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IMES

豆腐是人类最伟大的创造之一
做人呢,最重要的就是开心,想太多容易掉头发

I Knew You Were Trouble(二)

虽然我难得写了个提纲,剧情还是快速地给写飞掉了……所以我还是选择顺其自然地挥洒狗血好了……这章剧情的超纲是受到了Killing Eve传说中爆炸又无敌搞笑的第五集的影响(对我又来卖安利了)Villanelle和Eve的一段power play真是看得我****,要向PWB学习,每周一集不够看啊啊啊!

于是眼下就有了一个比较棘手的问题:假如已经预见到了肉的必要性,没有小号的我该如何逃过老福特的魔爪??



3.

精致的发型,淡雅的妆容,高贵的婚纱。

镜子里的自己看上去一切都顺遂而完美。

屋外热闹的人声与轻快的古典音乐交错在一起,Taylor却感到一阵失落的空虚和麻木的难过。

青春,美貌,地位,财富,甚至如童话故事般虚假的爱情;Taylor嘲讽地想,自己还真是什么都有了。

在这样压抑又不平等的社会里,对于一个Omega来说,即便像她这样出身优越,婚前失贞于多国政府的通缉犯并差点怀上对方的孩子依然是最糟糕的状况。

说起来她应该庆幸,好歹父母还是疼爱她的,使她不至于像有些Omega那样被撵出家门;Karlie虽然不是善类,但相对来说也已经是非常不错的选择了,更别说Karlie还主动给予了她相当的自由。至少她们交易的时候是这么说定的。

尽管倘若Karlie真想要违约,Taylor是没有办法的。

或许也不是没有办法,因为Taylor不是那种会任人宰割的人,但她同样谈不上有多少后路;她只希望自己不必走到最坏的结果。

诚然最坏的结果可能早就已经发生了。

手指轻轻捏着捧花的花瓣,Taylor失了神。

门突然被大剌剌地打开。

“姐,新姐夫真是又高又帅啊。”

Taylor翻了个白眼,脸上却还是带了一点笑,“Austin,你来干嘛?”

“我最亲爱的姐姐今天出嫁,我当然要亲自来恭喜一下。”Austin一个滑步飞到Taylor边上,随即无比夸张地对着Taylor倒吸一口气,“哦,你实在是太美了!”

自己这个长不大的Alpha弟弟有时候真是让Taylor很无奈。

“所以,你是看上了Karlie的哪个妹妹?”

Austin呐喊式地捂住脸,假装惊惧地说,“姐,你是不是有读心术啊?!”

Taylor浅笑了一下;她太了解Austin。

“既然姐姐这么懂我,晚点帮我wingman一下咯。”Austin双手合十。

Taylor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姐,你不高兴么?”

Taylor没有回答,只是示意贴身女仆Daisy过来给她戴上头纱。

Austin搬了张椅子坐在Taylor旁边,神情突然认真了起来,“你知道,爸妈对这门亲事其实还是有些内疚的,总觉得多少委屈了你。”

“哪怕在我辱没了家族的名声以后?”

Austin做了个表情,“Well,你一直是他们偏爱的那个。”

Taylor没接话,Austin便支着脑袋,管自己说,“Karlie看起来倒挺好的,似乎也未必像想象中那样恶劣。那个无罪判决本来就是公正的也说不定呢。”

Taylor平静地把自己的头纱放下,淡淡地说,“时间差不多了,你该回到外面去了。”

 

 

Karlie扯了扯袖口,又调整了一下领口,总觉得不太舒服。

可能是她最近稍微壮了一点,导致早先准备好的礼服变得有些不那么合身。

或者只是现在的场景让她觉得不太舒服。

Karlie想起自己更加年少的时候,躺在学校的草坪上,看着那头柔软的金发在午后的阳光中散开,然后落在自己的肩窝。

青涩懵懂的婚礼幻想,曾经是她笃信过的未来。

当然现在再想这些已经没有任何的意义;Karlie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要想起这些无关紧要的回忆。

人生不过是一场有时限的游戏,享受现在才是最重要的。

教堂里座无虚席;果然有很多人想跟进这场互相遮羞的风月婚姻。

这对两个家族来说自然是好事;不管她和Taylor的名声如何,至少Swift家在欧洲大陆有了一个可靠的盟友,Kloss家的财富则在增加的同时也获得了更大的保障。即便就名声而言,她们也是互补的;脱罪的强///奸犯Karlie能把传说中被凌辱的Taylor反衬得更贞洁,甜心公主Taylor则能把传说中浪荡公子的Karlie洗白成回头是岸。

当然前提是她和Taylor对这出不知道能骗到几岁小孩的虚假童话故事足够配合。

就现在Taylor从红毯那边走过来的样子看,这个故事目前还是很完美的。

Karlie露出了自己招牌的阳光笑容。

可随着Taylor越走越近,Karlie却突然越来越分不清,眼前的这一切究竟是某个失落的现实,还是某种麻木的幻想。

金发,蓝眼,高挑;太过巧合的重合。

妹妹Kimby坐在第一排的观众席;她假装随意地咳嗽了一下。

回过神来的Karlie赶紧伸手,小心地将已经走到神台下的Taylor引到神父面前。

交换誓言,戒指,吻,一切都像运作润滑的机器一样精准高效。

在和Taylor一起贡献了一支真实如精心安排的新婚共舞后,Karlie走到自助餐盘前,准备往肚子里塞点东西;这种社交活动消耗的能量简直比运动还多。

“为新婚之夜补充体能?”

