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IMES

豆腐是人类最伟大的创造之一
做人呢,最重要的就是开心,想太多容易掉头发

Salute to the illusionists(一)

最近好像有很严重的相对主义倾向,非常着迷于illusionist这个概念,所以就来开一个系列短篇挖掘一下其中的可能性(变相免于取标题这一艰巨的任务,我真是太机智了哈哈哈

爱在某种程度上就是一种幻觉,但我热爱浪漫主义诗歌的VF说得好:We must seek the ephemeral or why live. 相信同样是romanticist的老霉肯定也深有同感。最初是想写得尽量脱俗一点,结果还是十分cheesy,文力不够没办法了🤷‍♀️反正人生已经如此虚妄,就轻松一点停留在俗气又不真实的幻象之中也没什么不好。当然现实中做人还是要如我Diane女王(好想写个TGF和Kaylor的Xcover,TSKK分别是Diane和Kurt侄女的设定我觉得很可以有,顺便把King氏夫妇强行拆掉的McHart给AU回来,就让人家老年人好好地撒狗粮不好嘛!!也不知道这季能不能复合擦……



Taylor是在小镇的游园会上见到那个魔术师的。

清瘦的高个子被长长的黑色披风笼罩,宽大礼帽压低的帽檐遮住了大半张脸,只露出挺拔的鼻梁和抿紧的薄唇。

不断有各种色彩绚丽的物件,伴随着仿佛由神秘力量释放的雾气,随心所欲地从纤长的手指中变幻出来,叫人应接不暇。

人群发出阵阵赞叹,直到最后那块华美的红色绸缎,变成了五彩缤纷的糖果雨,落在孩子们欢欣雀跃的怀抱里。

美好的幻觉,宛如诗意的瑰丽;Taylor看着满地彩色的糖纸,觉得自己该写一首诗。

魔术师在掌声中谢幕;Taylor往那顶大礼帽里放了20美元,却随即对上了一个诚恳到带些傻气的笑容。

洁白的牙齿……可以入诗吗?

年轻的Taylor感到一种新奇的迷惑。



持续三天的游园会,Taylor看了三天的魔术。

兴奋的孩子们和漂亮的青年男女都抢着和魔术师合影;live魔术表演对这个常年沉静的偏远小镇来说是难得的新鲜,何况魔术师是个模样清秀俊逸又异常高挑的美人。

Taylor站在人群外面,踌躇不前;她不知道为什么,感受到一股少见的羞怯。

也许她该等人群散去再来。

于是Taylor选择去别处逛了逛,可等她回来,却发现舞台都已经被收拾干净了。

Taylor感到一阵失落。

“嘿。”

轻柔的声音和突然靠近的高个子,让Taylor原本被失望压在胃里的心骤然飞到了喉咙口;她险些叫出声来。

“抱歉啊,我不是有意吓着你的,只是想来跟你打个招呼,谢谢你这几天的捧场。”魔术师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挠了挠头。

眼前的魔术师已经换掉了炫酷的表演服装,只穿着简单的白色T恤和牛仔裤,笑容明亮单纯,看起来像个还在上高中的青涩少年,与表演时的状态恍若两人。

幻觉;这是Taylor脑子里跳出的第一个词语。

而那双仿佛透着玉器般温润的绿色眼眸,恰好裹挟着Taylor青春幻想中最迷人的诗意。

四月的夕阳下,Taylor的脸颊染上了天边的飞霞。




化了淡妆的Taylor在穿衣镜前整理着自己的碎花裙摆;楼下传来了门铃声。

她的魔术师带着打败阳光的笑容,眼神欣赏而不失礼貌地从她身上滑过,然后从Taylor的耳后,变出了一束玫瑰。

Taylor是喜欢花的,而Karlie从来不吝啬于这样浪漫的小魔术。

虽然她们已经约会了一个月,但无论什么时候见到Karlie,Taylor总觉得有一只娇羞的蝴蝶要从她的心口飞出来,颤动着落在Karlie的肩头,等夜晚来临,便在那个温暖的颈窝里安眠。

她想为Karlie写一首诗。

其实她一直在为Karlie写诗;她的笔记本里全是她关不住的爱恋。

只是Taylor想要为Karlie写一首最好的诗;Karlie值得最好的。

Karlie显然对自己的魅力浑然不知,不然她就不会像现在这样,毫无顾忌地在Taylor面前脱掉了外衣,露出了完美的比例和紧实的肌肉。

Taylor选择躲在她的笔记本后面,用笔尖来舒缓她过快的心跳。

重新从湖里冒出脑袋的Karlie,发现Taylor还坐在岸边的一块石头上,便笑着问:“不一起来游泳吗?”

