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IMES

锤厨一万年的豆腐君,请叫我锤豆腐😳
Eva Green最爱女神+永不脱粉系列#GREENAISSANCE# IS REAL

Square One(十)

电梯间:

引子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九)

(十)

(最终章)


第十章

麻醉了Shaw之后,Hersh取走了Shaw身上的Northen Light,开始进行封印解除。

Samantha站在不远处,神情复杂地看着昏睡的Shaw。

在Shaw失踪的那段时间里,Samantha总是在想,要是Shaw回来的时候满身是伤,自己就一直照顾她,虽然Shaw很讨厌被人照顾。

但是Shaw是Samantha多年前就认定的人,她是不会看着自己深爱的人受伤而不顾的。

最糟的结果,无非就是Shaw严重伤残。Shaw是不会死的。

而现在Shaw回来了,没有受伤,却不仅没有了记忆,还完全变了一个人,除了对食物的热爱没变之外。

可这给Samantha的打击却似乎远超出了Shaw严重伤残的预想所带来的痛苦。

Samantha原以为,只要Shaw回来了就好。虽然Shaw从来不说什么,但Samantha知道,Shaw对她是特别的,也是唯一的。

至少Samantha以前一直是这么认为的。

然而,现在Shaw对她却不是隐忍的暴躁,而是明目张胆的调情,让她忍不住想起之前的Tomas。

诚然Samantha一直在说服自己,Shaw的人格被移走了大部分,但她也很清楚,剩下的这部分,无论多小,也都是Shaw,而且是真正的Shaw,是在Shaw的反社会人格重重掩盖下的最真实的Shaw。

尽管Samantha了解Shaw并非如表面看来毫无感情的完全反社会,但这“内在”的Shaw,却也一定程度出乎了Samantha的意料。

就是这意料之外,让Samantha担心,担心自以为的Shaw对自己的认定,是不是很有可能都要被推翻。

昏睡的Shaw逐渐出现清醒的迹象,嘴角却有点口水,非常可爱。

Samantha突然有些释然。Shaw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然而下一秒,Hersh就被甩到了墙上。

已经完全清醒的Shaw,却似乎丧失了理智,对Hersh大打出手,并使用了一定的灵力,Samantha则被攻击的气流所波及,也摔到了墙角。

Hersh被这一击伤得不轻,一时没能爬起来。

Shaw转头看了Samantha一眼,脸上的神情是完全陌生的。

然后Samantha就被从房门扔了出去。门立刻自动锁上。

等在外面的Harold、John和Control立刻围了上去。

Samantha在三人的帮助下站了起来,有些气喘地说道,“快,快去拿移魂器……”

“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事了?”Harold紧张地抓着女儿的手臂。

“‘她’说,必须马上去拿移魂器,要快……”

John获得Harold的示意,立刻冲了出去。

“发生什么了?封印解除没成功?Hersh呢?”Control有些着急。

Samantha总算缓过气来,刚才Shaw的一推力道不小,所幸应该没大碍,“封印解除成功,Shaw苏醒了,却开始攻击Hersh,刚才‘她’给我分析,很有可能Shaw的潜意识记忆被消除了,所以封印解除唤醒的潜意识记忆是空白,导致Shaw变成了受其灵力支配的傀儡,看来我们还是被Greer摆了一道。幸好THE MACHINE对于这样的情况还是有一定的预期,让他们在这特制的房间里解除封印,不然以他们刚才打斗的架势,只怕这皇宫都要塌了。”

“Greer这个老狐狸!那现在要怎么办?机器有什么办法吗?”Harold问道。

这时John领着几个士兵,推来了移魂器。

Samantha突然怔了一下,喃喃道:“难怪你要我造一台移魂器……”

“这样下去不是一伤就是两败俱伤,你那台机器到底有办法没?”Control也急了。

Samantha通过耳机对里面的Hersh说道:“等下我会把门打开,你把Shaw引出来,剩下的交给我。

很快,房门被打开,Hersh冲了出来,Shaw紧随其后,然后立刻被Samantha电击了。

但是之前Shaw的战斗力处于基本满格的状态,因此虽然被强烈电击却没有晕倒,只是攻击力一定程度减弱,John和Hersh趁机合力制服了Shaw,并给她打了一针镇静,Shaw终于平静下来。

