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IMES

锤厨一万年的豆腐君,请叫我锤豆腐😳
Eva Green最爱女神+永不脱粉系列#GREENAISSANCE# IS REAL

座钟里的秘密(五)

勤劳的po猪又来啦,大家快来给我投食呀~~

这篇文写得我自己都有些欲罢不能了(然而论文还没有写出来啊真是要死了)


Shaw出生时就是个孤儿。

最初被一个好心的老妪收养过,不过很快老人就害病死了。

Shaw开始在不同的寄养家庭辗转。

学校里的孩子总是嘲笑Shaw是foster kid,Shaw觉得这些人很无聊,选择不去理会,却被那些孩子视为挑衅。

于是Shaw被迫打了很多架;她尽管还算强壮,却也不总是能打赢。

但即便是确实想收养个孩子的家庭也不喜欢Shaw;Shaw或许很聪明成绩不错,但是她平时总是有些木,像是没有感情一样。

加上Shaw在学校里总打架,所以他们都认为Shaw是个有行为障碍的孩子,不愿收养。

Shaw倒也无所谓,只是她知道自己得学会保护自己,所以偷偷地学了些格斗的技巧;很快学校里就再也没人打得过她了。

这天Shaw逃课,路过一家很不起眼的钟表店。

让她驻足的是摆在橱窗里的一个小座钟:款式普通,座钟顶上却坐着一只看起来很暴躁的小狗。

Shaw觉得这只狗很酷,于是问老板这个座钟多少钱;老板说那是非卖品,绝不出手。

见Shaw一副随时要暴走的样子,老板笑着说,或者她可以选择来店里当学徒,这样以后就可以自己做个那样子的座钟了。

Shaw觉得这主意不错,马上收拾了东西从寄养家庭逃了出来。

仿佛对这类动手的活计有天赋,Shaw很快就能做出像模像样的挂钟、座钟和怀表了。

和这些钟表待在一起让Shaw觉得平静,她喜欢听那平稳的Tick Tock;那是世间终极的规则,是真正的无畏和强大。

 

一天店里来了两个高大的客人,自带有些慑人的气场;Shaw当然不怕,只是觉得有些不寻常,店里本来就鲜有客人。

其中一个男人看到了Shaw,把她打量了一番,然后问她会不会打架。

Shaw不明白这句突兀问话的来由,但还是点点头。

男人要求Shaw和她过过招。

Shaw虽然不喜欢示弱,但也不傻,这个男人一看就像是黑道上的人,自己才十二岁怎么打得过;Shaw摇摇头表示不肯。

男人和边上的另一个男人耳语了几句。

然后老板突然走到Shaw的身边,叫Shaw跟这两人走。

Shaw觉得很莫名,但又隐隐有些兴奋,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兴奋;可能是因为她看到了别在男人腰后的一把枪。

Shaw抬头问来人,能不能给她一把枪。

其中一个男人微微颔首,露出一个欣赏的笑容。

从此Shaw就成了大名鼎鼎的Egret家族的秘密接班人。

后来Shaw才知道,那家钟表店只是Egret家族的一个传讯点,橱窗里摆的钟表里都有秘密的信息,所以不会卖给外人。

老板看出了Shaw的不同寻常,于是向帮主推荐了她;帮主就带着自己的心腹Hersh一起带走了Shaw。

因为Shaw的特殊身份,所以她的训练全都是由Hersh一个人负责,手机里也只有Hersh的电话。

二十二岁时Shaw接管了Egret家族,重振了家族在黑暗世界的地位,Shaw也成为了所有人都谈之色变的人。

Shaw知道别人都害怕她,所以如果找女人,她喜欢那种危险又风情的类型,因为只有这种女人在面对她的时候放得开;Shaw偏爱粗暴的性爱。

更重要的是,这类女人都很聪明,知道分寸,不会纠缠不休。

除了Samantha这个例外。

Samantha是意大利黑帮老大最宠爱的小女儿,她一点也不害怕Shaw。

Shaw出于各种原因没有直接拒绝过她,但她也明确说过自己不谈感情;Samantha表示完全不介意。

Samantha倒也没有真的多少缠着Shaw,但是Shaw知道她对自己有某种执念。

Shaw还是有点喜欢她的,毕竟她是第一个不怕Shaw的人;连她效忠的Harold或是Hersh曾经都害怕过她。

直到Shaw碰到Caroline Turing;她也不怕Shaw。

哪怕是经过了近乎丧失理智的粗暴的第一次,Turing也没有害怕,反而对Shaw展现出了让她措手不及的温柔。

Shaw想要她;这是她头一次对一个人生出这种明确的占有欲。

没有多想,Shaw拿了一个自己最喜欢的座钟送给了Turing;Shaw把自己的举动justify为:她得给自己的所有物贴上标签。

从那以后,Shaw每天都想看到Turing;为了让她无从拒绝,Shaw每天都派人去接她下班。

Turing却出乎意料地没有表现出过任何的不情愿,反而总是用带着某种怜爱的眼神看她,而Shaw居然并不反感。

Shaw不想承认,但和Turing在一起,她感觉自己缥缈的情感仿佛找到了某种落点。

光是看着她,Shaw都觉得自己更像一个……活生生的人,而不是一个寄生在黑暗世界的不见光生物。

也正因为这样,Shaw从不在白天见她;至少不是现在。

 

正在大宅的健身房里做俯卧撑的Shaw,突然看到了两只穿着皮鞋的脚。

摘下耳机,Shaw走到一旁喝了口水,“有事?”

