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IMES

锤厨一万年的豆腐君,请叫我锤豆腐😳
Eva Green最爱女神+永不脱粉系列#GREENAISSANCE# IS REAL

座钟里的秘密(四)

因为另外的几篇点梗怎么改也不大满意,po猪想了想,最后还是决定把这个文再加长几章,不过这个加长的主要还是剧情,肉什么的肯定会有但纯肉的番外暂时就要推后了……

最近被论文虐得好惨,宝宝不开心,所有接下来小虐一下,当然基于这篇的人设不HE是不可能的,所以大家可以放心食用~

小小预警一下,此篇中出现的“Samantha”和Root或Samantha Groves都无关,只是大致借用某些人设,配对是总裁锤和图灵根。

食用愉快!



Turing有些魂不守舍地盯着办公桌上那个小座钟。

并不是第一次恋爱,可这是第一回Turing体会到别人所说的爱情的魔力。

虽然Turing也有碰到过让自己很有感觉的人,但以往的恋情却都是不咸不淡的。

完全不似和Shaw在一起的这般热情如火。

其实Shaw并不算是一个热情的人,话也很少,但是她总能轻易在自己身上搅起各式风暴,尤其是肉体上。

在一起的三个月,每天Shaw都会派人来接她下班,送她去第一夜的那间酒店套房,然后她们会共度晚上的时光。

但她们在一起的时候也不总是做/爱。

更多的时候,Shaw会选择直接躺在Turing的腿上闭目养神,Turing则会轻轻地抱着Shaw的脑袋,温柔地描摹她雕刻般的面庞。

每当这种时候,Shaw 都会像一只被顺了毛的猎豹,享受地眯起眼睛,偶尔会发出一两声满意的咕哝。

Turing觉得自己像是养了一只叫Shaw的大型宠物;Shaw总是能让她心里充满一种莫名的爱怜。

这很奇怪;或许是因为Shaw和她在一起的时候从没真正表现过自己危险的一面。

哪怕在床上,Shaw也再没有像第一次那样粗鲁;她的温柔课程学得又快又好。

想到这里,Turing微微红了脸。

小座钟突然发出了几声凶猛的狗叫;Turing医生的午休时间结束了。

Dr. Turing简单收拾了一下心情,准备接待下一个病人。

进来的却是Harold。

见到好朋友,Turing自然是开心的,但是好朋友却故意伪装成病人来找她,事情就比较蹊跷了。

简单寒暄了之后,Harold有些担心的问起Shaw的情况。

Turing这才想起,Shaw似乎还是自己的病人来着;差不多第一晚之后,Turing就完全把这件事抛诸脑后了。

作为医生和病人发生关系,说起来总归是有些尴尬的;Turing不知道Harold知道多少,也不知道Harold此次的意图。

于是她只是含糊的说,Shaw现在的状况似乎好一些了。

Harold的表情带着明显的怀疑,但也没有多说什么;一时两人都沉默了。

这时,Harold注意到Turing办公桌上的小座钟;他毫不掩饰地睁大了眼睛。

然后Harold就起身告辞了。

走到门口的时候,Harold却又突然停了下来,语气略微沉重的说道:“Be careful what you wish for, Ms. Turing.”

 

今晚的Shaw似乎心情并不太好,见到Turing也没有像以往那样嘴角微微上扬,而是管自己坐在酒店套房的迷你酒吧边喝酒。

今天之前,Turing肯定会走过去轻抚Shaw的脸,而Shaw会默默地注视Turing一会儿,然后在她的脖子上印上几个吻。

接着她们或是直接去床上做/爱,或是去沙发上坐一会儿,方便Shaw闭目养神。

但是今天的Turing决定不这么做,而是坐在一旁观察Shaw。

这时Turing才注意到,Shaw一边喝酒,一边盯着客厅里的一个挂钟,好像在出神。

然后她突然发现,这个酒店套房里有很多个不同大小不同样式的各类钟表,因为和整体的装饰风格搭配地非常和谐,所有之前她也完全没注意到这一点;Turing心里开始有了些隐隐的忧虑。

