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IMES

豆腐是人类最伟大的创造之一
做人呢,最重要的就是开心,想太多容易掉头发

I Knew You Were Trouble(一)

脑洞干涸加日常惫懒如我,快写新文的最好办法就是改造旧文……

这篇最初是我自己某个只有开头的旧物,发现设定什么的和kaylor还挺契合就拿来回炉继续了。故事背景大概是基于维多利亚时代的架空,换言之不要在意细节,也不要在意粗节,在意天雷狗血的剧情就好了……取标题苦手选择直接抄霉霉,哪天要能想到更好的题目再改……

ABO预警,不过我尽量清水,因为我小号丢了……

食用愉快!


1.

唱针细细地勾过黑胶唱片上精致的唱纹;低沉悠长的大提琴声极其缓慢地划过沉闷而尴尬的空气。

一个打着白领结的男人从口袋里掏出怀表看了看,紧绷的脸上露出了明显的不悦。

另一个打着白领结的男人则站沙发边上,正皱着眉头对他胖胖的管家低声耳语,似乎在吩咐什么。

沙发两边面对面坐着两个衣着华丽的女人,姿态优雅;不同于两位男士的情绪,女士们显然并不介意眼下有些怪异的气氛,只是含义不明地相视一笑,施施然地端起茶杯品茶。

窗外突然响起了快速奔腾的马蹄声,接着就是马发出的一记高声长鸣。

一个黑色的人影敏捷地翻身下马,随手把帽子扔给在门口等候多时的男仆,快步走进城堡。

“女士们先生们,很抱歉我迟到了。”

看到自己一身骑马装、头发凌乱、嘴上说着抱歉却笑得无比明媚的女儿Karlie,高大的丹麦公爵Kurt Kloss感觉心很累。

可还没等公爵老爷对自家女儿来一发严肃的咳嗽,他的夫人Tracy就已经亲热地把Karlie招呼过去了。

方才还挂着笑的Karlie,瞬间换上了一脸诚挚的歉意,极为尊敬地对着从英国远道而来的Swift公爵夫妇一一欠身。

公爵夫人Andrea不着痕迹地将Karlie Kloss上下打量了一番,以恰到好处的微笑回礼这个小麦肤色年轻人的道歉。

Karlie直起身子,正想说话,却一下愣住了。

从会客室另一边的那扇门外,走进来一抹白色的身影。

对襟带素雅的女式领结和别致的条纹式镂空的白色上装,及地的白色绸质长裙下装,微卷的金发则精致地盘起,散发出天然的优雅气质。

只差一柄白色的小洋伞,便是莫奈笔下的那个草地上的卡米耶;Karlie在心里下意识地感叹道。

仿佛才发现Karlie的存在,对方冲她微微挑眉,在原地站定,不再挪步。

了然的Karlie倒也不恼,迈步上前,绅士地欠身。

对方不说话,只是淡淡地看着Karlie。

Karlie也不甘示弱地和她对视,脸上笑容不减。

“这是Swift公爵的千金,Taylor。”

看不下去的Kurt忍不住开口道。

Taylor悠悠地伸出右手,眼神没有要从Karlie身上移开的意思。

轻轻捏着Taylor的指尖,Karlie做了一个完美的吻手礼。

但她没有立刻松开Karlie的手,而是从Taylor手背的位置抬眼,露出了一个标准的坏笑。

“老爷,晚餐已经准备好了。”

管家站在门边朗声说道。

Taylor冷冷地抽回了手,自顾自和Karlie擦肩而过,走到自己母亲身边。

三位Omega女士和Swift公爵走在前面,Kurt想趁机回头瞪女儿一眼,却发现自家小Alpha的眼睛一直盯着Taylor的背影,便没再有别的动作,只转身向餐厅走去。

 

 

“Karlie……是个很英俊的孩子。”

