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IMES

豆腐是人类最伟大的创造之一
做人呢,最重要的就是开心,想太多容易掉头发

Square One(三)

电梯间:

引子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九)

(十)

(最终章)


第三章

“Harold,别老是窝在房间里写代码啦,你这样可怎么找得到女朋友。”

“我又不是王储,自然不着急找女朋友,倒是你啊Nathan,全国那么多双眼睛盯着呢,你可得抓紧了。”Harold一边写代码一边调侃道。

“OK,我投降。”Nathan举手做投降状,“你还在一心造你的机器啊。话说你真的能造出你想象中的那种机器么?”

“老实说我也没有十分的把握,不过这个过程还是很有趣的。”Harold扶了扶眼镜,“想想看,有这么一台机器,它能够读懂人类,某种程度上就像个真的人一样,却又能够帮助人们解决问题,听着就很令人兴奋啊。”

“也许吧,你开心就好。”Nathan笑笑说。

“OK,我知道你对这个设想并不感到激动,不过要是真的成功了,兴许它还能帮你找个合适的王妃呢。”Harold有些坏坏地笑。

“哈哈,等哪天你的机器先给你找到一个合适的女朋友再说吧。”

 

 

“你为什么会想当医生呢?”

“我喜欢那种……有条不紊的精细感。”

英俊的男人微笑着打量了一番眼前人的面容,“确实是……Refined。”

Shaw也跟着微微一笑,“那你呢?为什么会当……大使?”

“我喜欢游历不同的地方,只呆在一个地方总会感到无聊的。”男人喝了一口香槟,“不过……我觉得你倒是可以成为一个不错的大使。”

“哦?我?”Shaw微微挑眉。

男人的身体微微前倾,展现出一个迷人的笑容,“Well, nothing unlocks doors like a beautiful woman.”

“那……你想要换个地方么?”Shaw压低了声线。

包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Shaw抱歉的冲男人笑笑,看了眼来电显示,然后直接关掉了手机。

“Ex-boyfriend?”

“No。”Shaw漫不经心地说道。

男人耸耸肩,拿起Shaw的外套,非常绅士地为她穿上。

“You are such a gentleman, Mr. Koroa.”

“Just yours.”Tomas露出一个志在必得的笑容,“And call me Tomas.”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机器应该是已经研制成功了,但是最近它老是给Harold发一个叫Grace Hendricks的名字。

Harold不知道机器是什么意思,却也是不胜其烦,直到他有一天照着机器的提示,和某个叫Grace Hendricks的温柔女人打了个招呼,并和她双双坠入爱河,他才明白机器的用意。

显然机器比他预想的还要能干,但这也让Harold担心了起来。

毕竟机器不是人,若是哪天失控了,或是落入野心家的手中,后果将是不堪设想的。

与其如此,不如就此作罢的好。

Harold关掉了自己的杰作,把它偷偷藏在了Nathan寝宫的地下室的某个角落,相信Nathan不会介意的。

虽然有点可惜,但机器再怎么样也只是一台机器。

Harold已经找到了自己命定的意中人。迟早有一天,他和Grace会一起有个孩子。而那个孩子,才会是Harold一生最得意和珍惜的杰作。

 

四年前 

“我真搞不懂,你怎么总能给自己找事来作死。”Shaw一边吐槽,一边打开了一扇房门。

“别那么急着下定论嘛。”Samantha亲昵地揉了揉Shaw的肩膀。

“这次又是什么?”Shaw环视了一下房间,陈设非常简单。

“Behind you.”

Shaw反手就是一个过肩摔,对方直接被摔晕了。

凑近看了看晕过去的男人,Shaw有些疑惑,“这是……”

“某个程序员,知道了不该知道的公司机密,还把消息捅给了媒体,现在正在被他的前老板追杀,这可是最近最热的新闻。”Samantha走过去,给此人扎了一针。

“难怪看着有点眼熟。”Shaw拍拍衣服,“所以,你打算怎样?”

“他的位置快暴露了,不过我已经给他安排好了明天一早出城的车,准备好了新的身份,等他醒来,应该已经离这里很远了。”Samantha得意的说。

“行,那我任务完成了,我走了。”

Shaw刚抬脚,就被Samantha一把拽住。

“要干嘛?”Shaw不耐烦地问。

“今天……是我生日。”Samantha低低地说道。

Shaw一下莫名有些局促起来,不知该怎么回应,只好不说话,以一种微扭曲的表情看着Samantha。

“所以啊,在这样的日子里,一个人呆在这里,看着一个陌生人一晚,未免有些太凄凉了呢。”Samantha撒起娇来,“Sameen,你不介意陪我一起吧。”

窗外不知为何突然刮起了风,吹得窗户都有些响动。

“明天我会请你吃牛排的。再把Bear让给你一天。”

Shaw稍稍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

Samantha一下高兴起来,没脸没皮地挂在Shaw的身上,“亲爱的有没有给我准备礼物啊?”

Shaw略微烦躁地动了动身子,没有挣开Samantha,“我以为你对生日礼物不感冒。”

“可是今天是人家十八岁的生日诶,不一样嘛。”Samantha含笑的眼眸中满是Shaw的侧脸。

“那你要怎样?”Shaw被打败地翻了个白眼。

“这样就可以了。”话音刚落,Samantha的红唇就贴到了Shaw的唇上。

一时间,两个人都没有动。

窗外的风声似乎更大了。

Samantha大着胆子,稍稍调整了一下脑袋的角度。

Shaw立刻退开了,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还是面无表情。

锁骨处的皮肤却有点变了颜色。

Shaw快步走出了房间。

半分钟后,Shaw又快步走回了房间。

“我怕你明天耍赖不给我牛排和Bear。”

那晚,城里的风刮了一夜,Samantha则盯着Shaw的睡颜看了一夜。

哦,“她”果然是她最好的朋友,一直都是。

 

看着桌上的美味佳肴,Samantha一点食欲都没有。

且不论Samantha一直以来都不怎么爱吃东西,即便她想吃,也要被Lambert那个Decima国的口音给倒尽胃口。

何况Lambert还一直在喋喋不休。

何况……他很有可能是冲着THE MACHINE来的。

Samantha清楚TM的能力,知道Decima一直有野心要称霸这块大陆,要是TM落到了Greer那个老褶子的手里,后果不堪设想。

Samantha是绝不会让“她”落入那样的境地的。

看着那个烦人的Lambert,Samantha倒忍不住想起自家萌帅的Sameen来。

尽管现在……她可能在和那个什么Tomas约会。

哈,约会很快就会结束的。

 

“Ma'am,这是您要的东西。”

坐在办公桌后面的女人翻开了下属刚呈上来的文件。

照片上的人的神情总是这么严肃。

女人拿起桌上的电话。

“我已经有了关于你要找的人的线索,Mr. Greer. 但是我需要你提供一样东西。”

挂断电话,女人再次拿起了照片,眯了眯眼,然后点燃了它。

“Long time no see, George.”



上一篇似乎时间线过于错乱(装逼失败),PO主这次就把可能造成混乱的闪回的时间给标出来了。目前根总22岁,大锤18岁,这样应该阅读起来就没有障碍了~

至于所谓Decima的口音(Lambert和Greer都是英音),一般来说美国人会觉得澳洲人的口音比较annoying,英音还是被认为比较优雅的,这里情节需要,各位就脑补Lambert说的是澳音好了(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一本正经地强调这件事……)

评论(7)

热度(62)

©GRIM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