听到Kimby的调侃,Karlie翻了个白眼,“Get off my ass.”

“Someone is in a mood.”Kimby搅了搅鸡尾酒里的冰块,“难道你的腰又不行了?”

“Very funny.”Karlie选择不跟自己这个不毒舌会死的妹妹较劲。

Kimby看了看另一边在和其他宾客寒暄的Taylor,凑近Karlie小声说,“你们俩一个强///暴别人一个被别人强///暴,倒还真是绝配。”

“Kimberly。”Karlie回头,语气明显重了起来。

Kimby耸耸肩,“我只是想说你们的公众形象很配;smart choice。”

“我倒不知道我有什么公众形象。”Karlie弄了一大盘花花绿绿的蔬菜。

“‘丑闻缠身的金童玉女却成为了彼此的天使’;报纸风月版的标题可把你们两个的big reputation总结地很到位。”

Karlie有时候对Kimby真是无力吐槽。

“我看你得早点嫁出去,趁你的脸还年轻,能让人选择性无视你这张嘴。”

“等你和Taylor给Kloss家族生几个继承人出来再说吧。”

Karlie举手投降,“我说不过你,求放过。”

Kimby用手指点了点下巴,“嗯,来点零花钱是可以有的。”

Karlie无奈地从钱包里拿了一叠钱给Kimby,“少买那些让你更加牙尖嘴利的书。”

“天赋过人可不是我的错。”Kimby收了钱,却突然认真了起来,“说真的,你就打算一直这样放任别人误解你吗?”

Karlie无所谓地耸耸肩,“日子不照样过嘛。”

“但这不会影响到你和Taylor的关系吗?”

Karlie有些惊讶地看着Kimby,“你不会真的相信老爹找人写的那些五毛钱软文报道吧?”

“现在假不等于以后不会真。”Kimby神叨叨地说,“Kariann可是帮你们拿塔罗牌算过了,大吉哦。”

Karlie真是要被打败了,“你们两个平时都在干嘛啊??”

“学习成为新时代的Beta啊。”Kimby理直气壮,“瞧你之前仪式上看Taylor看呆了的样子,别说你对Taylor一点想法都没有。”

“你真是太闲了。”不想和Kimby解释仪式上的小插曲,Karlie选择转移话题,“Kariann呢?”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在被小叔子献殷勤吧。”

“Austin?”Karlie皱了皱眉。

“我觉得你可以去问问你的新婚妻子,顺便带盘吃的过去给大家秀一下恩爱。”Kimby冲Karlie眨了眨眼睛。

 

 

4.

忙碌一天又没有吃什么东西的Taylor现在只觉得疲惫,若不是从小的礼仪教育能无意识地把她的笑脸固定住,她的脸估计早就垮了。

尤其当她面对的尽是想八卦和套话的陌生人。

就在Taylor打算强行抽身的时候,一只手突然轻轻地圈住了她的腰,接着就是额角上的一个吻。

“Darling,我拿了你最爱吃的千层面。”

Taylor此时不知道是该白眼这个家伙终于晓得来帮她解围,还是反感她擅自做主的假装亲密。

于是Taylor选择低下头,把自己的不耐烦伪装成害羞。

“Aw,年轻真好啊。”边上一位眼神比较捉急的伯爵夫人笑盈盈地说。

Karlie把Taylor往自己身上圈紧了点,“如果各位不介意的话,我得暂时把这位异常可爱的女士借走一会儿。”

Taylor顺势把头靠在Karlie的肩膀上。

Karlie脚跟一旋,假装没注意到背后那些含义各异的眼神,带着Taylor逃离了八卦的漩涡。

一离开众人的视线,Taylor立刻从Karlie的手臂里挣脱出来。

“Grumpy。”Karlie倒也不恼,只是把手里的食物递给Taylor,“吃点东西消消火吧。”

“我不喜欢吃千层面。”Taylor冷冷地说。

“是不喜欢吃还是担心吃了以后裙子会裂开?”

Taylor瞪了一眼满脸笑容的Karlie;这家伙竟敢说她胖?!明明是他们Kloss家的裁缝把衣服做得过于修身了好嘛!

“好好,当我没说。”见Taylor脸色十分不好看,Karlie也就不再惹她,“我只是想我刚才好歹救了你,你会愿意跟我玩笑一下。”

Taylor哼了一声,“你找我有什么事?”

“难道我就不能单纯地找你一起给外面那些秃鹫一点肉沫?”

