长得很漂亮,是个很厉害的黑客,又常年待在欧洲;Pretty, Wild, Exotic, may just be your type.”

Cole真是幼稚又八卦,Shaw在心里吐槽;然而Cole是自己唯一信得过的朋友,所以Shaw选择无视Cole刚才的话。

“我对你们这些lame computer people不感兴趣。”

 

 

整了整衬衫的领子,Shaw稍稍吸了口气,然后敲了敲门。

没人开门。

Shaw又敲了敲门,然后发现房门似乎没有完全关上。

但是宾馆的房门若是没关好,论理会一直发出警报。

Shaw掏出枪,小心翼翼地推开门。

套房里的东西乱成一团,但看起来倒不像是外人入侵的样子,不过Shaw依然没有放松警惕,举着枪缓慢地前进。

浴室方向忽然出现响动,Shaw立刻调转枪头。

一个雪白颀长又几乎赤裸的身影站在浴室门口。

几乎赤裸,是因为对方只裹着一块浴巾。

Shaw警戒满点地看了一眼眼前可能的入侵者,却突然觉得此人有些眼熟。

“Hello Shaw。”

Shaw终于想起了Boss给她看过的照片;这是Boss的女儿。

迅速收了枪,Shaw微微低了一下头表示歉意,“我刚才发现门没有完全关上,以为房间里有危险。”

Boss的女儿,据说叫Samantha,露出一个理解的调笑,“你可真体贴,Sweetie。”

Shaw不自觉地皱眉,挺直身子,淡淡的说,“It's my job.”

“Aww……” Samantha玩味地打量了Shaw一番,然后走近一些,附在Shaw耳边轻声吐气,带着些颤音,“Wait for me in the living room, Soldier……”

看着Samantha的背影,还在滴水的棕发和光滑纤瘦的肩颈,Shaw微微挑眉,转身走去客厅。

 

“我们要去哪里吃饭?”

Samantha很快就换了一身皮衣和黑色长裤,化了淡妆,身上有一股好闻的果香。

Shaw面无表情地站起来,“You are the boss.”

 “是哦,确实是我说了算。”Samantha无辜地噘了噘嘴,“那我现在要求你来决定吃饭的地方。”

Shaw翻了个白眼,拉开房门,“那走吧。”

 

“Steakhouse?”Samantha转头看了一眼Shaw还支在方向盘上的手和裸露的手臂肌肉,挑眉,“看得出来你很喜欢吃牛排。”

Shaw不喜欢Samantha调情的语调,语气不太好地说,“你不下车么?”

Samantha的笑容扩大了一些,歪着头用娃娃音说,“你不帮我开门么,Little firecracker?”

Shaw的下颚紧绷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下车给Samantha开车门。

 

Shaw是这家牛排馆的常客,老板Fusco一看到Shaw就迎了上来,“Hey Shaw,这还是头一次你带女朋友来吃饭呢。”

“她不是我女朋友。”Shaw语带警告地说。

“OK。”Fusco耸肩,“你还是两客菲力牛排吧?那这位可可泡芙要吃点什么?”

Samantha甜甜地笑了,“有什么推荐么?”

Fusco立刻笑容满面地凑上去,“我们家的牛排都是顶级的,西冷T骨菲力……”

“一客西冷。”Shaw冷冷地阻止了Fusco继续报菜名,Fusco看了看Samantha,Samantha握住Shaw的双肩,亲昵地靠了一下Shaw的肩膀,“那就照Sam说的好了。”

眼光在两人之间流转了一下,Fusco注意到Shaw逐渐上升的怒气,于是小心地撤退,“那……我就去下单了哈。”

Samantha的手一离开Shaw的肩膀,Shaw就管自己走到一个座位坐了下来。

Samantha也不介意,在Shaw对面坐下,然后从口袋里掏了一包烟,却看到Shaw已经叼着一根烟准备点了。

“你看……”Samantha晃了晃手里的烟,“我的烟抽完了,你能分我一根么?”

Shaw不悦地皱眉,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一包烟,Samantha却笑着摇头,“我要你嘴里的那根。”

Shaw明显地愤怒了;Samantha觉得Shaw像是一个炸毛的……宠物,非常可爱。

“I'm the boss, remember?”

