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IMES

豆腐是人类最伟大的创造之一
做人呢,最重要的就是开心,想太多容易掉头发

Heart Is A Beating Drum(二)

po猪发现好像只有上中下写不完的样子(没办法我太啰嗦了),所以还是变成一二三那样……

根御姐把锤锤的故事真是怎么都写不腻 :-P

祝食用愉快!


“你不是说你和Root根本不认识么?这又是什么?!”

听着Tao的咆哮,Shaw面无表情地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

扶了扶额头,Tao无奈地说,“昨天不是你说你不想被人标签为靠绯闻出名的娱乐明星所以要和Root谈谈的么?结果今天一早你们两个就又上了头条,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Shaw仍然一言不发;她一点也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因为昨天晚上发生的事实在是出乎她的意料。

 

看到Root,Shaw心里很惊讶,因为她还没来得及跟Fusco说要跟Root谈谈的事,结果Root反倒先跑上门来,况且自己住的公寓私密性很强,没有房门卡电梯是上不来的,Root却居然上来了,这可是大问题;Shaw隐隐觉得不太对劲。

“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又是怎么上来的。”冷冷的语气,Shaw觉得有必要划清界限。

Root好像丝毫不介意Shaw的疏离,眼睛像是黏在Shaw的身上一样,语调甜甜蜜蜜地说,“我自然有我的办法;不过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出现在你家门前,你难道不应该至少先请她进去坐坐么?”

“前提是我邀请了这个‘女孩’。”Shaw加重了“女孩”两个字;这女人几岁了还好意思自称女孩?

Root微微一笑,“但你不是想找我谈谈么?”

“谁告诉你的。”Shaw的语气又冷了几分。

“你没回答我的问题。”Root毫不示弱,眼神审视着Shaw。

“我和你没什么好谈的。”Shaw翻了个白眼;就算原本要谈,看Root这幅样子估计也谈不出什么结果。

“啊呀,那我就只能先回去了。”Root卷了卷自己棕发的发尾,眨了眨无辜的大眼睛,“可是我上来的时候,在楼下守候的狗仔可都看到我了呢,若是现在我独自下去,给他们拍到‘这个’可就不好了。”

Root边说边撩起一边的头发,雪白的脖颈上赫然一个大大的吻痕。

Shaw感觉有愤怒升上了脑袋;这女人果然是完全有病。

“当然,这只是化妆技术,所以也可以擦掉。”放回头发,Root笑得很得意。

“你到底要怎样?”Shaw有些暴躁地问。

“真是暴脾气啊,不过我喜欢。”Root暧昧地上下打量了Shaw一圈,然后嘟了嘟嘴,无辜地说,“呐,人家只是想进去你家坐坐。”

Shaw紧紧地皱起了眉头。

然而半分钟之后,Shaw还是妥协了,无奈地打开了门。

如果不是因为楼下有狗仔,我绝对要把这女人从窗户里扔出去;Shaw在心里恨恨地想。

 

Shaw的公寓面积很大,但是东西不多,敞开式的格局,现代风格的简单装修,家具也很普通,只有一套豪华音响和一整架的CD特别显眼;房子里各处都散落着稿纸和乐谱,客厅里没有茶几,地板上放着一台鼓机,一台电子合成器,一台笔记本电脑,一把黑色的电吉他。

果然是音乐家的房子呢。Root观察了一圈之后,在心里总结道。

进屋之后,Shaw径直走到开放式厨房的酒柜前,从里面拿出一瓶Scotch,给自己倒了一杯。

“不打算给我也倒一杯么?”Root冲Shaw眨眨眼。

Shaw真是烦死Root充满暗示意味的眨眼了;有种一直眨眼别停啊!

然后Shaw还是给Root倒了一杯。

拿着酒回到客厅,Shaw却发现Root坐在沙发上,正拿着一张纸在看。

立刻从Root手中抽回了那张纸,Shaw很不友好地把酒塞进Root手里,然后在离Root最远的沙发的另一边坐下。

“Steam's working, I see it in everyone/Like a lost idea under a lightbulb sun.” Root笑着说道,“写得很好,怎么不接着往下写了呢?”

