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IMES

锤厨一万年的豆腐君,请叫我锤豆腐😳
Eva Green最爱女神+永不脱粉系列#GREENAISSANCE# IS REAL

座钟里的秘密(六)

Yogorov知道自己或许不是个顶聪明的人,却肯定是个有仇必报的人。

尽管几年前就已经从父亲手里接过俄罗斯黑帮,但Yogorov至今也无法忘记自己弟弟当年惨死的情状。

死在那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叫Shaw的冷血女人手上。

Yogorov很想复仇,无奈这个Shaw太厉害,他只能暂时咽下仇恨,韬光养晦。

直到他的手下向他汇报,说Shaw已经连续约会一个女人长达两个月,Yogorov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Turing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绑在一张椅子上。

所处的位置似乎是某个阴暗的地下室。

她记得自己当时从酒店里出来后就去了趟办公室;因为有一阵子没在自己家住,她得去拿家里的钥匙。

刚打亮办公室的灯,她好像就失去了意识。

Turing只觉得自己怎么这么倒霉,才失恋就被人绑架了。

又或者是因为……

“Hello, Ms. Turing.”

黑暗中浮出一个高大的身影。

Turing选择不说话。

男人笑了笑,“忘了做自我介绍,我叫Yogorov,绑架你的人是我。”

Turing皱了皱眉,“为什么?”

“这真是个好问题。”Yogorov的表情逐渐狰狞了起来,“如果你的弟弟被人暴打后直接扔进了绞肉机,那绞肉机又被压碎然后被浇上汽油点燃,你会想要复仇吗?”

Turing因这描述的画面颤抖了一下,但还是努力平静地说:“我不明白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哦,相信我,这和你关系大了。”Yogorov把玩着手里的一把蝴蝶刀,“因为这个杀死我弟弟的魔鬼,就是你的好情人,Shaw。”

Turing因为惊讶和恐惧差点想从椅子上起来,但无奈被绑住了无法动弹;她无法将平时温柔的Shaw和这样的事情联系在一起。

可是在内心深处,Turing又是隐隐清楚Shaw究竟做过些什么的;她毕竟是那样的一个人物。

作为心理医生,Turing知道人的性格都是有很多面的,魔鬼也会有看似天使的一面,但这并不意味着魔鬼就不是魔鬼了。

那Shaw是魔鬼么?

清了清嗓子,Turing正色道:“我知道你和Shaw之间的恩怨了,但不幸的是,我和Shaw已经分手了,所以你如果想要利用我来引出Shaw,恐怕不会成功。”

Yogorov大笑了一声,“看来我还真是绑对了人,你们的感情都已经好到能让你这样的弱女子来牺牲自己而保全她了,看来Shaw肯定告诉过你不少事情。”

Turing摇了摇头,“或许你不信,但是我们确实分手了,因为在被绑到这里来之前,我也终于发现了Shaw是个怎样的人。”

“哦?那你说她是怎样的人?”Yogorov饶有兴趣地说道。

Turing一时有些犹豫,Shaw是怎样的人呢?

但是眼下的情势,尤其是在很可能不会有人来救她的情况下,自保才是最重要的。

“她是一个心狠手辣又不择手段的人;她薄情又寡义,我曾经以为她对我有那么一些不一样,但她只是把我当床伴,终究是我想太多了……”

原本Turing是想尽量表现出自己只是个被欺骗感情的弱女子,并不知道更多内幕,可说着说着却不小心触动了情肠,竟真的伤心地哭了起来。

Yogorov眯起了眼睛,在心中盘算着Turing的话的真实性。

外面却突然传来打斗的声音,接着就传来了阴森的脚步声。

Yogorov脸色大变,立刻松绑了Turing,然后劫持了她。

果然下一秒,Shaw就从黑暗中走了出来。

看到Shaw冷峻的脸,Turing一下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Shaw却没有看她,锋利的眼刀直接向Yogorov射去,“放了她。”

Yogorov冷笑,“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了;原本我倒还真打算放了她,谁想到你这个party crusher这么快就来了。”

Shaw微微吸了一口气,脸色愈发难看,冷酷地说道:“我不重复第三次,放了她。”