Shaw怒视了Samantha几秒,最终还是妥协的把嘴里的烟递给Samantha,Samantha笑着接过,等着。

Shaw翻了个白眼,给Samantha点烟。

Samantha满意地眯起了眼睛,在烟雾迷蒙中看到Shaw快速地又拿出了一根烟,然后深深地吸了一口。

相对无言,Shaw只管自己沉默地抽烟,Samantha则饶有兴趣地看着Shaw。

虽然她常年待在欧洲帮父亲的黑帮处理一些包括洗钱在内的事务,但她早就听说过,有一个来历不明的波斯女人,这几年成了仅次于Uncle Anthony的存在;父亲的左膀右臂。

Anthony从小就跟着父亲,忠心又能干,还和父亲有过一腿,所以Anthony从来都是父亲唯一的亲信。

这个Shaw,来历不明,连Samantha都暂时摸不清她的过去,又完全没有意大利血统(至少看不出来),却能在几年内就达到这样的地位,不由地让Samantha很感兴趣。

尤其是在见到真人以后,Samantha的兴.趣.,更浓了。

Shaw丰满的嘴唇,在接触到滤嘴的时候会微微抿一下,然后挺直的鼻子会在吐气的时候小小地翕动,配上她冷漠又好看的脸,看起来性感又莫名可爱。

Samantha遇到过许多人,Shaw确实是她见过最……有趣的人。

况且接下来她还可能有需要Shaw的时候。

 

Fusco端来了牛排,Shaw也不客气,管自己吃了起来。

Samantha对肉食一贯没什么大的兴趣,于是只吃掉了盘子里的西兰花和胡萝卜,然后就重新点了一根烟,看着Shaw。

Shaw吃东西很专心也很快,Samantha愈发觉得Shaw像是某种充满魅力的野生动物;驯服这样的……生物,肯定很有成就感。

注意到对面人的目光,Shaw抬起头;Samantha拿起Shaw喝过的一杯水,毫不掩饰地咬了咬吸管,涂了樱桃色口红的双唇显得特别娇嫩。

Shaw觉得Boss的这个女儿肯定有毛病。

“吃完你打算带我去哪儿?”

Shaw停顿了一下,“你想去哪儿?”

Samantha一手稍稍转动了下夹在指尖的烟,一手像个少女一样支着下巴,“我想去跳舞。”

看到Shaw不情愿的微表情,Samantha满意地笑了,“难道你不会跳舞么?”

Shaw擦了擦嘴,甩掉那根Samantha咬过的吸管,把杯里的水一饮而尽,“走。”

 

Shaw平时虽然很少跳舞,但她其他跳得不赖,可Samantha显然更会跳舞。

夜店拥挤的舞池里,Samantha尽情地扭动着身体,极尽惹火,导致不断有各式咸猪手向Samantha袭来,Shaw不得不一边跳舞一边踹开不识相的路人。

Samantha魅惑地勾起唇角,大胆地贴近Shaw,并以Shaw的身体为支撑,开始做一些更高难度的动作。

为了防止Samantha受伤,Shaw只能别无选择地配合Samantha。

周围响起口哨声。

Samantha妩媚地看了Shaw一眼,然后一个大幅度的后倾,Shaw下意识地伸手扶住Samantha的腰。

谁知Samantha马上挺回上身,抱住Shaw的脸,吻了上去。

Shaw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舞池里迷乱的气氛,她竟然没有拒绝Samantha;这个吻很快变得异常激烈,Shaw的一只手紧紧地圈着Samantha的细腰,另一只手已经游走到了Samantha的大腿上,Samantha则忘情地勾着Shaw的脖子和后脑,完全沉浸在这个干柴烈火的吻中。

突然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Shaw立刻放开了Samantha。

Samantha的口红已经被蹭花,眼中闪烁着异常清晰的情/欲水光;妩媚到妖孽的精致面容,在夜店迷幻灯光的放肆照射下,显得无比诱人。

Shaw舔了舔唇,感觉嘴里一股樱桃味。

FUCK。

推开边上还在疯狂扭动的陌生人,Shaw快步走出了夜店。

评论(24)

热度(170)

©GRIM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