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IMES

豆腐是人类最伟大的创造之一
做人呢,最重要的就是开心,想太多容易掉头发

座钟里的秘密(七)

勤劳的小蜜蜂来撒糖啦~~好吧po猪只是不想写论文

下一章就能完结,然后放两篇之前讲好的番外 :D

预警一下,这一章有真·熊总出场助攻(我对bear是真爱)

后面会更甜的!各位食用愉快!


Turing是被各种Tick Tock声弄醒的。

她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完全陌生的床上,一个完全陌生的房间;房间里放了许多各式钟表,Tick Tock声不绝于耳,不过倒也不觉得吵,反而让人有些平静。

门外突然传来“叩叩”的敲门声;Harold端着一个盘子走了进来。

“哦,感谢上帝,你终于醒了。”Harold显得很高兴,把盘子放在床头柜上,“怎么样?你有感觉哪里不舒服么?”

“没有……”Turing的脑袋一下还没完全恢复清醒,“这是哪儿?”

“这是……Sameen的房间。”

Shaw的房间?难怪这里有这么多的钟表,枕头上似乎也有一股让人安心的味道。

但是脑海中立刻响起了一声冷酷的枪声,还有一张血肉模糊的脸闪过。

Turing忽然有些想吐。

“Caroline你还好吧?”Harold担心地问道,“你脸色不大好。”

好容易稳住了心神,Turing还是忍不住问道:“Shaw呢?”

Harold的神色一下有些不自然,“她去处理一些……事情。”

“什么事情?”Turing有点紧张了起来。

Harold看了Turing一眼,谨慎地说道:“我觉得你还是不知道为好,只能说……你的治疗暂时还不太成功吧。”

Turing一下就明白了Harold的意思。

虽然昨晚的景象还历历在目,可Turing不知怎么,心里对Shaw总是抱有某种莫名的希冀。

希望什么呢?希望Shaw不是个冷血的恶魔,还是希望Shaw对她有所不同?

Turing感觉有些无力。

见Turing不说话,Harold有些尴尬地清了清嗓子,“Shaw的浴室就在那边,或者你想要先洗漱一下?”

 

对着浴室的镜子,Turing一下就看到了脖子上的纱布。

她小心翼翼地拨开纱布的一角,露出的伤口还是有些触目惊心。

然而什么都比不上那声突然的枪声来得让人恐惧。

Turing知道自己没有资格指摘Shaw的做法,毕竟Shaw救了她,但是一想到Shaw能够那样不带感情地近距离射杀一个活生生的人,Turing就有些不寒而栗。

然后Turing突然就有些释然和难过,她和Shaw,终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她们之间的区别太大了。

不知道是PTSD还是别的什么,Turing竟忍不住哭了起来,而且一下哭了好久。

终于哭累了,Turing看着镜中自己有些憔悴的模样叹了口气,准备洗漱一下,却看到洗漱台上有一套全新的洗漱用具。

告诉自己不要多想,Turing选择直接洗澡。

刚脱完了衣服,浴室的门却突然被撞开,Turing吓得惊叫了一声,随手扯过浴帘遮住自己。

闯进来的是一身血污的Shaw;她进来后直接跌坐在了墙边,眼睛在躲在浴帘后的Turing身上停留了几秒,然后有些虚弱地说道:“医药箱……在那边的柜子里……”

Turing愣了愣,总算回过神来,拿了条边上的浴巾,Shaw立刻会意地转过头去,Turing微微红了脸,赶紧把自己裹好,然后拿了医药箱过来。

Shaw的额上此时已经开始冒冷汗了,唇色也开始发白,Turing这才注意到Shaw脚边的一滩血。

下意识地想要冲出去打电话叫救护车,却被Shaw一把抓住,Turing一个站立不稳直接摔到了Shaw的怀里;Shaw吃痛地闷哼了一声,但还是小声而坚定的说,“不要走。”

Turing被弄得有些思维混乱,“可是你的伤……”

“不碍事的,帮我把里面的医疗工具取出来,绝不可以叫外人来。”Shaw的眼神有着不容置疑的坚决。

眼下也没有其他的办法,Turing只好听Shaw的指示,帮Shaw拿出各式工具;Shaw颤抖着掀起里面的背心,露出伤口,然后拿起碘酒直接倒了上去。

Turing在一旁看着都有些不忍地皱起了眉头,Shaw却只是发出了一声低低的吸气声,然后开始淡定地给自己取子弹。

Shaw的腹部中了两枪,两个伤口离的很近,因此取第一颗子弹的时候手不免碰到另一个伤口,Shaw额头上的冷汗不住地冒出。

Turing一时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只是在一旁看着Shaw坚毅的侧脸;看她熟练的手法,联想到她身上的各式伤疤,想来这么多的伤从来都是她自己处理的吧。