“如果我不放,你要当着你女朋友的面杀了我么?”Yogorov挑衅道。

Shaw终于看了Turing一眼,眼里有什么情绪一闪而过。

“她不是我女朋友,但她是Harold的朋友,所以她不能有事。”Shaw冷冷地说。

“哦,是嘛,你倒是对那个没用的Egret忠心得很。”Yogorov不屑地说,“他这种黑道上的笑话,我还真不信像你这样的人会真的完全效忠于他。”

Shaw又走近了一些,两手插在口袋里,“我有我的原则。”

“啊,原则,真是好听。”Yogorov激动了起来,手上的刀也更深地刺向了Turing的脖子;雪白的脖颈处已经开始流血,“那你就没有不过分残忍地滥杀无辜的原则吗!我弟弟根本都不参与黑帮事务,何至于要如此惨死!”

Shaw面无表情地看着Yogorov,周身开始散发出黑暗的气场,“我现在不想杀你,你不要逼我。”

“哈哈,杀人如麻的Shaw居然说不想杀我!真是可笑,难道你是打算等我一刀割断了这女人的脖子再……”

Yogorov没能再说下去;伴随一声枪响,他的脸被轰烂了。

Turing吓得高声尖叫了起来,刚才就贴着耳朵的枪响让她几乎昏厥,耳朵开始严重耳鸣。

Shaw在Turing瘫倒前一把抱住了她,却被Turing下意识地用力推开。

Shaw脸色微变,但很快恢复平静,然后一枪托打昏了Turing。

 

房间里的各式钟表都在有条不紊地走着;Shaw听着这背景音,坐在床边的一张椅子上,静静的看着仍然沉睡的Turing。

Shaw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把Turing抱回大宅,抱到自己的房间里,而不是把她抱去酒店。

或许是因为Turing已经看到了最糟的内容,不如就让她待在自己这里,这样更安全,况且Shaw也已经没有什么可隐瞒的了。

原本早几个小时Turing就该醒了,但Shaw还是在Turing快醒的时候,又给她打了一针镇静。

她只是下意识地不想Turing这么快就醒来。

脖子上的伤口Shaw已经仔细包扎过,伤口还是有些深,不过没什么大碍,只是不知道会不会留疤。

Samantha手表里的窃听器只是Yogorov声东击西的办法;他们两人也是朋友,Yogorov和Samantha谈了笔交易,Samantha帮助Yogorov转移Shaw的注意力,Yogorov帮Samantha除掉Turing。

不管Shaw和Turing感情如何,看到Samantha,两人肯定要吵架,这样Yogorov就有机会绑架Turing且不会被立刻发现;平常Shaw把Turing保护得太好。

幸好Shaw老早就在Turing办公室的那个座钟里装了摄像头,又在Turing身上放了追踪器,不然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可是某一个瞬间,Shaw也希望自己没有去救Turing。

Shaw的手下从Yogorov的尸体上摸出一只正在录音的手机,估计是Yogorov当时还想着能从Turing嘴里问出些关于Shaw的信息。

然后Shaw就听到了Turing对她的评价,Turing的哭泣,以及最后的枪声和Turing的尖叫声。

Shaw面无表情地听了很多遍那段录音。

看着Turing现在有些防御性的睡姿,想起第一次见她熟睡时不设防的样子,Shaw只感觉莫名的愤怒。

然而愤怒之余,Shaw也感觉有些疲倦。

Sameen Shaw是一个没有感情的人,所以除了愤怒,她不应该再有其他的所谓情绪了。

然后Shaw就感觉疲惫感更重了;毕竟她已经盯着Turing一整晚没合眼了,Shaw这么解释自己疲惫的原因。

仿佛是被什么力量驱使一般,Shaw终于还是选择爬上了床,小心地从后面抱住了Turing。

脖子上的纱布雪白的刺目,于是Shaw选择闭上了眼睛,深吸了一口气,鼻腔里瞬间都是Turing柔情的味道。

只要一会儿就好,只要一会儿。



严正声明,这不是刀!不是刀!只是甜之前的虐而已!

po猪是个好孩子,所以不赶飞刀片的潮流,尤其是现在论文写不出需要攒人品,所以最后一定会甜死的!


评论(28)

热度(116)

  1. 赵子坷2012GRIMES 转载了此文字
  2. RiGRIMES 转载了此文字
©GRIM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