“因为我知道这其实写得很烂。”Shaw平板地说道。

果然还是和那时一样的别扭加完美主义。Root在心里浅笑。

小抿了一口酒,Root轻咬杯子边缘,葱白的手指轻轻捏住杯壁,半是感慨半是叹息地说道,“这张沙发很舒服呢。”

Shaw皱着眉,眼神往Root那里撇去,却看到Root半躺在沙发上,如前所述那样地盯着Shaw,睫毛微颤,修长笔直的双腿微微曲起,一只玉足半无意识地摩挲着小腿肚,却导致裙摆有些上移,露出了一部分雪白的大腿。

Shaw轻微地迷之吸气,然后喝了一口酒,挪回视线。

转了转酒杯,Root突然发出一声软糯的惊呼。

Shaw扭过头去,看到Root杯里的酒全洒在了衣服上;内衣的形状若隐若现。

无辜地对Shaw吐了吐舌头,Root看了看湿掉的衣服,然后带着些许歉意地问道,“这条裙子估计暂时没法穿了,你有没有什么衣服可以借我穿一下?”

Shaw坚决地摇摇头,“我没有。”

Root眨巴着湿漉漉的大眼睛,“可是这样我要怎么回家呢?还是你愿意让我留宿一晚?”

“Fine. Whatever.”翻了个白眼,Shaw起身去卧室的衣柜里找衣服。

找到一套宽大的休闲装,Shaw觉得这应该可以让Root暂时穿一下,然后她会把Root湿掉的衣服扔进洗衣机然后再烘干。

Shaw可不傻,虽然不知道这个Root到底想干嘛,但至少不能让Root穿着不一样的衣服出去,否则这件事就更说不清楚了。

话说Root刚才的伎俩和前晚的假摔真是别无二致,但今天决不能yesterday once more。

衣服烘干了就让Root滚,Shaw在心里告诉自己。

可才走出走路式衣柜,Shaw就看到了全身赤/裸的Root。

Root大方地站在卧室的床边,眼睛直勾勾地盯着Shaw,暧昧低回地说,“Do you like what you see?”

Shaw一时感觉自己没法思考;眼前的视觉冲击太突然。

还没回过神,Root就已经走近了Shaw,呼吸的热气喷在Shaw的耳边,“Afraid to take the move?”

Shaw很肯定自己一点也不喜欢这个神经病的女人。

但是,第一,Shaw的字典里没有”afraid”这个词。

第二,Root确实很辣(尽管胸不大)。

第三,只是一夜,没什么大不了的。

但但是,这样就正中了Root的圈套。

Root舔了舔Shaw的耳垂。

Oh fuck it。

 

看着报纸上Root微笑着从Shaw所在的公寓楼走出来的照片和“不小心”被人抓拍到的脖子上的吻痕,Shaw感觉很头痛。

短短两天,自己就深陷绯闻泥潭,而Shaw很清楚这都是Root设计好的。

Root根本原来就打算让人拍到那个她一开始拿来威胁Shaw的所谓吻痕;Shaw昨晚可没在Root身上留下任何痕迹。

问题在于Shaw不明白Root为什么要如此大费周章地和她传绯闻继而一夜情;Shaw总觉得Root的做法有更私人的原因,而不仅仅是为了增加曝光率,毕竟以Root的身价,完全不必专门跑来勾引Shaw,自有大把的人会送上门。

Shaw有Google过Root;知己知彼嘛。

Tao还在那里抓狂,Fusco突然走进了会议室,身后跟着……Root?

“你怎么在这儿?”Shaw皱起了眉。

Root摘下墨镜,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我来见我新专辑的制作人啊。”

“制作人?你是说……”Shaw瞪向了一脸喜气的Fusco。

Fusco一下收住了表情,看看Root,又看看Shaw,“你不知道?”

Shaw的脸色沉了下来。

“Interscope Records和Root签了一笔合约,打算让她录制一张专辑,Root指名要你做制作人,我前晚发邮件给你,你自己回复说你同意的啊。”不明所以的Fusco解释道。

Shaw额角的青筋微微暴起。

肩上突然多出了一只手,Shaw只听到耳边又传来那讨厌的小颤音。

“We are gonna have so much fun together.”


温馨提示:

1.那句歌词不是我写的,是The Kills一首歌词中的一句,但这首歌词确实写得不怎么样(主要是他们还有很多其他的珠玉啦)

2.Interscope Records算是大厂牌,实力雄厚,旗下知名音乐人很多,以Hip-hop艺人为主,Eminem、Kendrick Larmar都在其中,也有不少如Nine Inch Nails、Limp Bizkit等优秀的摇滚乐队,是我本人很喜欢一个厂牌,所以就让根总签这家啦,毕竟转型两人才能有更多接触嘛,而锤锤又不可能去当模特……(被拖出去吊打)

评论(14)

热度(115)

©GRIM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