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IMES

锤厨一万年的豆腐君,请叫我锤豆腐😳
Eva Green最爱女神+永不脱粉系列#GREENAISSANCE# IS REAL

Square One(六)

电梯间:

引子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九)

(十)

(最终章)


第六章

祭司是大自然选中的使者,拥有大自然赋予的神秘灵力,负责保护其所效忠的土地。

曾经这片大陆上有许多灵力卓越的祭司,守卫着各自国家的人民。

但是随着一些国家的实力壮大,战争的阴霾开始笼罩这片大陆。

祭司们为了其使命,不得不陷入了战争的漩涡,而神秘自然力的参与,也使得普通平民所受的灾难更为深重。

其中有一位灵力极强的祭司,Daniel Aquino,不希望祭司们继续迷失在他们的使命中而加重人民的灾难,于是用自己的鲜血,浇筑出了一个圣器,并将北极光的暗夜能量注入其中,可以用来封印祭司的能力。

Aquino利用一次各国圆桌会议谈判的契机(各国的祭司都会参加),耗尽了自己全部的灵力,借助这个圣器,封印了所有祭司的能力。

然而,这次圆桌会议之后,参加的所有祭司就都突然消失了,不知生死,被称为Northen Light的圣器也不见了。

根据某些内部消息,Decima国一早就获得了Aquino圣器的情报,并借此机会将所有的祭司一网打尽,对外则把祭司失踪的责任全部推给了Aquino。

战争的风向则发生了突变,Decima国在短时间内突然取得了极大的优势。

不过,为了防止其他国家日后群起而攻之,Decima国最终选择与当时和其实力基本相当的TM国共分天下,作为自己的保险措施。这片大陆才又重新回归了和平。

至于为什么后期Decima国的军队突然战力大增,没人知道。或者知道的人都死了。

后来仍然不断有新的灵力者出现,但灵力都越来越弱,强灵力者变得极为稀少。而随着科技的飞速发展,祭司也就成了更加不见光的存在,但是各国暗地里对强灵力者的寻找和争夺始终没有停止过。

这是在Shaw还小的时候,Hersh某天告诉她的。说起来,那些战乱的最开始,距现在也不过只有一个世纪而已。

显然,现在Decima已经开始不满足于这种一山二虎共治的和平了。

 

 

“你来干什么。”

Samantha躺在床上看书,头也不抬,只淡淡地说了一句。

Lambert有些尴尬地咳嗽了一下,“我听说你生病了,就想来看看你。”

“谢谢。”Samantha语气和善,却始终没有抬头。

一下冷场,Lambert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得愣愣地站在一旁。

床头柜上的手机震了一下,Samantha拿起手机看了看,突然笑颜如花。

“你来这儿也有好一阵子了吧,感觉怎么样?”

Samantha的笑容甜美,Lambert一下没有回神,只是下意识地说“好”。

Samantha在心里暗笑了一下,装出疑惑的样子,“说起来,你来这儿之前并不知道我长什么样吧?怎么会想要求亲呢?”

“不……我见过你的。”Lambert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只是你不记得了吧。”

“哦,真遗憾。”Samantha的表情看起来非常真实,Lambert感觉受到了鼓励,略有激动地说:“没关系,我们可以重新认识。”

Samantha在心里冷笑了一声,继续发挥演技,假装吃醋,“不过,你是Decima的王子,将来要成为国王,以Decima国的实力,想要嫁给你的公主肯定很多吧。”

Lambert显然被Samantha无懈可击的演技骗到,急急地说:“我对这些政治什么的其实都不怎么感兴趣,自然对政治联姻也不感兴趣,更不会对那些只想要政治联姻的公主感兴趣。”

Samantha在心里满意地一笑,故意装作冷淡地说道:“没关系,你不用向我解释什么。何况,皇室婚姻本来就充满政治目的。”

Lambert一下着急了起来,刚想开口,却又想到了什么,没能把想说的说出口,一时有些犹豫。

Samantha不失时机地抬起头,用略带悲伤的湿漉眼神看了Lambert一眼。

“好吧。”Lambert深吸了一口气,“我承认,我的求亲并不完全单纯……”

 