Turing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对Shaw总有一种莫名的怜爱:Shaw淡漠外表下的隐忍总能让她感到有些心疼;或许这只是她做医生的本能。

取完了子弹,又给自己贴好了纱布,Shaw似乎已经脱力了,但还是强撑着对Turing说,“我很快就会失去意识,你去把等在房门外的人叫进来,好把我抬到床上。”

见Turing点头,Shaw又忍不住伸手抚上Turing脖子上的纱布,气若游丝地说道:“保持干燥,每72小时换一次敷料……”

 

打开房门,果然有一个长相英俊的年轻人有些焦急地等在门外,一见到Turing就问:“Shaw怎么样了?”

Turing把这个人领到浴室,年轻人立刻熟门熟路地抱起了Shaw,然后把Shaw小心翼翼地放在了床上。

看着这个人熟练的样子,Turing突然感觉有些吃味。

安顿好了Shaw,年轻人把Turing带到房间外,毕恭毕敬地鞠了个躬,“刚才没来得及自我介绍,我叫Bear,是Shaw的手下。”

“Bear?”Turing疑惑地重复。

Bear露出一个干净又阳光的笑容,“这只是个绰号,不过大家都这么叫我。”

Turing没来由地对这个Bear有些好感;他黝黑的瞳仁里有着柔和的光。

“你是……Shaw的手下?”Turing忽然有些不确定;Bear看起来绅士又温和,一点也不像是黑道上的人,诚然她能闻到Bear身上的一股硝烟味。

“没错,从Shaw刚接管Egret的时候我就跟着她了。”Bear认真地点点头。

“那Shaw今天怎么会突然受这么重的伤?”

Bear似乎有些犹豫,但看着Turing紧张的样子,还是说道:“Shaw带着我们几个弟兄秘密地去暗杀俄罗斯黑帮的老帮主,结果难度太大,我们又中了埋伏,虽然暗杀还是成功了,但是几个兄弟都收了重伤,大家分头逃走,我负责掩护Shaw。”

“Shaw为什么要只带几个人去暗杀俄罗斯黑帮的老大?”Turing分外想不通,“这种事即便真要做,也不是非得Shaw自己去吧?”

Bear有点惊讶地说,“难道不是因为您的缘故Shaw才杀了Yogorov么?正因为Yogorov突然死了,我们就必须马上把老帮主也一起除掉,但动静又不能太大,否则一下就会知道是我们做的,这样才能保证俄罗斯黑帮不会快速组织力量打击报复我们;为了提高成功率,Shaw才选择亲自动手。”

Turing觉得有些难以置信,Shaw差点丧命,竟然是因为自己。

似乎是看出了Turing的想法,Bear看着Turing,真诚地说:“您不必自责,毕竟这件事关系到了您的安危,Shaw无论如何都是会亲自出手的,再说即便行动真的失败,我和几个弟兄都会拼上性命保她周全的。”

Turing一下有些反应不过来,“关系到……我的安危?”

“对啊,知道您被绑架的时候Shaw可是前所未有地愤怒,幸好她有在您身上装过追踪器,我们才能及时赶过去救您。”Bear嘴角有了一丝浅笑,“何况这段时间以来Shaw对小姐您怎么样,我们可都是看得一清二楚啊。”

Turing心跳忽然加速了起来,不知道是因为某些希冀还是别的什么,“Shaw……对我怎样?”

Bear有些疑惑地说道,“Shaw从没有和谁一起超过三个晚上,也从不和别人过夜,更不会往无关紧要的身上放追踪器,而这三个月来Shaw日日只和您一人过夜,又在您身上放了追踪器,连我们手下的弟兄都感觉很惊奇,您难道还不清楚么?”

Turing感觉自己的心跳出奇的快,导致身体都有些颤抖。

走回房间,Turing走到还在沉睡的Shaw旁边,握住Shaw温热的手掌,把自己的侧脸贴了上去。

你的世界,对我来说也许太过黑暗恐怖,但只要知道你对我确有真情,我就忍不住想要给你的世界一点光,让你不需要永远全副武装。

我已经见过你最黑暗的一面,可不知为何,真的看着你的时候,我却只能想起你如一只温驯的猎豹般躺在我怀里的样子。

我不知道我这样的选择是不是正确,但我还是选择相信你,相信你不会让我失望。

求你,Shaw,不要让我失望。


评论(36)

热度(132)

  1. 羽咲绫乃GRIMES 转载了此文字
©GRIM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