然后Turing就发觉,不对劲的还远不止这一点。

Turing可以理解Shaw不去两人的住所过夜而选择待在酒店,但是两人到现在为止也没有过一次正式的约会。

严格来说,只是单纯的上床或是什么都不做地待在一起都不能算是约会吧。

而且这三个月来,Turing虽然每天都见到Shaw,却从来都只在晚上;她根本不知道整个白天Shaw都在做些什么,Shaw也从来不说。

仔细一想,似乎这三个月一下就变成了一种莫名其妙的存在;Turing突然开始疑惑,自己对于Shaw究竟算是什么。

而她自己,竟然三个月了才发觉到这些再明显不过的异常。

如果不是今天Harold的提醒,Turing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会意识到这些。

心中逐渐有了一个不太愉快的假设,Turing的心渐渐有些冷了。

而她的脖子却突然有些热;Shaw不知什么时候从后面搂住了她的肩膀,正温柔地亲吻她的侧颈。

这已经可以算是Shaw标志性的求欢信号,可Turing却一下没了心情。

温存没有得到回应,Shaw有些不高兴地咬了Turing一口,不过力道并不重。

Turing的胸口突然有些气闷;她下意识地扭了一下肩膀,试图离开Shaw的温度。

肩上的温度一瞬间抽离;Turing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哭了。

她把这归结于可恶的荷尔蒙,正如这缺乏真实感的三个月。

注意到了Turing的泪水,Shaw皱了皱眉,走回到迷你酒吧旁,又倒了一杯酒,然后一饮而尽。

作为心理医生,Turing一直自诩自己心理强大,这也是她能比其他心理医生出色的原因之一;但是她现在居然这么脆弱。

“You……don't feel comfortable.”

Shaw的语调很平,带着某种怒气。

也是,像Shaw这样的人,或许从来都没有被拒绝过;而这更加重了Turing心里的悲哀。

见Turing不回答,Shaw走到套房的一个装饰柜前,伸手用手指敲了敲装饰柜的一个空着的格板,深深吸了一口气。

那里连着几格里都放着样式不同的小座钟,估计空着的那一格里之前也放着一个。

比如Shaw那夜送给她的那个座钟。

所以现在,终于所有的线索都串在了一起,而答案让Turing有些颤抖。

沉默了半晌,Shaw似乎准备开口,突然有人敲门。

这是头一次,在她们两个一起的时候,有人来敲门。

Shaw显然非常不悦,一身低气压地走去开门。

可是敲门的不是Turing预想中的Shaw的某个手下,而是一个女人。

“Did you miss me?”

调情的语调,配合着亲密的举动;陌生女人直接勾住了Shaw的脖子,而Shaw没有拒绝。

Shaw仍然面对着门,所以Turing看不到Shaw的表情,但是这个女人的神情Turing却是看得清清楚楚。

精致漂亮的脸上,满满的宣誓主权。

而且Turing发现,这个人的气场,风格,和她是完全不同的类型,但她们两个的眉眼之间却有些相似。

Turing终于笑了起来。

她或许没有爱上Shaw,但任谁都不会愿意被当做物品对待。

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Turing直接从两人身边挤了出去,而Shaw没有挽留。

关上门,女人有些醋意地问道:“刚才那个人是谁?”

Shaw管自己走到迷你酒吧旁,一边喝酒,一边盯着放着好些座钟的装饰柜。

“这不是你该问的。”过了好一会儿,Shaw才冷冷地说道,“倒是你,Samantha,是谁告诉你我在这儿的。”


评论(38)

热度(104)

  1. 赵子坷2012GRIMES 转载了此文字
  2. RiGRIMES 转载了此文字
  3. JFMGRIMES 转载了此文字
©GRIM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