Andrea拍了拍Taylor的手,半沉吟地说道,笑容带着些深意。

Tracy看了看Taylor;Taylor回以一个得体的微笑,算是回答。

虽然她心里的白眼已经快翻上天了。

Karlie Kloss长得很帅是不假,但是Taylor一点也不喜欢她那副公子哥做派,这样一个正式的晚宴,从着装随意的姗姗来迟,到吻手礼时冲她坏笑,再到餐桌上对她无所顾忌的打量,堂堂丹麦公爵膝下唯一的Alpha,连基本的贵族教养都没有。

当然,更大的可能是Karlie Kloss故意为之,说白了就是给她下马威;她肯定也知道这次晚宴的目的所在。

席间只有Kloss公爵对Karlie的行为有些不满,公爵夫人Tracy对自己孩子的种种越矩显然不怎么在意。

父母溺爱下的废柴。

Taylor想到了Dianna。虽然Dianna没有什么高贵显赫的出身,却是一个有理想追求又充满正义感的侠士,和Karlie Kloss这种纨绔子弟完全就是两种人。

如果没有后来发生的事,也许自己早就和Dianna结婚了,而不是被迫到丹麦这样的不毛之地来和这样一个人相亲。

Tracy看着Taylor,语气中带着一丝恰到好处的歉意,温柔地说道:“Karlie就是被我们惯得有些爱玩,心里其实都是有分寸的。”

Andrea挑挑眉,礼貌地浅笑:“等成家立业,自然就不比不懂事的时候了。”

Taylor佯装羞怯地垂眼,以掩饰眼角嘲讽的笑意;她立刻想到了母亲之前在家里语带讥讽地称Karlie为Klossanova的画面。那可不是赞美。

Tracy莞尔:“那是自然的。要再来点茶吗?”

 

 

“Taylor果然是温良贤淑的大家闺秀啊。”

Kurt一边剪雪茄,一边意有所指地看了Karlie一眼。

Karlie吸了口雪茄,装傻地冲自己老爹笑笑。

Scott Swift公爵把两条腿搁在一起,姿势优雅地弹了弹烟灰,眉头轻蹙,用他那男中音的嗓音说道:“Taylor就是太过羞怯,又涉世不深,需要有胆大心细的人陪伴才行。”

Karlie闻言差点被一口雪茄呛到,幸好她及时用小声清嗓掩饰了过去。

Kurt这回十分严厉地瞪了自己女儿一眼;Karlie假装没看见。

不是她有意要笑,实在是Swift公爵大人这话听着太可笑了。

像Taylor Swift这样的贵族小姐她见得多了,表面上行为举止都完美得无可指摘,看着就觉得无趣得很,可真到了私底下,玩儿起来也未见得比她这个所谓的花花公子要胆小。

当然,爱玩儿的贵族Alpha和爱玩儿的贵族Omega总能凑在一块儿过日子的,只要家族的爵位和财富不受影响就行。

Taylor除了姿色上百里挑一之外,Karlie还真没看出这女人有什么特别。

从头到尾都是一副用鼻孔看她又笑而不发的模样,可不就是母亲说的“英国人都是喜欢装的势利眼”,一点不错。

一顿鸿门宴,谁还不清楚谁的目的,装什么装;她Karlie Kloss对这种Omega才没有兴趣。

“倘若是个好人家,自然会好好珍惜Taylor;有这样的孩子进门是家族之幸。”

Kurt平静地和Scott对视,意思已然很直白。

Scott看了看Karlie,又看了看Kurt;两人相视一笑,微微颔首。

“时间差不多了,我想我们也该去外面的会客室加入三位Omega女士并互道晚安了。”

Kurt掐灭雪茄,站了起来。

 

2.