Samantha走过去,给Shaw戴上一个特制的眼罩,让她坐到到移魂器前。

“Samantha你要干什么?”察觉势头不对,Harold紧张地拉住女儿。

“做我该做的事。”Samantha平静的说道,打开了移魂器,把功率调到最大。

可是还没等Samantha把脑袋对准移魂器的发射装置,Shaw突然一跃而起,调转机器,一把推开了Samantha。

Hersh飞身上前。

移魂器准备就绪。

“——————————”

 

 

Shaw感觉自己睡了很久。

久到她甚至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只是模模糊糊地意识到,自己似乎醒了。

床边有个脑袋,一动不动地趴在床沿上。

Shaw想起身,却觉得右手的位置传来一股肌肉僵硬所带来的痛感。

好吧,这颗脑袋应该是一直枕着自己的手。

脑袋动了动,然后抬了起来。

那双自己永远也不会忘了的眼睛,现在开始溢出泪水。

“Sameen……”

Shaw微微蹙眉。她不喜欢Samantha这样叫她,带着某种复杂而深沉的感情,而Shaw居然能感觉到这种感情的存在,因此Shaw对此感到些无名的恼火。

“发生了什么?”转移话题是个不错的选择,再说Shaw确实不记得发生了什么,印象中自己明明被老褶子抓走了,怎么突然就躺在了Samantha的床上。

Samantha的目光闪烁了一下,很快恢复到了往日的从容。

“你被Greer抓走,被移魂,记忆被消除,不过现在一切都好了。”

Shaw对于Samantha含糊的措辞稍稍有些疑虑,不过她现在确实对近期的事情没什么记忆,只得作罢。

Samantha盯着Shaw深沉的眼眸,手无意识地在Shaw的手背上轻抚。

她真的很想Shaw。

注意到Samantha的动作,Shaw倒出奇地没有躲开,而是沉默地接受,虽然只有一分钟。

Shaw抽回了手,平淡地问道,“你最近没有受伤吧?”

Samantha的泪水又有些不受控制了。Shaw忍不住皱眉。

“Whatever。”Shaw摆摆手,准备翻身下床。

“你要去哪儿?”Samantha紧张地问道。

“去找人。”Shaw平静地说,脸色却有了一丝不耐烦。

“谁?”Samantha的神色更紧张了,一把抓住了Shaw的手臂。

“这不重要。”Shaw的语气更不耐烦了,开始用力地掰开Samantha的手。

“如果是Hersh的话,他已经死了。”

Shaw沉默了。

沉默的时间并不算长,但Samantha却有一种窒息感。

“我没猜错的话,是因为我吧。”

Samantha有些惊讶地看着Shaw。

“我并不蠢,你都已经知道了Hersh和我的身份,自然该清楚,以Hersh的能力是不会轻易死的,除非有特别情况……这只是简单的推理而已。”Shaw略带烦躁地吐了口气,“不过我并不知道具体的细节,恢复的记忆也只到被Greer抓走,介意讲讲么。从那之后。”

 

 “Hersh已经被解决了。”

Greer坐在一张老板椅上,打发走了下属,脸上是常年不变的阴沉表情,“So my dear Samaritan, what do we do next?”

白色的显示屏上加载了几秒,跳出几个词。

“KILL THEM ALL。”

“As you wish。”Greer阴险地笑了。

 

“你翻过移魂器,推开了我,却也把发射装置调转了方向,Hersh原本站在你后面,想要冲上来阻止你,还没来得及翻过移魂器,机器就启动了……因为他没戴防护眼镜,移魂器又被调到了最大功率,所以Hersh牺牲了。”

Shaw的面部线条一贯硬朗,现在却更是冷硬,散发着一股危险的气息。

“Shaw?”Samantha试探性地叫了Shaw一声。

Shaw抬头看了Samantha一眼,沉默了几秒,然后面无表情地说道:“我想一个人待一会儿。”

Samantha抿了抿唇,还是站了起来。

才走到寝殿的门口,Samantha就听到外面如嘶吼般的滚滚巨雷。

是要下雨了吧。


Hersh死了,下章决战,然后就完结啦~~

话说移魂的灵感来源于电影《机器人九号》,大家有兴趣可以去看看,很不错的动画片,所谓最大程度移魂会死的场景电影里面就有,大家可以通过那个来visualize,我描述不出来……

另外讲一句,Hersh和Shaw的性格原本就差不多,所以移魂不会有什么冲突,而且这样一来大锤就没有二轴了我真是机智可以为最后的感情戏做铺垫。

评论(1)

热度(31)

©GRIM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