Harold有些忧虑地问道,“你和Dr. Turing的治疗进行地怎么样了?”

Shaw这才想起,Turing似乎还是自己的心理医生来着。

抿了抿唇,Shaw淡淡的说,“你该知道,心理治疗对我没用。”

Harold有些焦急,“你不能这么快就放弃,而且Caroline是我见过最优秀的心理医生,你得给她一个机会。”

见Shaw不说话,Harold又补充道,“你知道,当年Grace的事,就是Caroline帮助我放下了我心里的包袱,所以她的能力我很清楚。”

这让Shaw有些惊讶,她倒是不知道Harold和Turing是这样认识的;她一直以为Harold这样的圣父是不需要心理医生的。

随即Shaw突然有些明白了,为什么这三个月来Turing既没有害怕她,也没有拒绝她:这只是治疗的一部分。

确实,最近Shaw似乎变得有些容易心软了,至少她的心腹“Bear”有顺嘴提过一句。(“Bear”是个绰号,他是Shaw最信赖的手下)

Shaw感觉胸口有烦躁和无名的愤怒开始聚集,不光是为着Turing,也是为着自己的变化;对她来说,变得软弱,就意味着不忠和死亡。

Shaw没有想到,已经三个月了,自己才意识到这些,她甚至都忘记了当初自己调戏Turing的初衷;Turing果然是个高明的心理医生,难怪Harold对她的能力这么有信心。

所以关于Turing对自己的一切,都是自己会错意了么。

她原本就很不擅长读懂人的情感,除了恐惧、厌恶、愤怒之类的负面情绪。

Shaw感觉越来越愤怒。

于是她冷冷地、语带威胁地说道:“治好我,对整个Egret家族没有好处;另外我倒要看看,你心水的Turing医生能不能治好我。”

Harold咽了咽口水,有些颤抖地说,“Shaw,我只是担心你,即便你真的不愿意接受治疗,至少请不要迁怒于Caroline,她是无辜的。”

无辜?Shaw在心里冷笑了一下。

没有说话,Shaw走到房间的另一边,开始打沙袋。

 

晚上的时候,Shaw提前在酒店,一边喝酒一边等着Turing来。

白天的愤怒逐渐消散,Shaw的心情却仍然没有好起来。

她不由自主地回忆Turing和她在一起的每个细节,她发现Turing对她完全是予取予求,从没有任何的要求;她甚至都没有暗示过她想要Shaw。

感觉愈发烦躁,Shaw选择盯着一个挂钟看,这能让她平静一些。

Turing来的时候Shaw也没有心情起来迎接她,她的情绪暂时还没有完全恢复。Turing也没有主动,只是坐在一旁。

终于Shaw平静了下来,然后她偷偷瞄了Turing一眼;她似乎在想着什么,脸色不太好。

但是在Shaw的眼里,Turing仍旧美得无与伦比,哪怕现在的她微微皱着眉,也让Shaw感到莫名的愉快。

于是Shaw选择走过去亲吻Turing,也许一场性/爱能让她忘记这些乱七八糟的念头;Shaw在心里告诉自己,这不过是Harold逼迫她接受心理治疗的攻心计罢了。

可是Turing今天异常的没有回应,甚至表现出了抗拒。

看到Turing无声的哭泣,Shaw感觉自己眼睛一瞬间被刺痛。

果然时间长了,Dr. Turing开始感到无法接受这样的治疗方式了么。

毕竟和病人发生关系,不是什么光彩的治疗方法,或许她只是因为害怕自己,才只能一直将错就错吧;从来对Shaw say no的人,就没有什么好下场。

喝了口酒稳了稳心神,Shaw犹豫了下,还是开口:“You……don't feel comfortable.”

Turing没有反驳,只是泪水没有停止。

再没有比这更清楚的回答了。

所以在开门看到Samantha的时候,Shaw并没有非常愤怒,反而感觉稍微好了一些。

在自己睡过的人中,Caroline Turing真不算什么。

因此在她离开的时候,Shaw也没有挽留的必要。

Samantha问:“刚才那个人是谁?”

是啊,Caroline Turing是谁呢?

但是Shaw没有再继续想下去;真正的Sameen Shaw不该花太多心思在这种事情上。

然后Shaw就感觉有些不对劲,Samantha怎么会知道自己在这里。

回头打量了一下Samantha,Shaw发现Samantha今天戴的手表有些不一样。

不由分说地抓过Samantha的手腕,Shaw仔细看了看,机械表虽然在走,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时间似乎也不准。

拆开手表,Shaw果然在里面发现了一个小小的窃听器。


评论(23)

热度(119)

  1. 赵子坷2012GRIMES 转载了此文字
  2. RiGRIMES 转载了此文字
  3. JFMGRIMES 转载了此文字
©GRIM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