Taylor托着腮,笑着摇了摇头。

“又在写新诗了?能念给我听听吗?”Karlie可爱地歪着脑袋。

Taylor转头看了看Karlie,湛蓝色的眼睛里盛满了俏皮的甜蜜,“等写好了,我会念给你听的。”

Karlie脸上的笑容变大了些;她游到岸边,湿漉漉的手轻轻地握住了Taylor裸露的脚踝,“我有悄悄话要跟你说。”

Karlie脸上的神色有些不同寻常;Taylor好奇地放下笔记本,俯身凑近Karlie。

谁知下一秒她就被拽进了湖里,连同她的惊叫。

等她好容易回到水面以上,Taylor立马气急败坏地给了这个捣蛋鬼好几拳,却被始作俑者大笑着抱在了怀里。

缺少衣物的阻隔,Karlie有力的心跳直直传导到了Taylor的胸腔,震得她面红耳赤。

“你害我妆都花了,还有我的新裙子。”Taylor红着脸,小声地抱怨。

Karlie看着Taylor的眼睛,眼中是少见的认真,“你的样子,就是我能想象到最美的样子。”

背着光的Karlie,仿佛乌托邦的幻象。

也许这个不善言辞的魔术师是真的拥有魔法的,否则怎么她简单的一句情话,就能让她嗅到清甜的芬芳。



Taylor握着Karlie干燥柔软的手,一起在小镇的广场上散步。

夜晚的广场上人并不算多,几个孩子围在喷泉边打打闹闹。

Taylor享受两人这种舒适而安逸的沉默,虽然她也很享受听Karlie说话;Karlie的声音就像是仲夏傍晚不经意融化在手心的香草冰激凌,让她只想在沾了甜味的晚风中沉沉睡去。

Karlie却突然开口,“Tay,你的梦想是什么?”

Taylor斜靠着Karlie,看着天空中闪烁的繁星,“你知道的啊,出版自己的诗集,然后在世界各地的剧院里,向观众朗诵我的诗歌。”

Karlie没有接话;Taylor捏着Karlie的手,却突然感到了一阵强烈的不安。

这两个月仿佛生活在真空的甜蜜泡沫之中,以至于Taylor差点忘了,Karlie是个四处云游的魔术师。

现在,她要走了。

Taylor的不安瞬间升级为了恐慌。

Karlie的脚步停了下来;她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了复杂的神色。

Taylor的手不自觉地收紧。

“Tay,你相信命运吗?”

Taylor想点头,可她不敢,她害怕点头的后果。

Karlie却自顾自说了下去,“曾经我不太相信这些虚幻的东西,可能因为我的工作就是制造幻觉,所以我知道,所有看似奇妙的东西背后,不过都是精心安排的科学。”

Taylor觉得自己的呼吸仿佛即将被潮水淹没,接近停滞;她闭上了眼睛。

“直到我遇见了你。”

Taylor的眼睛立刻睁开;眼前是Karlie紧张的笑脸。

夜空中突然炸开了绚丽的烟花,惊得Taylor下意识地躲进了Karlie的怀里。

然后Taylor就注意到了Karlie异常紧绷的身体。

Taylor正想说点什么,却见Karlie深吸一口气,忽然后退一步,单膝跪地,“如果我送你这六月的烟火,你愿不愿意和我一起,坐上只属于我们两个人的极地特快,去点亮十二月的圣诞彩灯?”

Karlie英俊的脸庞和真诚的眼眸,在绚丽的焰火下明明灭灭;Taylor听不见孩子们兴奋的惊呼,看不见其他人的驻足,她只看到自己没有后路的深陷,只听到自己完全失控的心跳。

她不敢相信自己一直幻想的极致浪漫,今天就这样轻易地得到了。

于是她说出了自己现在唯一能说出的句子:“你偷看了我的笔记本?”

Karlie马上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又吐了吐舌头,然后给出了一个诚实到毫无浪漫可言的回答,“都说了是精心安排的科学嘛。”

Taylor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她觉得自己可能笑得太厉害了,以至于有泪水从眼眶中滚落。

Karlie还单膝跪着,俊脸红扑扑的,显得很有些局促。

终于勉强控制住了自己不合时宜的笑,Taylor扑到Karlie身上,紧紧地拥抱住她最美好的诗意幻觉。




北上的火车上,Taylor搂着Karlie的肩膀,躺在她的怀里酣睡。

Karlie小心地从怀里摸出一块手帕,上面绣着一首Taylor写的短诗:

“仲夏的晚风;你是我无法醒来的甜梦。

我幻想着,乘着你魔法的烟火,

去到寒冷的北极,点亮我们两个人的彩灯;

圣诞老人会送我们坐上神秘的极地列车。

你用笑容,融化沿途的冰川,

带着我无可救药的爱恋,穿过我们荒芜的一生,

直到山花烂漫的幻境,风化成永恒的封印;

只有你我。

你瑰丽的幻觉,我朴素的诗意。”


评论(12)

热度(52)

©GRIMES | Powered by LOFTER