“我以为你是直肠子。”Taylor平板地说。

“God,你真无趣。”Karlie撇了撇嘴,“好吧,我找你的正事就是,让你弟弟别打我妹妹的主意。”

“Austin怎么了?”Taylor无辜地问。

“少装蒜,反正我就一句话,我的妹妹Austin别想碰。”

“没想到你还是妹控。”Taylor讥讽道,“Austin和Kariann年龄合适,又门当户对,他们要是情投意合,你难道还拦得住。”

“Austin想要什么Kariann单纯可能不懂,我可很清楚。”Karlie严肃地说。

“Well, it takes one to know one.”Taylor不着痕迹地讽刺道。

“你这是什么意思?”Karlie的声音低沉了起来。

“你很清楚我是什么意思。”Taylor淡淡地说。

“所以你不会介入?”

Taylor噘了噘嘴,“Austin是个有分寸的人。但假如他真的失了分寸,我只能说……Karma is real?”

Taylor话音未落,Karlie就一把把她按到了墙上,压低的声音里分明是爆炸的怒气,“不管你有多不喜欢我们的交易,这一年也还远没有结束,如果你想以此来给自己增加筹码,我劝你趁早死心;我绝不会放任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成为任何形式的牺牲品。Not again。”

Taylor正要说话,房间里却突然有人闯入;Karlie立刻抬手把Taylor罩在自己的怀里,Taylor只能伸手搂住Karlie的脖子。

误闯者马上尴尬地退出,Karlie却没有马上放开Taylor,而是贴着Taylor的耳朵,低低地说,“你不会想要惹恼一个事实上掌握着主动的Alpha的;我亲爱的Omega小妻子。”

湿润地吻了吻Taylor的耳垂,Karlie放开她,晃了晃手上的盘子,“这个已经凉了,我去帮你拿点别的。”

直到Karlie走出去,Taylor才突然感觉一阵头晕目眩;她都没意识到自己什么时候屏住了呼吸。

如果Taylor足够诚实的话,刚才的Karlie确实让她感到了一丝害怕。

虽然让她身体忍不住颤抖的也许不只是害怕。

深呼吸了几次,Taylor整理好心情,重新回到喜庆的聚会中。

 

 

洗完澡的Karlie终于感觉轻松了一点;为了这该死的婚礼她忙前忙后了好一阵,今天又笑脸迎人了一整天,饶是爱笑如她也觉得自己的脸快笑烂了。

随便擦了一下头发,Karlie走出浴室,准备张开双臂拥抱自己可爱的床,却被床上意外的景象吓了一跳。

只穿着一件轻薄吊带真丝睡裙的Taylor,正好整以暇地躺在她的被子上看书,素颜的样子看起来像是刚洗过澡,光洁的长腿一览无余。

“你……你怎么在这儿?”毫无心理准备的Karlie差点咬到舌头。

Taylor没有放下书,只是悠悠地说,“我不在这儿,还能在哪儿。”

“不是给你收拾好了隔壁的房间吗?”

“是这样没错。”Taylor合上了书,眼神直勾勾地看向Karlie,“但我更喜欢这里。”

“……Huh?”

Karlie觉得自己现在脑子当机的模样肯定蠢爆了;都怪她现在太累了,让她忽然觉得Taylor的身子亮得刺眼。

“你的床……完全足够我们共享。”Taylor慢慢地说,手暗示地轻抚了一下床的另一侧。

但就是这句话让Karlie从迷怔中清醒了过来;几时Taylor Swift突然愿意挨她这么近了?还共享,不就是想套路她。

嘴角换上了调笑,Karlie一步步向床走近,“你就不怕……我对你做点什么?”

Taylor的眼神始终跟她对视,语气中带了大胆的玩味,“如果你真要做点什么,我本来也逃不掉的,不是么?”

“Hmm。”Karlie轻哼了一声,又耸耸肩,算是赞同,然后掀起被子,躺到了床上,“所以,你想给我们的交易加个补充协议?”

“你想吗?”Taylor颇有意味地朝Karlie靠近了一点。

Karlie不由自主地瞥了一眼Taylor欲说还休的春光,“你会让Austin别打我妹妹的主意吗?”

Taylor笑了笑,“我会告诉他Kimberly and Kariann are off limits。”

“如果我们的身体关系由说了算?”

Taylor点了点Karlie的鼻尖,“Spot on。”

Karlie盯着Taylor,眼睛突然有些好奇地眯起,“你就这么确定,我不会强迫你?”

“不确定。”Taylor摇摇头,唇边的笑意却变深了,“但这样不是更有趣么?”

Karlie吸了一口气;她不能说自己不享受这种关于控制权的小游戏。

看起来Taylor对这场婚姻似乎是准备地过于充分了。

但她说得对:就是这样才更有趣。

于是Karlie伸手,轻轻抬起了Taylor的下巴;两人的唇几乎相贴。

“Can't wait... For our first heat.”


*Heat:发情期(我这个词没用错吧?)


欢迎评论脑洞剧情!

评论(33)

热度(81)

©GRIM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