Taylor有些困倦地走过长长的回廊,准备下楼去吃早餐。

可才走到最后一段楼梯口,就看到了从对面楼梯走下来的Karlie Kloss。

Karlie依然没有穿整齐的三件套,只是在米色的衬衫外面披了一件非常修身的藏青色西装外套,脖子上松松地系着一条深蓝色的暗条纹窄领带,明显还沾着水汽的白金色短发有些凌乱,看起来是刚洗过头,只抓了几把就出来了。

Taylor瞥了一眼Karlie的直筒休闲西装裤和脚底雪白的板鞋,内心忍不住翻起了大大的白眼;虽然Karlie的这幅扮相像极了时尚杂志上帅气逼人的模特,但也是随意得过于失礼加有失身份了,尤其是家里还有她们一家这样的客人在。

不过这个纨绔子弟对礼数估计向来就是这种态度,还真以为自己是明星么;Taylor在心里不屑地想。

 

看到Taylor明显不好看的鄙夷之色,Karlie竟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

一般人这样的神色不免让人觉得刻薄,Taylor却完全不会给人这样的感觉,反倒让她觉得有些诡谲的可爱;大概Taylor的五官天生就是那种温柔娇俏的类型。

Taylor自然是穿戴得整整齐齐;高定黑色连衣裙的复古剪裁把她完美的曲线衬托得凹凸有致,配上简单利落的米色披风、纯手工制作的红宝石高跟鞋,还有简洁有层次的立体妆容和弧度完美的卷发,看起来活像是从好莱坞黄金时代电影画报里走出来的女人,却又完全没有那种美国电影工业的流水线气质,而是自带欧洲沉静的古典风情。

Taylor确实很美,这点上Karlie没有异议,但又不是去见女王,度假的日子还穿得这么隆重,未免也太装逼了。

不过这种自持清高的贵族小姐就是这样,每天不把自己打扮成把所有人踩在脚底下的模样是不会罢休的。

虽然Karlie很想对Taylor撇嘴,但既然人家送上门来了,当然要给自己找点乐子。

“Lady first。”Karlie像在演喜剧一样,非常夸张地鞠躬。

Taylor冷冷地看了Karlie一眼,管自己提起裙摆下楼。

Karlie也不说话,就默默地跟在Taylor后面,还故意挨得很近。

走到台阶下面,Taylor终于忍不住回头,却险些一头撞到Karlie的怀里。

“我刚才就想说,今天我们居然同时下楼吃早餐,还真是心有灵犀呢。”

两个人面对面贴着;Taylor真想一巴掌甩在眼前这张写满欠扁的俊脸上;没事靠这么近完全没有礼貌可言不说,只是恰好碰到而已,谁跟你心有灵犀啊!

Taylor冷哼了一声,“这种调情的话从您嘴里说出来,作为一个Omega听着可真是不寒而栗。”

明白Taylor话里带话,Karlie脸上笑容不减,“在这个一切皆有可能的世界上,过早下定论可不好。就好像放在高架上的古董花瓶,就算精心呵护,搞不好哪天还是会被某个混小子给打碎了,您说是吧?”

Taylor当然听得懂Karlie的意思;她的拳头不自觉地收紧。

“要是看护之人都是像您这样连裤子拉链都忘记看好的人,那花瓶碎掉也是迟早的事。”

被Taylor平淡的语气弄得一愣,Karlie竟一时没意识到这双关,倒真的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裤子;等她发觉自己反应慢了半拍,Taylor早就自顾自去了餐厅。

有趣。

勾起了嘴角,Karlie两手插着口袋,脚步轻盈地跟了上去。

 

 

“今天天气不错,不如让Karlie带Taylor去附近兜兜风吧。”

趁着两位夫人都不在,Kurt假装随口提议道;话虽然是对着Scott说的,眼睛却瞥向Karlie。

Karlie把一颗小番茄丢进嘴里,耸了耸肩,眼神却带这些许挑衅地看着Taylor:“我开车比较快,Swift小姐不介意就行。”