Shaw想尽了办法,努力了两天,仍然无法突破这铜墙铁壁的房间。

原本Shaw想Greer既然活捉了她,就不至于让她饿死,可以利用外面人进来送饭的空隙,但是谁知道狡猾的老褶子竟然给房间地板通了电,每次送饭前必把Shaw电昏,等醒来的时候就只有Shaw和食物了。

没了灵力的Shaw,即便精通武术和医术,也终究只是个普通人。

就是不知道Samantha怎么样了。

专门派了Claire接近她,又动用了Northen Light,想来这次Greer的目标只是Shaw,应该没有一并抓住Samantha。

虽然Samantha应该没受伤,但是当时情况那么混乱,Shaw总还是有些担心。

诚然她一直有个似乎无所不知的所谓“好朋友”在身边。

Shaw知道,Samantha会经常闲得蛋疼地去做义警,都是因为这个“好朋友”。

虽然Shaw从来没见过这个神秘人(Shaw甚至怀疑这根本就不是个人,毕竟Samantha的脑子构造有问题并不是什么新闻),但是看得出来,Samantha对这个“她”非常信任,尽管她们之间的交流方式很诡异(所以Shaw才怀疑“她”不是个人)。

Shaw当然是不会去问Samantha任何问题的,用脚趾头想也知道Samantha只会用烦人的调情回应她。Shaw甚至都可以想象出Samantha带着暧昧的笑容,用充满暗示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她,甜腻低回地说“亲爱的我知道你最关心我了”的样子。

不过,倘若“她”不是人的话,自然也就不可能跑出来挡子弹。

Shaw只希望Harold和John能及时救下Samantha,让她安安分分地在家呆几天,别老出来作死。

说起来,自己被困了几天,论理来说就算Harold和John没有找她或是找不到她,Hersh肯定也该找到她了。Shaw和Hersh之间有ISA,即Inner Spirit Alliance,是一种祭司之间的结盟。结盟的祭司可以感知到同伴遭受危险,从而及时出手援助,毕竟祭司的能力使他们容易成为一些人眼中的麻烦,故而有这样一种互相保护的手段。当年,Hersh在选择收Shaw为自己的接班人的时候就给两个人进行了ISA以保护Shaw。这种危险感知不会受到Shaw的灵力是否还存在的影响,只要Shaw活着,Hersh就理应能感知到Shaw是否有危险。

除非,Hersh自己的灵力消失了。

或者是,像Shaw现在这样,被封印了?

SHIT。

 

“你是说THE MACHINE有危险?”

“没错。”Samantha眉头紧锁,“根据Lambert的说法,Greer现在不仅知道THE MACHINE的存在,甚至还在研发自己的人工智能。以Decima国的实力,他们成功的概率很高,连‘她’现在都很担忧未来的走势。”

“Lambert的话并不能尽信吧。”John发表看法。

“Lambert并没有明说什么,因为他知道的也有限,我只是通过他提供的一些线索,结合‘她’所掌握的信息而做了一个合理推理。”Samantha看了眼始终不发一言的Harold,“所以,Harry,现在该怎么办?”

“THE MACHINE难道没有相应的对策吗?”Harold扶了扶眼镜。

“我们在明处,Decima在暗处,‘她’的覆盖面又只有本国内,没有更多的信息,就算是‘她’也很难想出有效的对策。”Samantha有些焦虑来回踱步,“何况现在Shaw还不见了,估计十有八九是被Greer抓走了。爆炸那天我就觉得奇怪,那里并不是‘她’的盲区,如果后方有危险出现‘她’肯定会提醒我,现在看来这肯定是Decima搞的鬼,他们已经知道了THE MACHINE,于是避开了监控。可是为什么Decima单单抓走了Shaw呢?如果Decima是想要筹码,难道不应该抓我吗?”

Harold和John下意识地对视了一眼,Harold叹了口气,“Samantha,关于Shaw,有件事看来不得不告诉你了。”

“等等。”John突然脸色一沉,“Hersh去哪儿了?”

Harold一愣,随即睁大了眼睛,“Oh no。”



这一章剧情似乎没什么进展,果然是脑洞太大的后果,要解释的太多,希望不至于太罗嗦……


评论(2)

热度(44)

©GRIM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