Kurt马上不满地瞪了Karlie一眼;这小混蛋一身不修边幅的打扮已经够糟心了,居然还来添乱。

Scott倒对Karlie的话没有意见,只是询问地看向Taylor,神色平和。

大概只有Taylor才能接收到父亲无声的极力鼓动。

在心里翻了白眼,Taylor微微一笑,表示同意。

Kurt在心里松了口气;总算人家还愿意给面子。

自己这个不懂事的女儿,真是让他这个爹操碎了心,偏偏他夫人还就爱惯着Karlie,由着她乱来。

虽然Karlie长得好,他们家地位财富都不缺,但自从出了那件事,出身名门又成熟稳重的Omega小姐们即便愿意嫁给Karlie,她们的家长也没可能同意。

现在Taylor正好大家闺秀,门当户对,又恰好也有点不太光彩的过去,Kurt真心觉得这是上帝可怜他为Kloss家族操劳半生而赐予的恩惠。毕竟Karlie是家族的继承人,这样关系家族未来的关键大事如果不能有一个满意的结果,他是无法向先祖们交代的。

 “老爷,小姐的车已经备好,停在院子里了。”

Kurt赞许地看了管家一眼,然后不着痕迹地踩了Karlie一脚。

正在喝牛奶的Karlie被突然袭击,险些一口奶喷出来,幸好她反应快,只是稍微被呛了一下。

坐在对面的Taylor端起咖啡,笑得很明显。

Karlie默默地翻了个白眼,擦了擦嘴,管自己走出了餐厅。

Taylor笑了笑,放下了剩下的一点咖啡。

 

 

一个急刹车,高速行驶的跑车停在了乡间公路的某处;四面都是大片的田野。

Karlie转头;系着精致的丝质头巾坐在敞篷跑车副驾驶的Taylor戴着墨镜,全程一脸平静,始终保持着出发时的端庄。

四下无人,是时候谈正事了。

“我们结婚吧。”

Karlie单刀直入地说道。

没有分毫的措手不及,Taylor只是微微侧头,淡淡地问:“为什么?”

Karlie笑了一声,“Swift小姐冰雪聪明,我又是直肠子,咱们就没必要绕圈子了吧。”

Taylor扭头,静静地看着Karlie,一言不发。

沉默的对视,竟然看得Karlie隐隐有点发毛;她看不清墨镜背后Taylor的眼神,却能感受到那不怒而威的气场。

“怎么样?”Karlie假装轻松地笑,以掩饰内心小小的不自然。

Taylor耸了耸肩,重新平视前方,“我在等你开条件。”

“你想要什么条件?”

”你能开什么条件?“

Karlie眯了眯眼睛,“固定私人时间,全部重要场合。”

Taylor没有说话。

“不满意?”Karlie挑眉,“一年期限。”

Taylor还是没有说话。

Karlie皱了皱眉,“难道你想要钱?”

”你知道。“Taylor突然悠悠地开口,”什么头衔对我最有利吗?“

Karlie一愣,不知道Taylor想说什么。

Taylor摘下墨镜,转头,意外地朝Karlie凑近一些,目光定在她的脸上,低低地说:“寡妇。”

Karlie完全是不自觉地一惊;她觉得今天的太阳晒在身上不够暖和。

Taylor退回去,懒懒地说,“还有别的事吗?”

阳光下,Taylor的侧脸显得格外立体,轮廓完美如大师的画作。

这个远比她想象中聪明有城府、甚至莫名显得有点冷酷的女人,突然就让Karlie的脚底产生了一股热流。

Karlie从来最喜欢挑战,尤其当奖品是一个Omega中的尤物。

无论结果如何,她作为Alpha都是不会吃亏的,何况Karlie并不觉得自己会输。

人生苦短,及时行乐。

勾起一个意味深长的弧度,Karlie伸出一只手,“My Lady。”

Taylor看了看Karlie,露出一个淡然而高傲的笑容,把指尖搭在Karlie的手掌上,“My Lord。”


评论(17)

热度(104)

©GRIM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